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贺文TO 樱梦][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1补完)

前言:

看到选的CP我就傻了,明年一月六号开写我绝对写不完只能提前.
世界上没有最狠只有更狠.樱梦你到底是有多爱你家小红喂||,说什么魅禄x黑崎,根本就是变相的赤山吧囧.
而且只要有魅禄在,NC等级一定会蹭蹭蹭上升……好吧算了你要赤山我给你赤山谁叫你生日||||,至少这个CP比龙崎蓝泽来得好。
日剧番的好处就是你怎么穿越也没关系囧囧


chapter 01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25岁的松竹梅魅禄都是个不容小觑的发光体.

柔软的褐棕色卷发下映衬的永远都是英俊有型的脸,微笑起来那一双魅惑的桃花眼宛若妖瞳,可以直接把人的魂儿勾走一半,至于另一半估计就是被他眼下那妩媚的泪痣抽走的.

好吧如果仅仅是长得好看我们还只能说他是个发光体,但是如果再加上诸如"警视总监的儿子枪械天才枪法奇准本人是史上最年轻的警视正"这样一长串头衔又如何?反正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这是个有颜有家世还有才的好青年"

哦,顺带一提,那句话是官方说法只做对外宣传用,至于非官方说法,虽然概括起来也是干净利落的一句话,不过内涵截然相反.

"松竹梅魅禄你这个一级变态!"

带着鼻音的咒骂,外加一直接砸到脸上的枕头.魅禄相当淡定地挪开脸上那没啥杀伤力的玩意,目光扫过面前人那泛着光泽的纯净黑发,敛尽了夜晚最深沉墨色的润泽双瞳,线条优美高挺的鼻,微微开合吐露着甜美气息的樱色双唇,最后落定在迷人锁骨处那一抹暧昧的痕迹上,这才笑得异常欠打地抬了抬下巴:"早~安~"

早个头!
恨恨地再抓起一个枕头拍到那张及其勾人又及其无赖的脸上,绝色的诈欺师一边揉着仍酸痛不已的腰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盘算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把这个死没节操的男人骗到连骨头渣都不剩,自己是黒鹭又不是红鹭为什么要用红鹭的方式来满足这大脑回路搭错线的混蛋.

察觉到自家情人糟糕得过份的情绪,魅禄揉揉自己那头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发,心里嘀咕着虽然昨晚是过份了一点可是责任不能全算自己的,谁叫身边那个家伙对自身的诱人程度没一点自觉性.心里嘀咕归嘀咕,却还是挂了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后厚着脸皮地粘上前,伸手搂腰的同时也没忘记开恶质的玩笑:"呐呐黑崎,不要每次都害羞嘛."

一记不留情的肘撞,黑崎冷着脸从魅禄怀里挣出来起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琳琅满目的服装中抽了一件就往身上套,白色高领衬衣把昨夜的痕迹遮得严严实实的同时也勾勒出了修长的身形,看得某人心里荡漾了半天,美人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是美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扣上最后一颗衣扣,黑崎抬头从镜中望着魅禄,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自己身后的男人,那仿佛可以散发出光芒的笑颜让他的心没由来地微微一抽:"你又要干嘛."

"Ma.."不安份地二度环上黑崎并不怎么强壮却依旧美好得让人心动不已的身躯,温热的鼻息轻吐在白皙的脖颈间,魅禄的唇几乎就要贴到柔软细腻的肌肤,但还是稍稍留了一点连纸都插不进去的缝隙,慵懒又诱惑十足的音色,似乎只打算让黑崎一个人听到的低语:"当然是逮捕你啊,クロサキ.."

算了,这种满脑子思想都变质的家伙,对他能够正经回答问题抱有期待是我的错.
不轻不重地拍掉那两只企图往自己腰部以下部位挪动的手,诈欺师面无表情地确认乔装无误后干脆地走人.关门声大得连家里一向温顺的牧羊犬都忍不住汪汪几声抗议.

