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pokemon同人]所谓超能力的挑战(Part14-Part5)

Part1--Part3请点此


PART4:哟~双生花,请多指教

[零夕静]

"谢谢您了,零夕静小姐."干练又美丽的女警官客气又和善的向我道谢
"没什么,正好偶尔也尽一下公民维护社会治安的义务.."

我扫一眼墙边两个火箭队不知道第几号炮灰成员,活该他们倒霉,强取豪夺到我家道馆我可以不跟他们过多计较,但是嚣张到站在我面前强取豪夺就是逆天,尤其其中一个还叫什么小三郎自称小三的,就那个头顶绿毛三白眼还双眼无神穿衣打扮处于流行末尾的人也敢和置鲇先生的三井寿同一称呼?!至于那个啥亚玛多听起来根本就是YAMATO,我早不爽某个此姓氏的神很久了这女人居然踩我雷区,不是考虑到这两个人弄坏了道馆一扇门两扇窗,三张椅子四株草,我铁定让麒麟奇把他们打成K隆星人再扔到南极去COS北极熊!

"君莎小姐."一个警员从门口探头:"隔壁来了两个人报案,说火箭队的人私闯民宅还涉嫌盗窃精灵未遂..其中一位报案人好像是零夕思小姐."

怎么这火箭队今个儿量产了?平时不都是只有一组的么,而且我不是让小思去摸某人的底细么?怎么又搅和上这摊子事,话说那个莫名其妙的"民宅"是谁的宅啊= =..

"啊啊姐姐!你也在这里呀,我听说我们家被火箭队闯了.."小思三步一跳,活泼万分的冲我跑过来:"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啊?"一把拉过她:"我还想问你,你又怎么搅和上火箭队的."
"这件事情非常之乌龙,我都觉得很无聊的所以还是不重复了吧?"她这么说的时候她脚边的光伊布叫了一声表示赞同.
"嗯那此事忽略,你该做的事情呢?"
'...姐姐你看蚊香蝌蚪在晒月亮..."

假话也不靠一点谱,看样子心虚度不低,不过这回确实怪不了她,突发事件毕竟不在预算范围内,只是这次真的要打无准备的仗我实在很不甘心啊,无论如何,联盟盟主那只老狐狸是铁了心耍人到底了,我确信.

"Ma?久违了哦,零夕静."

正在郁闷的当口还听到有人用不温不火的口气做熟络状打招呼真是很让人有掀桌子的冲动,看清了是谁以后更有拆墙壁的冲动,就算这个说话的人生了一张足够讨姑娘们欢心的脸,但在我眼里他绝对只能担当三个字:欠,修,理.

"诶,姐姐你们两个认识啊?"
"谁会认识这种腹黑眼镜蛇男啊,小思我告诉你,这种人就是社会不和谐因素,遇到这种人就应该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把他打成海豹球的圆样用来踢!"
"...|||||"小思的表情很明显写着"我看你们两个不但是认识而且还颇有渊源吧"

"我的名字是藤原直辉,不是什么腹黑眼镜蛇男,小姐你要寻仇你也要记清楚仇人的名字才对."
"一年前是谁告诉我"我的名字是Hikari的啊,难道你这个腹黑眼镜蛇不知道我讨厌别人当我面说假话吗?"
"难道辉这个字没有Hikari之意吗?所以我真的,没有,说假话哦."他摊手一脸无辜,好像是我冤枉他来着.
"说个名字有必要用意译吗?"我努力维持嘴角上扬的姿态,并且心里开始很小女人的盘算待会出了警局怎样让他死得更难看,隐瞒名字和身份,够他死的了.
"姐姐他到底是谁啊?"身边的小思用力扯我袖子;"说起来我忽然觉得他很眼熟了."
"废话,他不就是那个因为运气太好和渡大人单挑挑了个平手,被一干八卦媒体捧上天,因为上帝造人时一时走神犯困给了他一张足够讨姑娘欢心的脸,藤原盟主那只老狐狸养的小狐狸,过几年也是个九尾狐狸精的藤原直辉么!"


