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J家同人][泷山]Incantation(TO 雨悦)

前言:某些头果然不能开
是说..都快成搞笑剧了


正文


1

"如果有一天你的爱人被毁去了容貌,你还会爱那个人吗?"

女主持人甜腻的嗓音带着这个粉红少女情怀满溢的问题幽幽攀了过来,泷泽秀明闻言居然愣了愣,一时间竟未能做出应有的流利回答.

"Takki的话,压根就没好好思考过这类问题吧."一旁的今井翼见状,一边一本正经地用摸棱两可的答案替泷泽解围,一边用眼神"关照"这个"平日干什么都很有型,即使现在是一脸呆相也还是很有型."的搭档,含蓄地传达了一条只有自家人才能读出来的促狭信息:"泷你没救了."

确实是没救了.从摄影棚里退出来后当事人本人也对自己今天的表现给予了相同的评价,还特意加上一个表示程度的词作为强调,可不是么,从一个镜头NG47次到如此演技倍受肯定的实力派,从初进事务所不起眼的小男生到被众多Jr崇敬的Leader,从面对节目上突发状况手足无措到不动声色地化解令自己尴尬的情景...大风大浪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早就练出了只要在工作场合就能保持完美笑容做出得体回答的特异体质.结果今天却在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综艺节目里翻了船.

归根结底,只能说,是那个问题针对的对象太过分,导致他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将头靠在椅背上,泷泽侧过脸望向车窗外.这个时间出行的人并不是很多,太阳澄澈的光悠闲得如同打盹得猫儿,就这么静静地睡在平直干净的灰色路面上,亮眼的金色明媚张扬,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安详,带着纯真的温润暖暖地渗入心底.

似乎是被眼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景色治愈了,泷泽合上眼刚想在心底感叹一番世界果然还是很美的,手机就存心拆他台一样很嚣张地响个不停.

"Takki..'
"喔是你啊~"从一片嘈杂的背景声音中清晰地辨认出那带着鼻音的标志性声线,泷泽晶亮的双瞳瞬间盈满了阳光的色彩:"怎么?"
"没什么,就是刚才看了直播突然就想到,有段时间没联络了.."

撇撇嘴,泷泽突然很想打趣一样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Yamap你不会找借口就不要找了.不过要是自己真的这么说了,那个孩子一定又会赌气似地抿起嘴唇",然后"啪"一下把电话挂掉吧?

一点也不坦率,却意外地可爱.
只是可爱得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茶色的车窗模模糊糊地倒映出泷泽的脸庞,可以看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春日和风裹着刚刚苏醒的第一缕阳光,爽朗又温柔.

"呐,晚上有空的话一起吃饭吧?"想也不想就提出邀请,最后一个字却差点淹没在电话背景音中锦户亮突然拔高的声音里,紧随而至的是预料之中的忙音.将手机从耳边挪到眼前,看着荧光屏上跳跃的"通话结束."泷泽没什么意义地叹了一口气.

"Yamap还是很在意这个呐."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闭目养神的今井翼突然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泷泽闻言即随挑眉转身,正想听听自家搭档有何高见,却只见翼那张被FANS戏称为"看起来就正直得让人安心"的俊脸上挂着疑似幸灾乐祸的玩味表情.

其实,小翼你的本质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那型吧.
在心底默默地下定结论,泷泽把手机收起来,整个人重重地往坐椅背上一躺.
那孩子现在肯定特纠结,因为..自己好像已经不止一次拒绝正面回答类似的问题了呢.


2

"如果哪一天我毁容了,大家还会喜欢我吗?"

某日跑到泷泽家看剧本看累了睡着了的山下智久,下午才睁开眼没多久就冒出了这句话.那时正抱着一个白色抱枕坐在木地板上晒太阳的泷泽愣了愣,然后就用哄小孩的语气说会的啊,Yamap的很多饭不都说喜欢的不仅是P的容貌,而是喜欢P的全部吗.

本来以为只是小孩一时心血来潮才会把这个曾经在某次访问时提过的话题拎出来说,谁知道听完泷泽这个回答后山下的表情一瞬间就专注了起来,习惯性抿抿唇后,他抬起头,清澈透明的眼瞳一眨不眨地盯着泷泽,问道.

"那,Takki呢?"

不是撒娇时叫的Papa也不是在大众媒体面前镇定而公式化的泷泽君,更不是在事务所里带着尊敬与崇拜的心情叫的"前辈",而是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Takki",只是那时还没有从人家爹的角色里回神的泷泽秀明并未从这个微妙的变化里察觉出自家儿子的情绪变化.只是放下抱枕走过去,带着一贯宠溺的笑容揉了揉山下的头发,答非所问:"Yamap不要说那么可怕的事情啊,那样的状况我光是想想都会心疼得想哭哦."

