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pokemon同人]所谓超能力的挑战(Part1-Part3)

PART1 道馆训练家其实是调查局的吗?

[旁白视角]

零夕家,是这片地区很有名的超能力世家.
它的有名,除了因为其掌管该地区超能力道馆且很少有败绩外,还因为零夕家出来的训练师个个实力都很强.

比如说,现任道馆馆主的姐妹,年纪轻轻却让不少挑战者汗颜而归
除了某几个身负主角保护条例的家伙,基本上还没人从她们手中得到过徽章,甚至连联盟例行的道馆馆主考核,她们也从来没让这道馆首席训练家位置易主过.
不过虽然说馆主有两个,但每次迎接挑战者的必定是姐姐,至于妹妹,很少在一般道馆比赛中露面.
到底是因为妹妹强得离谱还是见不得人..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也许只有零夕家内部晓得了.

[零夕静]

说真的,每次来到这间屋子前我都有拆门拆墙的冲动.

我倒是想看看,这间屋子没了的话,思那丫头还怎么装神弄鬼,身为道馆首席训练师(之一),却整天不务正业,美其名曰第六感训练实质上却是COS特里劳妮,一想到屋子里薰衣草香味的烟雾四处浮游努力的要给进入的人营造一个"如坠云里雾里"的氛围我就觉得寒,更何况这烟雾中还有一个貌似处在梦游状态的少女...OTZ,这大热天的吹什么冷风啊!

不过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她忽悠过去就算了,反正无论如何得让她出面,当然可能会乌烟瘴气一番--毕竟实力和破坏力是划等号的不是,但也总比被动的来得好.
这么想着我就推开了门,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白茫茫(?!)一片雾好干净(?!)

往前迈了两步后的动作应该是什么?
答案是往后退四步,且后退时平均距离要大于前进时距离
受不了,我最讨厌就是二氧化碳和新鲜空气比例失调且二氧化碳比例占多的地方了,怎么会有人可以在里面呆下去啊!

"零夕思你给我出来!"
这一声喊过后犹如石沉大海,我耐着性子等了一会,里面终于有了回应,缥缈程度直逼Hitomi的<>

"不是说了不要随便吵闹吗?"
这!丫!头!

"给你十秒,十秒后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让麒麟奇用念力拆房!"
"..诶诶?!姐姐你不要这样暴力啊小心被八卦周刊记者抓到你把柄毁你形象啊到时候你怎么在这个LOLI控横行的时代嫁出去啊要知道你唯一比LOLI有优势的就是个性了.."
"还有七秒."
"啊啊我来我马上来!"

终于在第九秒的时候本尊现身,嗯,仪容什么都合格,不错.
把记时器塞回衣服的口袋里,我抱肩,看着面前和我完全不相似但确实是我妹妹的女孩:"我有事找你."

[零夕思]

怎么搞的,姐姐不是平常都不来这里的吗?追根究底,一是因为她不怎么喜欢薰衣草,二是因为道馆事务她自己可以处理好不需要我插手所以工作时间她都懒得来找我,毕竟我放任自由也不是一天两天而且联盟盟主也不会派人查道馆馆主是否有人渎职.

但今天怎么回事,居然用拆房子威胁我?超能力小精灵是建筑工吗?
嘛还是去看看好了.
出门口就被Shock一记,怎么这么女王这么强势的啊,真是不知道那些认为"零夕静小姐很温柔"的人眼睛到底长哪里去了.

"姐姐怎么啦?道馆比赛输啦?"好吧我承认这个是冷笑话之一.
"你自己不会翻日历看看到啥时候了么?"她微笑,很亲切的微笑

可是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我好像看到某个女人目光里尽是"我灭了你"的信息呢?多心了多心了,她是我姐姐,不会把我怎样的,真的...真的..不..会..吧?

呃算算日子好像又到考核时候了,说起来这个道馆训练家考核也是莫名其妙的制度,就是固定的时候联盟首席训练家派出若干人到各地对各地道馆训练家进行考核,如果达不到标准就收回其管理权另择高明,而这考核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对战,这一项败了基本上也就GAME OVER,但是我们家基本没输的,所以我经常说这是盟主老狐狸吃饱没事干派人做炮灰.