[零夕思]

怎么这年头会有这么和谐这么囧这么失态这么罪该万死的事情啊

盟主他儿子..天理何在呀呀呀,藤原家的人不愧是"连DNA都比别家优质"的存在么,为什么这个儿子出落得比他老爸还要耀眼,而且好像作为训练师的实力也不差
用政客的话来说,这种人难道不是应该放到国际上去树立民族自信的么

"藤原少爷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娘是不是按照Hinoe和他爹的标准来嫁人生儿子的,不然怎么你和老狐狸..不对是你爹跟藤原增湛他们家的情况如此相似."
"准确来说我并不觉得Hinoe他爹帅."美少年单手触下巴表明自己正在思考中:"而且很显然我娘喜欢的是有川将臣和武藏坊弁慶.."
"...别扯这么怪异的配对,你难道不知道能和武藏坊弁慶这个人摆在一起的除了Hinoe就是源九郎义经么!"姐姐很不耐烦的在旁边"啧"了一声后甩出一句话.
"可是我怎么听说源九郎义经和藤原泰衡摆一块了来着.."
"废话因为平知盛和春日望美在一起了!"
".....你觉得白龙会甘心么...."

听着面前两人喋喋不休我觉得我似乎之前踩到了一个什么雷区的样子,这个世界其实是充满了宅元素的,只要稍微一不小心就会蹦出一大堆..
所以我可能真的是问错问题了,但是现在要怎么让他们两个停止这个关于"遥远时空中人口过多导致CP混乱"的辩论题目呢..|||

"姐姐,我很不厚道的插一句,不管你们怎么辩结果都不会变,因为毕竟这个CP要怎么扯还是暗荣的问题.."
"小思你别现在来拆我台啊!"BY 正对暗荣处于怨念的姐
"不取悦FANS暗荣黑洞再黑也没用~"BY 似乎早就习惯暗荣风格的藤原少爷

"可是可是现在这是PM的LIVE..暗荣舞台剧会场在横滨太平洋体育馆那边耶.."
"啊是吗?串场了?"
"作者的RP又爆了...说起来原来我该说什么来着..自我介绍么?"
'藤原少爷您应该说您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啊.'
"考核啊之前我没跟你们讲过?"

这句话一出我似乎觉得吹起一阵冷风,好像还有枯黄的树叶打着旋哗啦啦飞过.

"考核?"姐姐不确定的置疑声:"难道是..."
"没错."美少年笑得人畜无害很友善的向我们伸手:"我就是今次负责考核你们的人,那么双生花,请多指教了."



PART5:只管挖坑不管填坑的作者罪该万死

[旁白视角]

夜晚的月色总是格外温柔.
而清秀的姐妹与帅气的少年一同走在这梦幻月光下,通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很久以前名为[双恋 Alternative]的TV版中曾经有过的类似场景
但是很久以前的政治课本的哲学部分也说了,感性认识只是停留在事物表面的认识,要想了解事物的本质,还得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也就是所谓的"透过现象看本质"

而本质这东西通常是用来让人囧的,好比在深情款款的音乐中少女站在樱花叔下,一脸憧憬的甜美表情望着某个方向,而你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时,看到的确实一个人正在树枝上用绳子上吊(绝望先生GJ=_=)--因此现在再来看看那个三人众,你很快就会发现事实上真正应此景气氛的只有那个少年,而双生花的姐姐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是内心分明就很险恶的在盘算如何令少年死干净点且事后不留痕迹,做妹妹的一步三跳真挚活泼内心却堪比好望角风浪"天啊啊和这种人对K有几成胜算嘛!"

但是就在这么诡异的气场下还未发生与之配套的诡异事件,实在是一个奇迹

"才怪!你这个白石虚一边去!"零夕静终于放弃了她的高姿态:"别以为吐个糟就能上人气排行前十,我告诉你你还MADAMADADANE!"
"哦啦?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静小姐?"
"..姐姐..我们..走到什么地方来了?"零夕思左看右看,不安的往姐姐身边凑.

