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3

前言:小山哥哥你能不能客串个不被打不被抓的角色=_=(诶这和文章有关联么)



chapter 03

相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重逢也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如果,不是在那样的时间那样的状况下重逢,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就会变得不一样.
但是,他们确确实实就在那样的时间那样的状况下重逢,于是所有事情从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了如果.

"诶呀,男山,够了吧.."

难得一个晚上清闲没公务缠身,所以魅禄才决定带自家谢德兰牧羊犬出来散步,虽然已经从单纯的打抱不平好少年变成了警视正,不过松竹梅魅禄从高中时期起就延续的"遛狗最后反被狗遛"的记录并没有随着年龄和官阶的升高就被打破.看着在自己前方奔了快一个小时却依旧毫无倦意还rakuraku到不行的爱犬,年轻的警视正郁闷地叹气后抹了一把汗,紧赶几步跟了上去.

然后他看见了黑崎,在一个被废弃的篮球场旁.
男孩背倚着冰凉的铁丝网,清秀精致的脸蛋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也因此衬得嘴角溢出的血丝分外妖艳.他轻轻喘着气,看起来虚弱得随时都会昏过去,只是那对黑得可以摄人心魄的清亮双眸还闪着泠泠光,冷淡又嘲讽地注视着将他围在中央的男人们.

不用猜也知道自己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换做平时魅禄一定会英姿飒爽地冲上前把那帮子社会败类扁得满地找牙,可是此情此景却让他迈出的脚步迟疑了.
他知道黑崎这份倔强的逞强只能让乐于折磨他的人更兴奋,自己不出手的话后果决计不堪设想.
但明明都吃亏到这样的地步还是不肯放下清高与冷漠的人,一定不会希望自己这个样子被人看到,更不会希望在这样的状况下被人搭救吧.

握紧了拳头,魅禄深深吸气,在男人们架住黑崎开始撕扯他衣服时强作冷静地吹了声口哨假装刚刚路过的路人甲.果不其然接到了各种五颜六色的狠辣目光外带不经大脑的反派常用威胁台词:"臭小子,没你的事情别来多管闲事!"

"可是刚才我看到有警察过来这边啊."一脸无辜样气定神闲地微笑.

凡是做坏事的人,不论多老道都会心虚,听到魅禄的话男人们的动作果然有所迟疑,一个个的注意力都转向了掐着黑崎脖子的家伙.
看来那个人就是罪魁祸首吧.脸上的笑容一成不变的明亮,魅禄不带任何笑意的目光已经扫过那个人的脸,然后默默记住了他的样子.

"算了,这次就这样."说着,男人瞪了黑崎一眼,充满情欲和仇恨的眼神让年轻的诈欺师厌恶地皱起眉,不过也仅仅是一瞬,下一刻那好看的眉就因为男人的一句话而舒展成了淡漠又疲倦的弧度.

男人说,桂木那老头还没死,玩坏了老头子的玩具,老大那头就没法交代了.
句子的尾音淹没在男人们离去的纷乱脚步声中,黑崎的身体像是突然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顺着冷硬的栅栏缓缓下滑,最后整个人都软软跌在冰冷的地面.
腹部之前被不深不浅地扎了一刀,血还没完全止住,伤口很痛,但是黑崎不在乎.

从决定舍弃过去,怀抱着仇恨成为黑鹭那天开始,他就已经习惯了疼痛.
因为自己是这么选择的,所以必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就是这样而已.

"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温暖的嗓音如同向日葵淡淡的香气,染着日光的味道,黑崎这才想起刚才让那群败类走掉的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有些费力地仰起头去看对方的样子,视线触及英俊又不失妩媚的脸庞时诈欺师身体猛地一震,心说我靠怎么人一走起背运来坏事就挤在同一时间找上门.

"喂,你.."
"滚开."
"哈?"魅禄以为自己听力出了问题,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虚弱得几乎不禁一握的人.
"滚开不要碰我!"

这回魅禄毫不迟疑就决定当黑崎的话是耳边风,自顾自地再凑近一点在黑崎身边蹲下,然后在黑崎还想挣扎前伸手死死按住他的肩.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所处的高度基本持平,魅禄轻易就看清了黑崎的眼睛.
水雾氤氲的黑亮双眸里盛着戒备与敌意狠狠瞪着自己,姿态摆明是拒绝接受任何帮助.但在自己掌控中微微颤抖的身体和无声地阐明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帮助.