"呐,姐姐,这次老狐狸又想什么花招对付你?"--我和姐姐之所以年纪轻轻独当一面其实不仅仅是家中的培养,也是因为联盟盟主的培养,我和姐姐都是他的学生,也正是如此所以他经常弄点额外状况给我们- -+,这哪里算老师的行为啊!

"这次派来的人具体信息不详."
"讨厌!玩什么神秘系...好啦好啦我明白了,那么姐姐,这次来人的住址你知道不?'

[零夕静]

谈话很顺利,虽然小思平日爱玩,不过遇到正经事还是很上心的.
要她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查清楚对方什么来头,因为我不喜欢无准备的仗,打起来心里发虚
托老师的福,这样的事情小思没少做,这也是为什么道馆馆主两个却只有一个出面的重要原因,分工不同.

"对了,姐姐,听说最近这里治安不好哦?"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丫头最近不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么?
"昨天在PM中心听到的啦,说什么火箭队的人..."她说着不满的扁嘴:"都什么时代了,要来也是水战团之类的嘛.火箭队那么古老.'
"但是RP的作者连城都联盟都没看完你指望她新潮到哪里去,好啦别管那个不是重点的存在,反正你尽快帮我摸清楚对手底细."
"...我们到底是道馆训练家还是调查局工作人员啊?!"


PART2:你家长到底是谁啊?!

[旁白视角]

这个夜晚很美.
月朦胧的光在墨蓝的天幕上肆意的渲染开,偶尔几朵流云悠悠飘过,风轻轻流淌过斑驳的树影,带起轻微的哗啦啦声响.
但是这样浪漫的景致对于站在某豪宅外俏丽可爱的少女来说,不见得是好物.

[零夕思]

我要投诉啊啊!联盟工作人员贪污公款啊!外出住的房子怎么可以这么豪华!难道联盟和奥布那个造黄金高达的一家子有军火交易啊?!

而且今晚这个月亮这么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想干什么呀?这种时候不应该是"月明星稀,波波南飞.."不对!应该是"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才比较符合"潜入"的气氛嘛!
等等,话说回来....

"姐姐我为什么一定要翻墙?!从正门光明正大的敲门进去不好吗?"
"哦?这个啊,就当是报复吧."姐姐一脸无所谓似的望天...
"报复?!"再三确认这不是幻听之后再看看姐平静的表情,我只觉得背后有只白海狮在吹气,这个屋子的主人在今天以前貌似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边吧?怎么好死不死的就得罪到姐姐头上了呢?
"对,因为昨天我来的时候这里的管家大叔说,他的少爷谁都可以见但唯独就是不见零夕家的人...小思,好歹姐妹一场,你会帮我报昨天那个大叔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我,在我面前玩变脸,对我说话过于失礼,最后把我干脆的晾在门外的仇吧?"

说话的时候,姐姐笑得十分亲切又温柔,用某个风流倜傥的少将或者某个英俊潇洒的水军别当的话来形容就是"公主你的笑容好像披上朦胧月色伴着夜晚花朵的淡雅香味落在我心上的甘露,清澈又纯净.."然而这样的笑容背后却血淋淋(?!)的刻着"报复"两个字,我怎么觉得好像有急冻鸟在我身后扇风呢?
看来是非翻墙不可了..调查完以后顺便再把屋子里弄弄乱?还是直接把这家"少爷"绑架了去给姐姐..这个问题稍后再议.
三言两语把姐姐打发回道馆去等我的消息,努力让自己从遐想中的冰天雪地回归后我开始做翻墙的准备工作
所谓准备工作不过是从腰间挑一个精灵球然后把里面的精灵放出来而已.