呐,所以说,果然..还是发生诡异事件了吗?

[零夕静]

我今天才发现旁白是如此令人不爽的存在,作者到底什么居心!
不过有空考虑无良作者的居心,倒不如考虑现实状况比较实际.

如果现在是白天我一定不会问出"这里是哪里"诸如此类没含金量的问题,但是现在是夜晚,到底是哪个人说过的夜晚景色和白日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的?!
不过再怎么走肯定不会走到下一个城镇的,换一句话说就是,虽然这个地方看起来很陌生,但是我也应该听说过...嘛现在我最想杀掉的人其实是市长,好死不死把一个城市地域划那么大干什么!

"好像迷路了,是不是啊.零夕思小姐.'
"貌似,小光你认为呢?"

光伊布很温顺的叫了一声,文静的点头

"看来是这样了,哎姐姐,我确定我们真的迷路了!"

忍,我再忍,我继续忍,她是我妹妹我绝对不能做出上对不起国家宪法下对不起父母和媒体舆论的行为,我是一个普通的训练师而不是什么苦大仇深需要上演大义灭亲的主角!所以就算小思脑残程度已经超越我理解范围我也不能有手刃她的想法,对,就是这样没错.

"我知道我们迷路了."强制性安慰自己后我开口:"那么到底迷到什么地方了?"
"哦!"小思一脸恍然大悟状:"对啊,那迷到啥地方了?"
"你去问那个姓藤原的,出了警局以后一直走在我们前面的不是他么?"
"..我只记得我是向东走的啊,不过这地方似乎离市中心很遥远的样子."他四处环顾一番:"连个标志都没有还真是够荒凉,不如我们再往前走一段?"
"可是,藤原少爷."小思举手示意她有疑问:"为什么我们不往回走?"
"问得很好,零夕思小姐,但是哪个方向才是回呢..?"

经他这么一说我和小思都发现事情严重了,这附近的状况如果突然长出一片草就可以算苍茫草原了..咳夸张了,但是周围确实没有任何标志,大晚上的弄不清方向也情有可原,那么勉强就听这个小子的再往前走一段好了.
然而走了一小段后我开始深刻反省我的决定,因为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旧式建筑群.

好像走到不应该来的地方了.
我抱起肩看着身侧仍旧一脸平静的家伙:"藤原直辉,你这一步错得够离谱啊!"

[零夕思]

TvT,真是中头彩的几率,居然走到旧区来了.

要说起这个"旧区"啊,大概算是城中居民的..禁地吧,这地方因为地理条件稍欠,所以新城区建成后便废弃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幽灵精灵的聚居地,它们虽然爱恶作剧,可是非常的善良,原本城里居民和这些古灵精怪的小东西都相安无事,可是前任市长的人品出了点问题,应说什么这些孩子妨碍治安非得把它们赶走不可--当然未遂,可是经过了这件事情以后,这地方的幽灵精灵似乎就开始讨厌人类进入它们居住的地方了,大约是因为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城里居民也就真的不再到这里来.
啊啊,其实上面说了这么多都是废话,现在的重点是,如果我们三个不快点离开这里的话,就会很倒霉.

"姐姐,我们应该还没有惊动它们吧||||"
"...嗯,还是往回走吧..幽灵系精灵毕竟不太好惹.'
"幽灵系么?偶尔也想让人抓几只来陪它们玩的有趣存在呢...."

伴着这句话,一阵凉风掠过,丝丝寒意入骨,我差一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藤原少爷这个外来人果然是一点也不了解状况啊啊,好玩什么的暂时不说了,这里的幽灵精灵自从经历过那件事情以后,肯定不是学习了什么孙子兵法就是学习了马列毛邓主义,团结一致得夸张=__=

"藤原少爷,我看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这里的幽灵精灵只能谈感情不能谈武力的,何况我们已经踩了雷区了不能继续踩了...||"
"有道理,但是既然已经踩了,你还指望可以太平么..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说话间他抬手指了指我的小光:"这个孩子,你忘记把它收起来了."
"...所...所以?!"我总觉得我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打冷战了,现在连问话声音都在发抖.
"所以?"他的嘴角向上一勾,笑容在这样的月色下简直可以直接当作摄魂术来使用---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如此诡异的话.
"带着超能力精灵的精灵训练师闯入了讨厌人类的幽灵精灵的地盘,你觉得会怎么样?"