啧,明明就是难得的美好轮休,但是开始得一点都不美好.
就像当初,把黑崎带回来一样.

"不过是个罪犯."

在魅禄家第一次看到黑崎时,菊正宗清四郎就冷冷地撂下这么一句话,理性到极致也不屑道极点.
而黑崎,只是抬起头浅浅地笑,笑容是黒鹭沉淀在骨子里的冷冽骄傲,唯美得绝代却脆弱得不堪一击,黑色的波澜从他被深黑浸透的灵魂深处汹涌而上,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淹没在只属于暗夜的黑色旋涡中.

好像下一刻就会永远消失.

那时魅禄的脑子像是被格式化了一样白得干干净净,也顾不得清四郎会怎么看,只是不由分说地抢上前,有些粗鲁而又霸道地将黑崎扯进怀里,像是要用尽所有力气一样把他抱得死紧.

"不管你怎么说."抢在清四郎再次出声前打断对方,魅禄将下巴搁在黑崎肩膀上,眯起眼睛对好友任性地笑:"总之现在他是我一个人的黑崎,也只会是我一个人的黑崎."

理直气壮得理所当然,完全忘记了怀里人黒鹭的名号不止是摆来看的而已.

至于这句一时头脑空白飙出来的宣言造成的后果,反正菊正宗清四郎听完以后就用几乎可以穿透钢板的锐利眼神盯着有闲俱乐部的副会长大人,半点不讲情面地扔下一句:"那你就玩火玩到自焚为止吧."清四郎这么淡定地发狠也就算了,最让魅禄有挫败感的还是黑崎.
人家为了你都跟朋友差点掰了诶,你居然还忍心用"松竹梅魅禄你变态吗这种话也能说出口."的说法来打击我.在外头毒舌白鹭还不够回家还来毒舌自己的男人,你有没有良心啊你!

"黒鹭的良心?"黑崎张开手抱住蹭到自己腿上的牧羊犬,顺便毫不吝啬地给了魅禄一个白眼.

于是,有颜有闲的好青年郁闷地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找了个诈欺师情人.

可不是嘛,史上最年轻的警视正和史上最强的诈欺师,光看排列都应该是水火不容冤家路窄见面就要斗个你死我活的立场,而且松竹梅魅禄真不是什么同性恋,大学时代也不知道风流过多少女生,可是为什么看见黑崎的时候会忍不住要黏上去死缠烂打.

想让他成为自己一个人的黑崎.
想让他只停留在自己的视线里.
想拥抱他想占有他想听他的声音想看他的笑容.

像是追求一种特权一般,近乎病态的偏执.
他不知道这样的偏执因何而生,但义无反顾地任由它滋长.
还觉得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好吧松竹梅魅禄你一定是疯了还疯得很彻底.

"咳,别.."

重物倒地的声音打断警视正难得认真的反思,魅禄抬眼看去就看见自家牧羊犬把黑崎扑倒在地,还得寸进尺地趴在诈欺师身上对那张美颜舔舔舔,但是一贯冷漠的诈欺师表情却柔和得像是春日刚刚冒出来的碧绿嫩芽,嘴角噙着的笑容明媚得甚至盖过从落地窗透进来的阳光.魅禄看得发怔的同时心里却有什么东西微微一跳

啊,其实理由很简单的嘛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2) | HOME | [随手涂鸦][这叫PV衍生物]LOVELESS>>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不要關鍵時刻TBC呀...
2009-12-25 Fri 00:13 | URL | hyaku [ 編集]
樱梦姑娘你强!
居然能想到这样点CP!
OK那下次我来点龙崎x凉介(巴死

小攸文笔一如既往美
哎呀小黑鸟炸毛好可爱

那句'黑鹭的良心"让我彻底OTL了....
2009-12-25 Fri 22:00 | URL | 红泪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