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HOST同人]Importance·Christmas(KT)



Kyouya,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

简单的字符,被重复了成千上万次,在清晨明亮得澄澈得阳光下,午后不经意吹过宽阔校园的清风中,华丽到让人误以为闯入了古罗马宫廷的第三音乐教室里,只要他和他到过的地方,都有这一句被人认为正常或暧昧的话语留下的痕迹.

即使是在那一日,说出某句话前的半个小时,金发少年还撑着桌子笑得干干净净的道,Kyouya一直都是我最亲爱最重要的朋友嘛.
放下手中看了五分钟但是已经翻过了将近四十页的书,墨发少年的目光飘出了窗外,落在仿佛被水洗濯过的湛蓝天幕上,夜空星子一样晶亮平静的眼瞳中,有一闪而过的光华.
从口袋里摸出精致的手机,他查了一下日期,离十二月二十五日还有不到一个星期.

很好,是到了让Tamaki收回某句话的时候了.
这一点镜夜是有足够自信的.
因为,凤镜夜是须王环,最重要的朋友.

1

[第三音乐教室]

双子中的哥哥坐在光滑宽敞的桌面上,指尖正有一支笔在做旋转运动,因为速度太快,笔的色彩融合成一片模糊的金黄,像极了那个人阳光一样眩目的发色.
双子中的弟弟这次少见的没与兄长步调一致也去找一支笔转来玩,只是安安静静的倚靠在窗台边,清澈温柔的眼神里有和窗外浅蓝空色一样的淡淡忧郁.
Honey趴在小餐桌前对着一盘精致的甜食起劲的看,但是没有动口,Mori一如既往的坐在离他不远处沉默.
长长的沙发上,粉红色的兔子和棕色的熊并排而坐,熊的表情好像有点郁闷.

"各位都已经到了?"

镜夜的声音适时的投入这华丽但有些沉闷的空间.
光指尖急速旋转的笔忽然失去了平衡,实践了自由落体后接着验证牛顿定律,一路滚往了大门的方向,在镜夜的脚边恰好呈现合力为零状.
于是镜夜很自然的俯身将它捡起,拿到手里的时候稍稍有动容--环似乎一直很喜欢用这款的笔.

"Kyouya,BAGA KING今天又没来吗?"光问得漫不经心但口吻里仍旧掩饰不住一线失落.
"嗯"略略点头简短得的肯定光的说法,镜夜沉稳的步子走过价值不菲的地毯,径直行往属于他的位置,路过窗边时顺手将笔抛给了馨.

"小镜,小环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天真纯净水嫩的声音,问出的却是与声线的美好完全相反的问题.
众人在经历了片刻因错愕而导致空气凝固后,所有目光全部集中到了黑发的副部长身上.
万种瞩目的少年只是轻轻推推黑框的眼镜,只说了五个字

"他总会来的."
"........."

眼见宽大的屋子里仅有的几个人类全部瞪着自己摆出当机状,镜夜微微仰了头,唇角的弧度恰恰处在温柔与倨傲之间,几分神秘一丝凛然,幽深的黑色眼瞳中,从容的神采被透明的镜片折射成迷离的光华:"决定有时候也是可以被改变的,诸位不这么想么?"

"也就是说要我们去改变那个决定啊?"
"但是要怎么做?"
"他圣诞节以后要和那个女人走,我们还有时间吗?"

光与馨双双发问,衔接得天衣无缝.
镜夜不置可否,只维持他一贯冷静的姿态,拉开桌边的椅子,落座同时摊开湖绿色的文件夹摆放好
"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准备一下今天的社团活动吧,客人们该到了."


2

钢琴珠圆玉润的饱满音色在空气之间轻巧流转,翩翩起舞的音符仿若有着晶莹薄翼的精灵,悄悄将美妙的旋律传开.
流金一样的阳光从露台照如,穿过少年淡金色的发际,落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
环很认真的弹奏这首乐曲--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他常常将它反复弹,当然,目的绝对不是练习.

这首乐曲难度不大,也不是什么世界名曲.
但它是环和镜夜结识后,环第一次弹给镜夜听的曲子,镜夜嘴上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环凭借本能还是知道,镜夜其实很喜欢这一曲.
所以环就次次只弹这曲,好像这么做就可以弥补那句话捅出的漏子一样.
不久前,他对他们说出那句话,并不是一时冲动,正好相反,那句话是环在组建Host部这么长时间后,唯一一次经过反复思想斗争才说出来的---因为在社团活动室里,轻松又活泼的气氛足够让人说话都不必经过大脑

应该说,那句话从形成到产生到公之于众都是很不简单的
可是环后悔了,为把那句话说出去而后悔,但是话已经出口,想再补救,会不会太晚了?