[旁白视角]

原本还是彩色的画面,因为少年的一句话而瞬间转成黑白.
零夕姐妹不约而同的往四周望望,一团团诡异到死的雾气正在及其缓慢的聚拢.

"T__T,姐姐我们会不会被当成夜宵啊."磨磨蹭蹭的蹭到自家姐姐身边,零夕思一脸欲哭无泪状:"人家..人家还不想死..."
"你EVA看多了么?"零夕静目光淡然的扫了身边入戏入得有点过头的少女一眼,即随转向正饶有兴致的观看夜晚(伪)惊悚事件之"数不清的幽灵精灵"现场版的藤原直辉:"这事情是因为你路痴引起的吧,你说怎么办?"

"你们两个不是超能力精灵训练师么,用你们的精灵给这些家伙一击必杀呗."
"你想成为它们的公敌么."零夕静在心里念着"我可以抽这个家伙么,就抽一次.",然而表情却仍旧娴静,虽然在零夕思看来,那份娴静下分明有实体化的怨气...
"那么和平谈判?"藤原直辉摊摊手,难得的收敛了笑容:"不过我看没指望."
"..确实没什么指望...."眼看诡异的雾气越聚越多,零夕静微微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果然只有唯一的一个选择了嘛."
"姐姐,你该不会是..."零夕思一听到她的这个语气,头顶顿时冒出一滴巨大的汗
"对没错,就那样!"说到'样'字的时候,零夕静站过的地方已经徒留一团空气.

所谓的"KUSO这剧情怎么这么囧.""作者她没东西写了凑字是吧!""不是她已经崩坏到人类不能理解的程度了."估计她都忘记她自己想要干什么了已经"的情况,三个人现在的状况,和当年在树林里被圈圈熊追赶的主角三人组+副主角两人组(附赠一只猫)的状况,有异曲同工之妙.

"现在动手可以算正当防卫吧零夕静小姐."
"你回去背诵清楚概念再来好不好,现在PK只能算我们故意伤害才对!"
"你们两个少说几句啊再不快点跑我们真的会被K.O啊!"
"所以我就说应该用非和平手段啊,虽然开始是我们不对没错可是也没必要承诺放弃武力吧!"
"藤原直辉你少天真了你到底晓不晓得为什么天人组织最后被打得这么惨的根本原因啊."
"不就是因为崩坏叔么,哦对了还有伊奥大叔的系统设置有问题,救命稻草有时限."
"错!是因为熊叔带来的人太多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是不是叫做寡不敌众?"
"嗯,当然如果你有一位MF歌姬的话情况也许会有改观."
"=口=!!!你们两个给我专心一点逃跑!!!!"

[零夕静]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那么现在我想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踢死他,或者她,再或者是,它.
半夜三更居然被幽灵系精灵团结一致的追得满大街跑不说,而且跑着跑着才发现之前自己的预料错误,我们误入的程度似乎不是刚刚踩雷区的范围,而是踩得雷到炸了好几回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最要命的是,似乎已经忘记可以离开这个旧城区的路是哪条了.

所以说,在没有精确思考的前提下,一头撞进对方的大本营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吧.
啊,当然,我并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撞进对方大本营,但是看那个耿鬼的架势,再看看四周鬼斯和鬼斯通一副"老大您有话尽管吩咐"的态度,如果把这些幽灵精灵的大本营比喻成中央的话,如果不是大本营,我们就是闯入中央下属执行机构了.

如果凭借训练家本身的实力来说,要对付一只耿鬼不难,要对付这些鬼斯鬼斯通也还可以,不过,当你的对手多到数不清时,用武力解决是最蠢的办法.
何况现在是前面有挡路的后面有堵路的,真打起来还不定谁死.
不过,不管怎么样....