"小光~我要进这院子,不可以让我被人发现唷."弯腰从地上把我最宝贝的光伊布抱起来,我拍拍它,然后指指面前的高墙.
它很乖很乖的叫了一声,接着我在体验了二十秒的浮空行走后顺利的回归大地,正好在一棵可以挡住我的树后面,嗯嗯,小光不愧是我最知心的好孩子,我的意思它从来都可以理解透.
好,现在是从围墙外到围墙内,下一步当然是从屋外到屋内,从正门进去肯定不太实际,这间屋子有没有后门也有待考察,二楼带露台那个地方或许不错但是万一是人家的卧室怎么办?既然是少爷,那么没准是个美少年,私闯美少年卧室不太..嗯?哪里来的狗吠声?

从树后悄悄探头一看,几只毛色很漂亮的卡蒂狗正风风火火的冲我的方向跑来,但是很明显它们针对的不是我,因为它们径直从我面前奔过直往院子那头去了.
咳,不会除了我还有别的人进来吧,而且进来的肯定是傻瓜啦,居然被发现...不过这好像间接表明此屋子的主人很受欢迎的样子..正想着呢,只听狗吠声密集的地方平地轰然升起一团粉红色的烟雾.

"真厉害呀,小光,我们要过去看看吗?"举目眺望,我很无聊的问了一句
"我觉得你应该在这里等等..."还真的有人回答,是男孩子的声音.
"哦那就等吧.."随口回答后我忽然觉得非常不对,小光是不会说人话的,而且小光是雌性..

那那那刚刚刚才说话的人是是是.......

猛一回头,差点被华丽丽的星星光芒照射死
美少年!
穿着黑色上衣和干净牛仔裤的美少年!
身材纤细眼神清澈发质柔顺的美少年!
笑容温和长相帅气气质优雅的美少年!

"ANO,请问你的名字是..."
"藤原...."美少年在我身边站定,目不斜视的看着烟雾缭绕之处.
"拓海吗?"
"直辉."
"新条直辉?!"
"藤原直辉,我的名字."美少年很简短也很耐心的说明,完全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啊啊好极品啊TvT,我真幸福...
"诶,我听着你的名字好像是家长名字的组合."
"...Ma..."

美少年他没否认,没否认=默认肯定...可可可可..可藤原拓海和新条直辉都是男人呀呀呀!!
好好好好诡异的世界...

"我的家长都是F1赛车狂热者,我没那么好运气摊上赛车手的家长."
"原来如此...那么你家长到底是谁呢?"
"这个,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他浅浅笑,笑容真的可以让人感叹,啊啊夏至正午的阳光亮度也不过如此吧
"但我是这房子的主人,不知道小姐您在我家的院子里是..?"
"啊我是这房子的路人你不用在意...我只是..只是听见这里动静太大所以赶过来看看,这片地区的治安由我协助君莎小姐维护."脑子一转我理直气壮的..撒谎.
"..这样么,辛苦您了.."

他看起来没有半点怀疑
我好佩服我自己能把假话说这么溜..哎?等一下,为什么突然这么安静了?那些卡蒂狗的叫声好像没了...呃?!怎么了?为什么它们都倒地了?!!

"到底什么人在这里闹事!出来!"美少年义正词严的斥责了一句

PART3: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主角了?

[藤原直辉]

这个夜晚真是不太平

我就不明白了,这幢房子既不是道明寺他家也不是德古拉伯爵的城堡,仅仅是老爸想炫耀他和CLAMP大姐们一样敛财有方的道具,怎么会一夜之间光顾这么多不速之客?

零夕思来的原因暂时不提,那么那个在院子里丢烟雾弹放倒卡蒂狗的NPC又算怎么回事...简直比玩魔兽时一看要OVER了就拔网线的人还没职业道德,进来的时候就不会聪明点像零夕小姐那样不惊动人么?弄这么大动静我想装不知道都不行...再缩屋子里待会指不定这里就成为一片平地了..权衡厉害关系,我还是出去晃一圈做样子算了.

这就是我在这里和零夕思进行没营养对话的历史背景...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打发NPC重要,我不想一个晚上都被不知名龙套扰得什么都干不成.

"到底什么人在这里闹事!出来!"