这句话让外人听到的话,第一反应大概会是"泷泽君你到底有多喜欢山下啊"之类之类的感慨,但实际上这个答非所问的结果是山下智久和他最敬重的前辈别扭了整一个月有余.别扭得让泷泽都觉得莫名其妙,某天他好容易逮着个机会摸到News的乐屋想问个究竟.结果没找着那个完全没队长架子的正牌队长,倒反迎面撞来个比队长还有范的地下队长锦户亮,这个以毒舌著称的关西大爷看着泷泽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就冒出了一句:"连前辈都不知道P最近是怎么回事的话,我们就更不清楚了."末了想想又加一句:"说到底,前辈才是最了解P吧?"硬生生就把泷泽噎了个半死.万幸的是那时泷泽没看到乐屋里N团众的表情,更没听到手越那句"小亮戳人痛处的功力最近见长."的调侃式陈述,不然也许就要直接被噎死在乐屋门口.

后来事情的不了了之是因为某天某位黏度和某种家养宠物有一拼的赤西仁硬拽着山下跑到泷泽家蹭饭,说平日泷泽君总是yamapyamap的,怎么也不关心一下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话语下隐藏着"一个两个都这么任性还得本少爷亲自出头"的细腻关怀,泷泽记得那天吃的还是山下最爱的烤肉,一餐饭的气氛说不上其乐融融但也不见尴尬.那顿饭之后莫名地一切恢复如初,山下依然是那个倔强的山下,泷泽也依然是那个完美温柔的泷泽.之前那个相当冷场的问题和那别扭的一个多月一起"哧"地就这么蒸发了,似乎什么都没留下一般.

于是日子也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了下去.
但是有句话说什么来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就算不提,也不代表真的不存在.就算自己不提,也还是会有别人提到.
现实和回忆重叠在一起的时候往往会出现相对极端的状况,事情的发展一般也会是两个方向:更好,或者更糟.
更何况拥有那个回忆的人是那个山下智久,在某些问题上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的..让人无法捉摸的山下智久.

或者说,是一个连闹脾气的方式都特立独行到让人咂舌的别扭孩子.
偏偏这么别扭的孩子又是泷泽秀明心里最放不下的人.

这,算不算是女巫的咒语?

3

..是错觉?

站在楼道的拐角锦户亮危险地眯起眼睛,皱着眉头从敞开的窗户里望出去,外头的天空因为时间原因显得很暗.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之在看见那个节目直播以后有个呆子就一直很奇怪,当然不是说他练舞时频频错舞步或者唱歌时把歌词忘到爪哇国.相反的他还用比平时都快的速度记准了舞步唱好了歌,完成度完美到无可挑剔,但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对.

好像这个状况以前体验过.
锦户亮拍了拍头,很自然地就联想到当初山下和那位J家上下公认的好男人闹脾气那个月,生活一如往常,就是多了点扭曲而压抑的气氛.

其实在锦户亮心里,泷泽和山下都是相当聪明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对待和彼此都有关的问题上时两个人智商下降幅度会出奇地一致,用仁那个BAGA的话来说,是因为太在意所以反而顾虑最多.

"诶..锦户?"

不爽地扭头想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在大爷心情不悦时撞枪口,却在对上那张笑得春暖花开的俊脸时怔了怔,接着本能地颔首:"泷泽..前辈."

"锦户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嘛."

依旧是清清爽爽的笑颜和温柔得顺理成章的句子,琉璃样的双眸里一如既往盛满包容和真诚.看着这样的泷泽秀明,锦户亮发现自己很孬种地连句反驳的话语都甩不出来.怎么有的人就是可以十年如一日的完美无缺,不管是Jr时代还是现在.虽然一众被泷泽一手带出来的男孩们嘴上都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但只要在泷泽秀明面前,他们这群人好像就是还没长大的孩子.

锦户亮不寻常的沉默让本来就不活跃的气氛更显沉闷起来,但是这场本来很可能演变成尴尬进行时的对话却因为关八某个团员的路过而结束得颇具喜感,该团员一看到锦户亮便一把拖住他碎碎念:"亮啊我知道关八和News两边跑你很累,但是你也不能新曲舞步都不练就跟泷泽君在这里闲聊."碎碎念完锦户亮又转向泷泽:"泷泽君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还忙呐,就先失陪了."结果锦户亮才来得及在心里吼一句涉谷昂你这个XX便被连拉带拽地扯走,面对这一幕泷泽也只能象征性地挥挥手说锦户不要太勉强自己.等到人都跑得没影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刚才的对话过程中忽略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向神采飞扬的锦户亮都变得如此反常.