我看了一眼小思,她紧紧抱着她的太阳精灵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好吧,我也不知道她是真怕了还是装的,反正哀兵必胜这句话自古以来是真理(迷音:这词不是这么用的)
至于藤原直辉,态度纯属欠抽,这样的状况下还抱肩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存心看热闹呢还是炫耀自己玉树临风?倘若对方是雌性也许有点用,万一跟你同性别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从以上两人的表现来看,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氧化钙的!都没一个可靠!指望他们恐怕要等到高达真的开发出来才行,所以还不如靠我自己.

[呐,我们没有敌意,只是不小心误入而已,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常磐出身的训练师,是不会随意侵扰小精灵的.]

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我摊开手看着耿鬼,直直盯着那对血红色的眼睛,努力让自己不要因为那个诡异又眩目的颜色产生眩晕或者心虚感.
一般来说,超能力精灵的训练家,尤其是自幼经过特殊培养的训练师,而且又是出身于常磐的话,和精灵可以直接不用语言进行沟通,只要你修行到家,而同为超能力精灵训练家的双子,一般也采用"心灵沟通",但是我和小思并非双子,所以平日感应能力不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和耿鬼的对话她居然也听到了,而且反应...

[姐姐我们不是常磐的吧,而且常磐那边也出了坂木这么OTL的人物啊]
[你给我闭嘴,没读过家谱的!]
[说是常磐的训练师,你真的知道常磐在哪里么]
[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我的岔!]

我看见耿鬼头上有一滴巨汗滑落,然后额角似乎蹦出了十字路口.
心里突然有莫名的恐惧感,暗暗叫一声糟糕,我立刻移开了目光,心里把小思骂了个一百遍,她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扯些有的没的干嘛,不知道现在的耿鬼少女漫画看多了神经纤细最讨厌被人欺骗么![很大误]

空气骤然变得冰冷下来,是幽灵精灵的特性吧,眼角余光瞥见身后如云似雾黑压压的一片东西正在逼近,我心说这下惨定了,大概,也许真的会被当成夜宵
但是为什么藤原直辉还可以这么镇静,我真的很想踢死他,就像之前我想踢死不存在的神一样.

"啊啊,姐姐你没事吧."小思不知道什么时候蹭蹭蹭到我身边
"废话,现在没事待会也得有事.你没看见这些小鬼发飙了么."
"帮我抱着小光啦,我想到解决方法了,不过,不管待会我做什么你都不要有行动哦."
".....你别乱来||||"看着她漂亮的大眼睛里流转过一丝异样的光华,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虽然我是对你不怎么好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要你去死的心."
"姐姐别这么说嘛,我自愿的."
"喂!'
"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但是八点档的剧情还是稍后吧,再不解决的话,以后八点档都看不见了."藤原直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狠狠吓了我一跳,他他他什么时候靠近的,走路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好啦,看我的."小思把太阳精灵往我怀里一塞,很英勇就义状的大踏步走向了耿鬼,黑色雾气也立刻向她围了过来,我本身的想要去解腰间的精灵球,但是思维到底还是阻止了行动,小思说的,她做什么我都不要有所行动,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依照以前的状况,这个丫头似乎也不会做什么她没把握的事情.

不过三秒钟后我直接黑线的把我自己鄙视了一顿,果然是不会做什么没把握的事情,但是这个有把握的事情还不如不干
她居然带着一副"TAT"的表情直接去飞扑耿鬼(还扑到了),完全无视人家已经快要扭曲掉的表情就摸着泪大吐苦水,哦不是苦水,是邂逅史,小时候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遇到当时还是鬼斯的耿鬼然后当时的鬼斯是怎样怎样的状况,她又是怎样怎样的状况,说得那个情真意切感天动地,哦我已经看见有一只鬼斯通把旁边的鬼斯拿来当手帕擦眼泪了.拜托你们,你们不是会读心术么,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八点档演出给蒙骗了.