一个很不和谐的音符在旋律中突兀的扬起.
环一愣,秋日晴空般干净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惊讶.
弹错音了.....

修长的十指在一瞬间失了力,全部垮下,压在琴键上,沉闷杂乱的混音荡漾在空气中.

"Tamaki."一声轻唤,成功让环抬起了压在琴键上的手.
"Kyouya!"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金发少年的精神立刻比刚才振奋不少:"你是来看我的?!"
"是."镜夜很干脆的只说一个字.
"Kyouya你真好~!"招牌式的阳光灿烂笑,环大步上前热情万分的给镜夜一个拥抱,这不禁让镜夜想起两人初识不久时面前人常常一蹦三尺高叫着"Kyouya你是我最亲爱的朋友."这无厘头行为,怎么无厘头行为也有进化版的么?

"最近要打理点事情,所以没去学校."
"嗯."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镜夜的目光在房间里绕一圈后落到靠墙摆放的几盆花上.

很普通的玫瑰花,只是颜色不是常见的深红,有几盆是白玫瑰,还有一盆居然是紫玫瑰.
注意到镜夜目光焦点所在,环笑得颇为自豪,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镜夜没有做正面回答,只是抱肩,问,怎么忽然想到摆弄这个?言语间仍旧是镜夜式的冷静口吻,但平稳中多多少少有略略柔和的起伏.

"啊,因为上次变更主题的时候觉得紫玫瑰太合适Kyouya了,正好现在有时间所以我来研究一下它为什么合适...."环双瞳亮晶晶,散发万道光芒.

原来无厘头行为不仅有进化版,还有进化升级版.
简单说就是从非生物到生物的进化升级.....抿抿唇,凤家三少爷英朗的面孔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了算盘,至于究竟算的什么,不得而知.

"Tamaki,平安夜有Host部承办的学园庆典."

金发少年原本明亮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后,如同夕阳的余光,渐渐黯淡,清浅的蓝色眼瞳中,沉淀下闪烁不定的情绪,仿佛石子投入夜色中的大海,激不起半点水花.
将环的表情变化尽收入眼底,镜夜紧抿的唇边,有了令人不易察觉的弧度.
离开环的家前,镜夜没有说再见,只轻轻叮嘱了一句,庆典你别缺席.

3

"镜..镜夜少爷,您...您一下子要订购这么多的..时间上未免.."管家苦着脸望着镜夜的背影.脸上黑线条条.

正在散发着荧荧冷光电脑屏幕前敲击键盘的黑发少年头也不回,只不轻不重的说了句"做不到不必勉强,下个月再下个月的薪金我会以办事不利为由扣."腹黑的气息扩散开,把苦命管家吓得就差没魂飞云天外,连忙发誓说一定会将此事办的完美无缺.

短短的几日转眼间便流逝,12月25日在人们没察觉时已越来越近.
圣诞节的前夜,樱兰高校中格外热闹,浪漫又不失热烈的庆典气氛令所有人的情绪都涨到最高,欢笑声与缤纷的彩色灯光在悠然飘落的雪中,喧闹了整个天空.
庆典结束是近半夜,人群散尽时,高大钟楼上的指针也似睡非睡.

"Baga King整个庆典都没出现啊."光以"你看吧"的口吻对双胞胎弟弟说话,而这时,馨正在重复几日前光坐在桌上转笔的动作.

"Tamaki只是迟到."窗边的镜夜以很确定的口气插了一句话,同时他的目光也落在不远处钟楼的钟面上.

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分
离十二月二十五日,还有三十分钟.

4

校园里,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环几乎是数着自己的步数走到第三音乐教室的门口的,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暂时忽略掉心里挥散不去的浓浓失落,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听不见自己的鞋底在空旷长廊上踏出的寂寞声音.
华丽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似乎招式门背后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他们现在,应该都回家了.
那么自己,为什么还好来.

手轻轻搭在门把上,金属冰凉的质感刺伤了环同样温暖不起来的掌心.
他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样的感觉,总之,很难过.
就像弹奏最熟悉的乐曲时忽然谈错了音一样.

一首乐曲,无论旋律如何优美动听,只要有一个音符错误,整首乐曲的美感就会被破坏殆尽.不论前边演奏得多好,一个错音就可以令过往前功尽弃.
Host部从成立到运行,都是非常完美的乐章.
自己,却偏偏充当了一个错音,还是错得很离谱得音.

"解散Host部."这句话,说出来也就那么几个字,抹煞的,却是所有的过去,那些轻松得连思考的时间都可以省略的过往,从此远离.