"拜托,不要让我人生履历写上见死不救这种耻辱的东西好不好嘛."盯着黑崎精致苍白的脸庞,魅禄半眯起魅惑的桃花眼笑得人畜无害:"去医院?"
"我讨厌医院."强加在双肩上的力量不容小觑,黑崎自认为没那么良好的身体状况去摆脱对方的钳制,干脆就放弃抵抗,揪紧眉头把脸转向另外一边不去看面前的家伙:"还有,不用你假好心,警官大人."
"诶诶诶诶我今天明明没穿警服也没戴警徽的啊,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难道我长得很像?说嘛说嘛."

一连串超没营养的碎碎念在耳边炸开,轰的诈欺师差点就想吼你丫的死条子快点给我闭嘴滚蛋,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勉强用力微微蜷起身子以抑制腹部撕裂一样的疼痛,黑崎闭上眼睛打算沉默是金,细嫩的唇瓣在无意识间被他咬出一道血痕.
短暂的寂静后,压着自己双肩的力道被撤去,随后是人急促奔离的脚步声.

走了?
睁开眼,视线可及之处果然空无一人.
黑崎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下一秒却更用力地咬紧了自己的唇,直到舌尖尝到血的腥味才稍稍松口.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自己说,同情和关怀什么的这种东西已经不需要了.
既然决定为复仇而活,那么你的世界里就只需要复仇和诈欺,也只能有复仇和诈欺,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这些,你早就知道的,不是么?

动物细微的呜咽于近在咫尺处响起,身体右侧被什么重物压住,突然就暖了起来.
黑崎吃力地扭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水汪汪的无辜的眼睛.
虽然很想探究一下为什么大晚上的这里还会有一只牧羊犬蹭上来让自己取暖,可惜体力不允许他再做多余的思考.
温软的舌舔上脸颊,有一点点痒,但是很温暖.
果然比起人类还是动物比较可信.迷迷糊糊地想着,正打算就这么睡过去,又被刺耳的引擎声闹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男山你真是好孩子~."海豚音扬起,吵得很,但是这个声音黑崎认识.
"想想还是决定要把我逮捕归案么,警官."抬头仰视乘在机车上的魅禄,黑崎的表情一瞬间恢复冷漠.
"嘛,也可以这么理解哦."潇洒地跳下车,魅禄往掌心呵一口气,心说幸亏那群家伙在附近集会不然还真不知道去哪里弄辆车连人带狗的拖回去.

那群家伙指的并非有闲俱乐部的人,而是魅禄从高中时期起结交的三教九流的各种人,虽然身为警察的儿子,不过松竹梅魅禄在黑道的各阶层人士中很受欢迎几乎达到一呼百应的程度也是不争的事实.
顺带一提,他手上庞大且效率高得令人咋舌的情报网也是这么建立起来的.

"你有逮捕令吗,随便抓人的话是会被起诉的."眼皮也不抬,黑崎凉凉地嘲讽.
"耶,还很清醒喔,那能站起来吗?"

本来魅禄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口气太趋向于打趣,所以整句话听起来好像是冷眼旁观者正在羞辱人一般.
年轻的诈欺师眼里瞬间结了一层薄冰.颤抖的手抠住铁丝网的网洞,黑崎用尽全身力气攀着冰冷的铁丝网爬了起来,动作幅度过大又拉扯到了伤口,从伤处扩散开的痛疼得他大汗淋漓,原本捂着伤口的手却松开,转而搭上铁丝网,这才勉强撑住了身体,不至于再跌坐到地.

"不要这样,伤口会裂开啊."黑崎突然发狠的样子让魅禄有点慌神,匆匆上前就想扶住他.
"..滚.."已经痛得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完整,黑崎的手依然死死抓着铁丝网,因为太过用力,冰冷的铁丝在修长的指间勒出淤痕:"我,不要..你..帮.."

隐隐泛红的眼眶,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凌厉如同刀子的眼神,这一切组合在一起,美得撩人,也美得无比残酷.
魅禄终于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的口吻有多不妥,也终于知道面前的人是有多脆弱.
脆弱得,不肯让人羞辱半分.

"对不起."

轻轻的叹息,和一个无比紧窒的拥抱.
真的这么搂着,才发现他的身体是如此瘦削.

"对不起,对不起.."

仿佛梦呓一样,不断重复着的低语,魅禄修长有力的指插入黑崎顺滑的黑发之间,极尽柔情的抚摸,像是安抚着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帮你,只是这样而已."

魅惑的嗓音在耳边不间断地传达着诱人的温柔,不曾料到过,对方的体温,热度竟是这么灼人.
视线越发模糊,体力和意志都已经撑到极限.

死条子,总有一天骗得你倾家荡产.
拼凑起最后一点意识,黑崎咬牙在心里发誓,然后他的身体软软地垮下来,脱力一样地倚靠在魅禄身上,失却所有挣扎和反抗的力气.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04 | HOME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2)>>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