空气里的冰凉感逐渐消退,混浊的气似乎也开始慢慢变得清澈.
而我现在除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原本表情扭曲现在已经热泪盈眶(...)的耿鬼,和还把人家当成抱枕继续掉眼泪的小思,基本上已经做不出别的反应了.

"啊,啊你说什么,小鬼鬼?"突然小思松开了耿鬼,一脸无辜外带一脸惊奇的看着它

小,小鬼鬼,你穿越到烈火青春去了么你以为你是展令扬么,不要随便给人家起昵称还加"小"字啊.

"诶,我们真的可以走了吗?谢谢~!"

居然还KISS人家,说起来耿鬼不是空气么物理系攻击不是无效的么,你到底是怎么抱到它又是怎么KISS到它的,而且那只耿鬼你脸红个什么劲啊,你是雄的对吧,一定是吧!
好吧,吐糟归吐糟,但是因为小思,本来可能被幽灵精灵当成夜宵的灭顶之灾算是逃过了,而且,居然还有几只鬼斯要送我们走-_-||||,看来我误会你们了,你们不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你们是以一战后英国的外交政策为纲的...
嘛,虽然很囧,可是这件事情,确实完美的解决了.
走回新区的路不短,等我们走回新区的宠物小精灵中心时,已经过了午夜了.

"做得不错,零夕思小姐."
"哪里哪里,少爷过奖了."小思很俏皮的对我吐了吐舌头.
"我想问一下,零夕思小姐真的和那只耿鬼有这么纠结的羁绊么."
"假的啦."小思回答得很干脆:"又不是拍黄金时段八点档,我只是个普通的训练师,才没那么多不平凡的经历呢.

哦好吧,我败给她了,说假话还能这么情真意切,这丫头异常适合演琼瑶剧.
藤原直辉居然还在那边莫名其妙的笑,笑得那个倾国倾城,如果有个女记者这个时候恰好路过保不定回头就能文思如泉涌的抄出诸如"面如色晓春花"这种让贾宝玉和曹雪芹都要齐刷刷冲出来喊"反盗版反剽窃"的句子,但是我没那么有才,只能尝试把他介绍给凤镜夜好让他们比一比谁笑得更假一些.

"呐,零夕思小姐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么?."
"..理由..么...就是...呃.."


[零夕思]

突然被这么问还真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因为理由....||
而且如果我实话实说我确定我会死得很难看吧,虽然姐姐在那边一副事不关己状但是眼神很明显的在说"敢丢脸就杀了你."至于藤原少爷笑容是够温柔的可是总觉得好危险啊.
呜...不管哪边都好危险,没有朴璐美姐姐华丽丽的变色龙技巧要过这一关还真的是非常有难度.
好吧,我算明白了,当横也是死竖也是死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怎样死比较好看.

"呃,只是觉得这样做比较好啊,至少可以避免战斗嘛."
"其实真要打起来的话,你们未必会输,为什么宁愿选择欺骗?"

欺骗,我囧!!这个帽子是不是扣得有点狠,如果说话的是文字脸男我下一秒铁定就把他抽去跟火星人作伴,可是这话是从美少年嘴里说出来的啊,虽然难堪可还是没法令人生气嘛T__T.

"藤原少爷,其实这个,欺骗也是一种战术,因为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能用战斗解决的...我想只要让它们知道我们没有恶意就好啦,而且它们也不愿意大半夜跟训练师过不去吧||"
"..噗,这个解释真可爱,可是零夕思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策略不能奏效,那不是一样需要硬碰硬?"
"...少爷你外行了,它们只是本能的对入侵者不满,精灵们都很单纯的,如果能够感觉到人们的善意,它们当然也不愿意跟人们起冲突啊....所以不管它们是不是接受都好,至少..要把真实的心意传达过去,不是有人说么...要得到信任首先必须付出信任..."

