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2)

前言:好吧,写完这话我才知道我是有多喜欢小山哥哥的红鹭....



实际上,松竹梅魅禄并非是在见到黑崎本人后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的.只不过知道黑崎时,魅禄还是大学里潇洒有型人气少爷,因此看到那篇讲述一个被白鹭欺骗了的投资者杀死了妻子与孩子后自杀的报道时,也只是小小叹息了一声就把报纸丢到了一边--反正因为被白鹭欺诈破产的投资者最后杀人或者自杀的新闻也不算少见.其实不止是魅禄,任何人看完那篇报道十有八九也都会是这个反应.

人就是这样,只要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基本上都不会分出精力去关心,何况那时的魅禄,当然不可能想到自己会与这个事件中的幸存者有交集.
但是邂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没定数的事情,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会遇到怎么样的人,谁也说不清楚,不是吗?

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警局工作,高中时代开始就好路见不平助人为乐,因此总是被卷入大事件的魅禄君,凭借多年办案(也可能是惹事?)累积的经验外加本人横竖都满溢的才华,及其漂亮地解决了一个据说棘手得让年过半百的警署署长头发以光速减少的案子,这件事情也间接成为了魅禄的晋升速度堪比开火箭的根源.没用多少时间,我们的松竹梅魅禄君就变成了新一代的警界传奇..好啦这么说是有点夸张,但是你绝对不能小觑最年轻的警视正这个头衔的含金量.

后来,满二十四岁的前两个星期,魅禄被吩咐去协助调查一起结婚诈欺案.拿着文件找到案件主要负责人神志名时,魅禄英俊倜傥的脸上神色复杂,哦当然,神色复杂绝对不是因为我们的警视正对任务不满.

"不就是一个普通诈欺案,这么兴师动众?"
"真正目的不是红鹭."看起来就是撞了南墙不回头那型的神志名警官推推黑框眼镜,表情像是仇恨又像是不甘:"而是专门诈欺诈欺师的诈欺师,黑鹭."
"把受害人的钱再骗回来还给受害人的黑鹭么."
"听口气,松竹梅警视正似乎对这样的做法挺欣赏?"

得体的微笑,妩媚的桃花眼里闪过犀利的光华,魅禄从神志名手中接过相关资料,什么也没说就转回了自己临时的办公室.
事实上神志名说中了,魅禄的确是不怎么反对这样的做法,这和职业以及正义感没有关系.他纯粹是很现实的从实际出发,在现有法律条件下,诈欺案即使被侦破,诈欺师骗去的钱大部分是追不回来的,运气好点儿也就是追回三分之一,再说明白点就是,法律没有办法维护受害人的权益.而黑鹭的存在正好弥补了法律这一空白,即使用的是犯罪的手段,却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受害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诈欺师本身就是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罪犯,单凭这点,他们这类人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而对诈欺师进行诈欺的黑鹭,不仅是在社会上,就连在诈欺界也没办法生存吧.
容身之所都没有的人,却切实的在保护着弱小的人们.

真是个矛盾而禁忌的存在.
魅禄第一次发觉自己是如此想要侦破一个案件,那种感觉热切得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
嘛,大概是被这个诈欺师中的诈欺师勾起了兴趣吧,怎么说,自从和有闲俱乐部那群家伙聚少离多了以后,有趣的事情也少了许多.
难得会碰上这样有意思的家伙,会觉得感兴趣是自然的.

不过现实再一次向魅禄证明了一个真理:世事难料.
还没等魅禄开始认认真真地享受破案过程,这起诈欺案就在他二十四岁生日当天自行告破.之所以这么高效率当然不是因为警察们多有能力,而是因为有人把证据直接寄到了警察的鼻子底下.一边郁闷地感叹这生日过得够闷骚的松竹梅魅禄一边骑上自己那辆相当拉风的重型机车跟着跑现场.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趟现场跑的,把他整个人生轨迹都打乱了.
当警察把嫌犯押出来时,长相清爽俊秀的少年却突然拼命挣开警察扑向了路边的铁栅栏.

魅禄这才注意到铁栅栏另一侧站着一个冷俏而精致的人,看姿态似乎在那里呆了很久.
黑色的发黑色的风衣,从面容到气质都倔强而孤傲,冷淡得似乎可以拒绝一切,唯独那对晶莹明亮的黑色的瞳仁透出的神色是那么脆弱,像是再受一点刺激就会支离破碎.

"黑崎,黑崎...为什么!"
"我把你当朋友,见到你还那么开心..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啊,原来那个人叫做黑崎.
等等,黑崎?

咽咽口水魅禄不由自主地往神志名那边看了一眼,警官一脸苦大仇深恨不得要把对方吞了的表情证实了魅禄的猜想.
那个少年,诈欺师中的诈欺师,クロサキ....
就在魅禄还在奋斗着把"史上最强诈欺师"与"精致得不像人类的美人"划上等号时,他听到了铁栅栏那一端,属于黑鹭的声音.

"就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才不希望你成为诈欺师."

这是魅禄从黑崎嘴里听到的第一句话.
那带着一点点鼻音的软糯嗓音,将最贴心的温柔用最冰冷的方式传递给了栅栏这头俊秀的少年.

"黑崎.."
"每度ぁり."眨眨眼,熄去水润双瞳里所有的光芒,黑色的少年决绝地转身离开,明亮温暖的阳光落到他身上,却像被冻结一般冰冷.

回到警署后魅禄稍微滥用了一下职权,轻易就达到单独提审的目的.
令他稍感意外的是今天被逮捕的叫做田边智的少年并不像别的诈欺师面对审讯时态度圆滑,相反的还显得有些生涩.
也许,跟他是个还不怎么上道的红鹭有点关联.

"其实也关不了你多久."黑色签字笔在一张空着的纸上戳出了一个小洞,魅禄索性就在纸上涂鸦:"你的诈欺事实证据还不充分,倒是你姐姐兴许会被判个几年.."

田边智定定看了面前年轻得有些过份的警官片刻,慢慢垂下头.

"黑崎那家伙..一点也不留情.."
"他是黑鹭吧,吃掉白鹭红鹭什么的,很理所当然啊."魅禄很惊讶自己居然会去接这个话茬.
"您误会了,不是指这个."田边智头埋得更低,声音也沉沉的喑哑:"我是说,那家伙..明明只有我一个朋友..还亲手把我送进监狱,真是讨人厌的笨蛋.."

肆意涂鸦的笔尖突然顿了顿,魅禄咂咂嘴,眼前突然浮现出那个倔强得令人心疼的背影.于是心里柔软的感情,像是清风掠过大片草地掀起的绿色波浪一样迅速蔓延开.

很久以后魅禄对黑崎提起这件事时,诈欺师有一瞬间恍神,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回了房间.结果第二天早上魅禄看见的是黑崎哭红的眼睛,心疼地上前吻住还残留湿意的眼角,魅禄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笨蛋居然用这件事情刺激他一边说抱紧对方说你知道么黑崎,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还能遇到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像那天一样一个人离开.

这是松竹梅魅禄二十四岁生日时,唯一能够想到的愿望.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愿望实现得那么简单又那么艰难.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3 | HOME | [原创][贺文TO 樱梦][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1补完)>>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