如果环可以哭的话,现在应该有泪水顺着他的脸蜿蜒而下了.
但环他是不会哭的,他从来就是笑着,笑得纯粹,笑得干净,笑得比阳光都要灿烂.
哪怕他心里正有晶莹的冰凉正一滴滴滑落.

进去看看吧,就只进去看一下,天亮以后,自己就,再也,不能来看了吧.
这么想着,环握紧了门的把手,像是要将平生所有的力气用完一样,推开了那扇门.

和长廊上一个样的如水墨色在环面前弥漫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踏了进去.
一步,两步,三步...

"哟,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吗?"
"我们真是受欢迎啊."

两句话衔接得天衣无缝,听得出是两个人得声音,但其契合得程度又令人感觉好像就只有一个人在说话.

"Hikaru,Kaoru?"
"欢迎光临樱兰高校host部."

明亮的灯光瞬间将整个第三音乐教室映得如同白昼,Host部部员们一个不少的出现在环视线可及范围内,和往日一样的场景,和往日一样的方式,连Pose都没有做改动,只有一样,就是被他们围绕的座椅上,没有人.

倘若Host部部员到齐给了环不小的震惊,那么第三音乐教室的布置是彻底让环思维空白,满屋子都是两种颜色的玫瑰,紫色高贵冷淡又带着慵懒的狡黠,白色单纯温暖又简单无暇,两种色彩簇拥在一处,视觉上的反差给人说不出的奇妙和谐,好像它们就是天然的双生.密不可分.

还不等环从冲击中回神,常陆院光已经晃到他身边,不由分说的拉起他往里走,再让他坐到四人中间那张空着的椅子上,而常陆院馨合作无间的将手中一束白玫瑰塞给了环,笑着解释说这是平安夜的特别礼物.

"Nei~小环,这个给你哟~"Honey掂起脚,从Mori手中拿过棕色的熊布偶摆放在环腿上.
反应不能的环本能的将目光转向左面偏后的一人.

"平安夜额外社团活动."环目光转向的人,也就是镜夜,一手搭在椅背上,四平八稳的回答.
"额外社团活动?"荧蓝如同宝石一样的眼瞳中填满名为"惊讶"的情绪,金发少年低头看看棕色的熊,再挨个扫视Host部成员,依旧没反应过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是的,额外,所以服务的费用也是另算的."镜夜的笑容里,多少有点令人琢磨不透的算计.

"Kyouya..你..你说什么?服务费?!"环一个激灵差点直接蹦起来,还好崇眼疾手快的制止了这个将来时动作.

"为什么我也要算!我可是Host部的部长!"环话出口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为什么看大家的表情好像都在说"就等你这句话了."

"哦~~Kyouya你听见了吧,他说他是部长,部长啊."
"所以他的费用用接待客人的数量偿还没有问题吧."

双胞胎兄弟一唱一和.
崇脸部的轮廓柔和下来,Honey则抱着粉红色的兔子开心的转圈圈,镜夜弯下腰从环手中取过了那束白色玫瑰,从层层叠叠的花瓣中拿出一样东西--不知道是哪家制造但质量和功能绝对上五星级的微型录音装置将其关掉.

"那么,'解散Host部'可就算没说过了,Tamaki."
"..什么?!"环这次真的从椅子上蹦起来了,当然蹦起来时没忘记抓住熊布偶.

镜夜只是淡淡的笑,晃晃手中的东西,意思再明确不过--须王环是Host部一部之长是有证可依,而解散Host部这话是无例可寻,说了也不算.
环终于找回属于自己的思维,并且很快明白了一件事.

所谓"额外社团活动"的含义,其实就是"阻止部长中途落跑."
他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棕熊布偶,发现它的表情似乎很开心,而环压根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和它,是一样的.
只有在有他们的第三音乐教室里,才会流露出的表情,真实又纯粹,没有什么掩映在笑容下的悲伤,也没有什么表里不一的做派,任何情绪,一目了然.

是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呢..
整个世界,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地方?
现在既然自己已经存在于这样的地方,那么,为什么,一定要亲手将它推开呢?
.......

环深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再次抬起头时,Host部部员们丝毫不意外的看见他们熟悉的须王式笑容,白痴得令人欣慰.
于是他们知道他们成功了,就算某个女人明天开十辆拖车来,也绝对拖不走他们的笨蛋部长.

"欢迎回到樱兰高校Host部~"

午夜的钟声悠悠响起,缠绕着这句话的尾音,消融在欢笑着的的空气中
圣诞节到了.

END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动画资讯]遥3再次动画化,明春命运之章盛绽 | HOME | [原创][活动参赛文]一人离去>>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