这话说得我自己都脸红,因为那个时候我绝对没有想这么多,但不想战斗是真的,怎么说呢,因为虽然有很多人表示人类和精灵是平等的,可是用膝盖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到底为什么那就是心理学家伦理学者从人性的XX出发为起点的论题,我可不懂|||,我只晓得既然做不到绝对的平等,至少也要让精灵们知道,其实还是有人在意它们,愿意与它们交流,把它们当成朋友,而不只是一昧的借用它们的力量或者侵犯它们的利益来为自己达到目的.啊啊啊啊真是的我早该好好练习官方话的..少爷你真的表问了你再问我就只能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来回答你了..而且要是我真这么做我会被姐姐拎去喂暴鲤龙啊TvT!!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呐,你的理念就是这个么?一直都抱着这种想法?"
"不不不我没那么伟大,少爷您误会了,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真的很单纯的不想打而已啊!毕竟犯错的是我们啊.我还要形象的我不要做打劫的小混混!!"

说这句话估计连我下半辈子的勇气都透支了,你去翻所有的漫画,主角莫不是深情的说"精灵也是有思想的,只要好好沟通一定.."就是豪气冲天的道:"我完全可以搞定这些!绝对没有问题.",反正肯定是没有我这样耍赖版的"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就是不要打..."捂脸,讨厌啦,藤原少爷你犯规怎么可以用这种魅惑人心的笑容逼人家说实话,这下我丢脸丢大了也许我以后再没有出场的机会了阿门.

[藤原直辉]

哦呀,我好像做了坏人呢.
不过没办法啊,不做点什么事情所有人都会以为我是来骗出场费的...当然我也不是主角,骗不骗估计也没有人在意.

亏大发了,就为了那个死老头子"道德与实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破考核指标我还花一晚上故意带她们去踩雷区刁难她们,结果刁难还没刁难得几分钟零夕思就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亏得前面几个道馆的馆主在我进行类似测试时还很正义凛然的编了一大堆废话来娱乐我,这位倒好,理直气壮的"我就是不想打你怎样吧."场面话也编不圆.当然从训练师的角度她这种"将心意传达给精灵"而非"将心意强加给精灵"的立场,我还是很欣赏的.

也许我该把实话说出来了?不然这两姐妹一边冰山一边火焰的,我可受不了.

[零夕静]

我想,我此刻的怨气绝对不会输给随心院的文车妖妃.

自打藤原直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恭喜了,双生花,这次的测试你们已经顺利过关了一半."起,我就觉得我那许久不曾见阳光的里人格一直在唠叨"世界的恶意,脚本的恶趣味,罪业要用鲜血来洗刷,要变革就要有牺牲,樱花之所以艳丽是因为樱花树下埋着尸体."等等诸如此类很可能被和谐掉的言论,那一刻真的觉得好羡慕妮娜小姐.她可以随便手滑一下就干掉一票人(因为开着高达).但是我再怎么手滑也伤不了藤原直辉半根寒毛.

这个混蛋啊啊啊啊!
要搞测试你就不会挑个正常点的时间和方式吗?你不要睡觉我要休息啊你这个失态物!不要以为你是盟主家的少爷就可以任意剥夺人家的睡眠时间,浪费别人时间是最残忍的谋杀你懂不懂?

"哎呀呀,静姑娘你的脸色为何如此不悦?莫非在下刚才的言论唐突了佳人?"
"你不要给我随便穿越去不明的时代!有话好好说!"冷静冷静,我可是零夕静啊,绝对不能在这里跟那小子动口(咬他),更不能动手(抽他)
"嘛,反正独家猛料也都爆得差不多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战斗考核定在后天上午,我希望那时你们能给我更多惊喜哟."死小子,居然还敢在那里没有任何负罪感的挥手告别?真希望你出门遇到一个非主流脑残萝莉缠死你!

"后天?|||姐姐怎么办啊,我打不过啊||"藤原家的狐狸精才走,小思就扑上来用我当抱枕蹭个不停:"没把握呀TAT."
"没把握你就放猫老大抓他的脸."
"呃|||"

后天就后天,人这一辈子也不可能两次踏进相同的河流,我就不信我会在那家伙手上栽第二次.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点名From 流年】J家一百问 | HOME | [于是远目]这年头啊,脑残退散一下...>>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