[零夕思]

就算是极品优质颇有风度的温柔系美少年,忍耐力应该也是有限的才对,尤其是一句话居然招来两个莫名其妙的人.
不过这两人也真奇怪啊,打扮奇怪就算了,手舞足蹈POSE摆无数也可以忽略,但是他们说得不亦乐乎可是我一句话也听不懂..这就..太那个了.

就算是龙套出场也得..稍微有点龙套的样子,而这两位一看就是抢戏的0_0

"那个谁,你叫藤原直辉是吧?"
"嗯."
"..你可以告诉我这两个人在干什么吗?武藏和小次郎不应该是某个朝代的古人么?"

他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眼神清澈,表情平静,年轻的声音从优雅的双唇中溢出,仅仅只有明晰而坚定的四个字:"我,不,知,道."

[旁白视角]

大地上,有人伴随着头顶条条壮观的黑线轰然倒下.
天空中,黑暗鸦沐浴着温柔的月光悠闲的振翅而飞.

沉默,无边的沉默.
终于,有先驱者不甘在沉默中灭亡而选择了爆发.

"臭小鬼!居然敢不听我们讲话!"两人中的女性,自称武藏的,从地面上一跃而起,红色的发不知道打了多少斤摩丝也许里面还掺了钢丝,竟然直直的向后划出抛物线状,做凶器的话绝对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我们!我们可是火箭队啊!"男性,自称小次郎的,随后跳起.

"囧!三木真一郎大人啊,林原惠女神啊,不是我说你们..好好的去配美型人气角色不好么为什么要来这里跑龙套啊.我的天青龙和灰原哀什么时候回来呀TvT."
"...原来小姐你喜欢三木和林原?"
"......不是啊藤原少爷,这是作者让我说的,其实我不熟的..."
"难怪,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欢70代的人..你应该是喜欢80代的吧."
"对呀对呀,比如宫野真守,又帅又有型哎~声音也是,超~好~听的~"
"说起来,女性的话我比较看好水树奈奈,最近她的新单曲卖得不错."
"啊啊难道藤原少爷你不萌茅原实里姐姐吗?她是优雅实力派的代言人呐呐~!"
".....相比她我更喜欢桑岛法子..."

有人开始没完没了,有人开始冷汗直下,还有的...则不甘沉默了.
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正好砸倒小次郎,他不得不二次扑地.
将小次郎砸倒的不明物体,也就是再也不甘沉默的喵喵,指着前方摆了个"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的POSE:"喵你们在看什么?!还不把这只神奇宝贝带走!"

横飞一杠子的插话让少年少女停止了脱离剧情的讨论一起回到正轨.
呃..真的是回到了正轨吗?
按照TV版剧情现在应该是出现"PK将来时"的剧情吧,但是为什么现在是定格外带黑白色彩呢...
为什么天空又飞过一只黑暗鸦?
又为什么刚才还一脸阳光灿烂的零夕思此刻额角居然跳出无数十字路口?

"你的猫眼左青光右白内不成!说要抢精灵干嘛指着我?!"
"..咳咳.."喵喵瞬间黑线过后做领导讲话状:"是要抢你的精灵喵~"

"居,然,敢,当,面,说,要,抢,我,家,精,灵?!当我好欺负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直接扒了你的猫皮做围巾啊?!"语速瞬间变化,零夕思大踏步上前所过之处气压猛降一片萧条.
"喵喵~~我有不好的预感亚."喵喵见状立刻COS树袋熊..当然"树"就是武藏了..
"..这,这么个小丫头有什么好怕的.阿...阿柏怪!"

一个精灵球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红光在零夕思面前迸开,下一秒,她面前几步路距离便出现了一只(貌似)攻击力甚高且狰狞样的紫色眼镜蛇(?!)
"惜命的话请给我让开不要挡路."正在气头上的少女显然已经进入濒临暴走的黑化状态,四周底气压又开始往临界点逼近并且呈气旋状往周边无限扩散,连带院子里温度也下降一个百分点,她抬头满脸阴郁的瞪着本来就是紫色但因为被她吓到更紫一层的阿柏怪,幽幽道:"你是希望我把你一块一块肢解呢,还是想死一次试试呢?"