心里杂乱的疑问,在见到山下智久后脉络逐渐清晰起来.
没有说出口,更没有追问山下为什么显得那么不安.泷泽只是看着山下静静地走近自己,然后用一贯宠溺的语气问他:"Yamap今天也要去那家烤肉店吗?"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就牵着山下的手,从光华耀眼的霓虹灯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步行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谁都不开口,只是都觉得自己的手被对方握得有点生疼.
直到站在烤肉店门前,山下脸上才终于绽开孩子般兴奋的笑.泷泽看山下那么开心的样子本想拍拍他的头,抬起手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这孩子早就比自己高了.
伸出去的手,最后是轻轻落在了山下依旧显得瘦削的肩膀上.

进店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叫了两人份的餐.泷泽驾轻就熟地将切好的肉片搁到滚烫的炉上,肉片被烤灼的过程中弥散出来的白色热气氤氲了两个人的神情,隐隐约约有点不真实的错觉.

第一轮烤出来的肉有三分之二被泷泽夹到了山下的碗里.

"...烫!"只顾吃而没留意到食物温度同样也是个大问题的家伙不幸中招.

有些心疼,却又因为那个孩子难得一见的无措而忍俊不禁,泷泽将自己手边还没怎么喝过的半杯冰水推到山下面前,注视他的时候眼神里责备与关怀五五平分.

"Yamap真是,总学不会对自己好一点."
"啊,是这样吗.."含糊不清地回应.
"有事情不要总一个人压着."从炉子上夹起刚刚考好的肉片分给山下,泷泽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现在的口吻就和那些为了儿子无法很好照顾自己而伤脑筋的爹们如出一辙.

对座的人意外地半点声儿没出,泷泽抬头时正好看见山下鼓着腮帮死盯着面前瓷碗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肉,手里的筷子还在不停地往那命苦的肉身上戳,就是没有半点要把它往嘴里送的意思.

叹气,泷泽干脆放下手里的工具,专心致志地望山下.

"P今天打电话来,其实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回答那个问题对吧."

沉默.

"之前类似的问题也被我回避了,所以让P觉得很不安是吗?"

还是沉默

山下的反应让泷泽想起之前翼在车上扳着自己的肩问说"Takki都没有想过Yamap这么在意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是为什么?"的情景.
如果不是自己重要的人怎么想的都无所谓,但是,是自己在意的人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希望听到确切的答案.
这一点,所有人都一样.

但是山下智久从来都不是一个擅长追问的人.
所以不安什么的果然还是被他自己咽下去了吧...

其实不是不明白,也非常清楚这个孩子恨死了那种把自己仿惶和软弱的一面暴露在人前,那样会让他觉得很丢脸.所以山下智久在人前永远都是笑得绝美无双笑得云淡风轻的Idol,但是,心里明明就很不安很仿惶的时候还要露出笑容说没事,明明很在意一件事情却迟迟不问出口,如果要把这样的行为称作坚强,泷泽秀明觉得哪天自己一定会因为山下这份坚强心疼到崩溃,YamapYamap,明明就是他要捧在手里最珍惜的孩子啊..

身子微微往前探,泷泽的手轻轻搭在山下的手上.

"P这么在意答案的话,就直接跟我说啊."
"对不起嘛."吸吸鼻子,山下小小声地嘟囔, 还是没有抬头正视泷泽的眼睛.
"是P就好,不管P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Yamap."五指微微收紧,泷泽抿起唇用山下最喜欢看到的那款表情浅浅微笑:"不过,我果然还是不能接受毁容什么这样可怕的说法呢."
"那到底是怎样."山下撇撇嘴,终于让自己的目光和泷泽的眼神缠在一起.
"我会尽一切努力去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喔,不愿意让Yamap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就是这样的心情."

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有一瞬间停滞的感觉.
是店里太热,还是对面的人太过温柔,温柔得连自己以为已经无比强韧的心脏都无法承载那种能量.
直到现在才真的反应过来,那份一直在意着他,希望他一直可以在自己身边的心情,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从泷泽温热的掌中抽回自己的手,山下用力眨眨眼:"我还没吃饱,可以再要一份吗?
"随便你."

4

如果有一天我被毁去了容貌,你还会爱我吗?
只要是你,怎样都好.

可是我还是会心疼啊,所以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前,我会用尽全力阻止的.
不想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的心情,算不算"爱"呢?

<完>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是八卦]完美小姐进化论日剧化=3= | HOME | [歌词]君の名を呼びたい>>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谢谢小攸给我写贺文~CHU!
亮你真美XDDD,泷泽..很天然..噗
2009-11-29 Sun 15:03 | URL | 雨悦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