引用:蚯蚓起源录(不知名未经考证纯属YY篇):当人的怨念气场很强大时,被精神恐吓的阿柏怪会在这强大的怨念气场前如蚯蚓一样渺小...在

"果然LIVE比TV版好看,小家伙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怨念气场后方,大少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杯咖啡,姿态优雅的坐在同样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休闲椅上,兴致勃勃的欣赏(伪)<<蝉鸣之时>>真人COS版本,而光精灵居然很乖巧的在他身侧睁大眼睛看主人暴走..

"小..小..小次郎你别呆着不动."眼看阿柏怪冷汗如瀑布的溜走,武藏也立即后退.
"哦哦哦,双..双弹瓦斯!"

一大一小连体婴似的两个凹凸不平的球状物垂落在少女眼前
"瓦斯~~"
"......."

一人一精(?!)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短暂的寂静后,惨绝人寰(?!)的尖叫骤起
"啊啊啊你谁呀你!"零夕思全身寒毛倒竖的从黑化态退化为少女漫画女主角态,噔噔噔倒退N步做大受惊吓状:"不符合我审美标准的精灵不要靠过来!!"

天空中三只黑暗鸦掠过,火箭队由站姿统一改为倒姿,藤原直辉直接被入口的咖啡呛了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光精灵脑后一滴巨汗,双弹瓦斯泪飘,很显然大受打击.

"小姐你这样说话很伤精心的诶."终于缓过气的少爷一把推开椅子起身仗义直言:"这孩子的原型欠考虑也是美工人员的问题嘛,而且它没什么不好啊- -."

小次郎和双弹瓦斯悲愤的点头表示赞同.

"哈?...这么说是我说错了?"零夕思回身,样子非常纯良无辜
"嗯,所以你现在应该道歉,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精灵和我们一直处得很好."藤原直辉摆出官方的圣洁笑脸开始长篇大论:"首先呢....."
"..停停!我知道错了!"零夕思很及时的在他说完前言准备进入正篇的时候喊卡:"我道歉,还有...你全名是不是叫藤原直辉 克莱恩呐?拉克丝一定是你姐姐吧?"
"我是次子,但是我姐姐不是女神大人..话讲回来啊."悠哉的转头,目光很闲适的飘到火箭队二人组身上:"虽然说这位小姐有错,不过好像你们也不是无责任人嘛."
"..?!"(你到底想说什么?)被其忽然转化话题以及腹黑度提升的笑容吓到,火箭队二人组在心里默默的发问兼冷汗.
"私闯民宅,放倒我家的宠物,你们的罪其实不轻哦."藤原直辉抬手,指指离二人组不远的水池:"那个洗澡或者玩水的谁,随便你用什么招式,把这两人一猫解决掉.."

众人目光顺其手指的目光看去,水池中,一只哥达鸭正露出和主人如出一辙的笑容..

*****

"我,KAO!好不负责任啊啊!哪有你这样的."被石化功定住的小次郎强烈抗议
"就是就是,至少说句战斗该用的话啊!"武藏强烈抗议x2
"喵~你这样哪里算是主角啊~"喵喵强烈抗议x3

"啊?我说过我是主角了吗?之前难道没人告诉你们本少爷是BOSS控所以立志要做BOSS的吗?主角的存在不就是用来做浮云的么..."优雅的微笑,他轻轻扶了扶不知道什么时候临时抓来用来加强效果的道具眼镜:"呐,小姐您可否帮我把这三个人送到警局?"

"哦好,可是为什么要送警局?按照惯例不是应该打飞么?"睁大一对无邪的美眸,零夕思天真的发问.
"打飞?"平光的眼镜忽然被打上高光,某人的腹黑度开始往芷静兰的指标攀升:"折腾半天,我的辛苦费还没人付呢!"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泪目]事情怎么可以如此OX | HOME | [原创填词]AIMO>>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