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04

前言:我认输可以么这CP太BH了我不行了呜呜,崩了啊!




chapter 04

"呐呐黑崎,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躺在那里看天空啊?"

染着茶色头发的俊秀少年笑嘻嘻地翻过篮球场边缘的栅栏,学着黑发少年的样子躺下来.
举手张开五指,透过指缝看出去,天空被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但依旧蓝得明澈蓝得宽广.
听着少年干净磁性的嗓音带点雀跃感叹"喔原来躺在这里看天空是这样的感觉."清秀如瓷娃娃的男孩半和合起黑亮的水瞳,略略笑弯了嘴角.

风铃声叮咚,清脆婉转地敲碎了那片蓝天.

卧房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早晨出门前还温柔的微笑着对自己说"路上小心"的母亲,在几个小时间变成了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一向最爱美的姐姐,漂亮的衣服上大片的血污红得触目惊心.少年惊恐地退出屋子,拼命去寻找平日在心中高大可靠的一家之主.然而摇摇晃晃走向他的男人手上却握着一把沾满家人鲜血的刀,血珠顺着刀尖一滴滴掉落,在光滑的地板上划出一道凄绝的痕迹.

少年看着男人惨白着脸瞪着一双无焦距的眼睛向自己逼近,如同地狱出来索命的恶鬼一般.他茫然无措地想要逃跑,双腿却软得使不上半点劲.眼看舔舐过母亲和姐姐的鲜血的利刃就要戳进自己的身体,少年嘶哑得像快要裂开的声线拼劲全力呼唤出了那两个音节.

父亲!

从噩梦中惊醒,俨然是满头冷汗.
黑崎本能地坐起身,才刚刚支起身子,腹部的刺痛便如同电流般沿着脊椎滑过直接冲击大脑,下意识地咬住唇,仍然没来得及锁住负痛的呻吟.

"还是觉得很难受?"

慵懒但不带半点粘黏的性感嗓音从耳畔溜过,黑崎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这片黑暗中除了自己还有别人.
正想把头转向发声方向,对方已经很主动地凑到了他跟前.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黑崎很顺利地就看清了对方的样子.那张脸不能说完全陌生,但是说和之前的感觉一样也不准确.
深邃又清浅的咖啡色双眸,眼下小小的泪痔在不怎么充足的光线里如同暗夜的妖精一样蛊惑人心,笑起来的样子却带着一点傻气,纯真和诱惑在英俊又不失妩媚的脸上结合得近乎完美,最终形成了别样的风流姿态.

明明之前就只是十足欠揍的样子,这会倒是变成无害的好人了,撇撇嘴黑崎想要说话,意外的发现嗓子干渴得紧,所以最后也只吐出一个字:"你?"
"嗯,是我."魅禄一边说一边抚上黑崎的额:"啊啊你在发烧喔...怎么办?"

你问我我也不会知道怎么办的好不好.翻个白眼黑崎推开了魅禄的手:"担心罪犯的身体状况不在警官的职责范围内吧."
"这里是我家,所以职责范围在哪里我说了算哦."开玩笑,以为一句话就可以把人打发掉,当他松竹梅魅禄这些年白混的?
"家?"无意识的重复一次,黑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一下子就拔高了说话音量:"为什么我会在你家?"
"你自己说不要去医院的,难道要把你丢在那里不管?"拧亮床头灯,魅禄回头送给黑崎一个大大的笑脸.
"...."

抱紧了被子,黑崎稍仰起头盯着魅禄.因为这个细微的小动作,漂亮而冷漠的脸被灯光柔柔地覆上一层朦胧的橘色,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看起来隐隐呈现半透明的剔透质感,仿佛在透明泉水中静静沉睡的晶莹水晶,美得纯粹而清新.
有时候,极致的纯洁就是极端的诱惑.
如果不是望着自己的黑色瞳仁里明明白白地写满不信任,魅禄觉得自己很可能真的溺死在这微妙的氛围中.

"耶..居然用这样的眼神瞪我."大大咧咧地横坐到床边,年轻的警视正顽皮地对诈欺师吐舌头:"我看起来那么不值得信任啊?"
"我不相信任何人."冷冷的呛声,抓着被子的冰凉手指不自觉地使力,黑崎用没有温度的眼神扫过魅禄嘴角温暖的弧度,原本软糯的嗓音染上一抹金属的冷硬:"所以,警官先生你想怎么样就直接说,没有必要耍着我玩."

从黑崎的黑瞳里明明灭灭的冷光中魅禄轻易地读出经过隐忍和挣扎后的拒绝.他想也许这就是黑鹭冰冷而脆弱的骄傲--看着令人望而却步,但想要摧毁它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这个男人,明明全身上下由里到外都是被坚硬的孤独和淡漠的忧郁所包裹的深黑,偏偏心却柔软得如同洁白的棉絮.
换句话说,就是个美丽而神秘,矛盾但强大的,存在.
很不巧,这几点正好符合松竹梅魅禄喜欢的事物的标准.

擅于组装各种器械的修长手指在床沿有节奏地敲打,魅禄不自觉地轻轻啧了一声.
黑崎揪紧眉头看着面前貌似已经神游到天外的家伙,也懒得再去揣测他脑子里想的啥玩意,干脆就掀被子下床打算走人,赤裸的足触到光滑的地板那一刻稍微瑟缩了一下.

很凉.

下一秒,黑崎被人拽住了手腕,这一拽导致身体重心一个不稳,直接又跌回床上.
好吧只是跌回床上也没什么,问题就是跌回去也罢了还有个家伙死死黏上来,黏上来就算了还把人压倒在床上算哪门子的事?!
瞪大了眼睛,目光像是要把近在咫尺的笑脸戳穿,此刻的黑鹭只想飙脏话.

"混蛋你放开!"
"你不可以乱跑!"
"妈的耍人也要有个限度,要带警局就带警局少搞些有的没的!"
"你什么时候听到过我说过要把你带警局了?!"

黑崎想了想,他的确没有听到面前人嘴里明确吐出过这样的句子,但是对他来说那并不能代表什么.
想要甩开身上的人,确实注意到对方的表情时黑崎的动作僵了一下.
前一刻还上扬的嘴角绷成了不悦的弧度,连眼角下那颗泪痔都因为主人的情绪而有点黯淡,可明媚的深褐色瞳中分明盛满柔软而热烈的气息,那么灼人.

就像,黑夜中的光芒.

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吸气,黑崎想今天真是走背运走到家,遇上一群白痴和一个疯子加变态.

"你不是警察吗."

诈欺师小声地嘟嚷听在魅禄耳里这不像是疑问,倒更像是孩子气的撒娇.
突然就起了恶作剧心理,故意低下头去在黑崎耳边吹了一口气,成功引得身下人一阵战栗.

"你..你干嘛!"
"要你回答欠我的问题啊,呐..到底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
"不说就吻你喔."

精致的脸瞬息染上一层羞愤的淡红,水光润泽的漆黑瞳孔里浮现的情绪混杂着不甘与愠怒.形状美好的柔软双唇再度被洁白的齿咬出零星的红,分明是兀自逞强的姿态,却蔓延着令人心疼不已的委屈.
突然有种心悸的负罪感,魅禄甚是郁闷地放开黑崎,就着一条腿半曲跪在床沿一条腿撑在地上的的姿势捞过被子把还在轻轻颤抖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过会儿看着诈欺师的表情较之前平静不少,这才抓抓自己蓬松的褐发,讪讪地道:"呐..其实我.."

"那天抓小智的时候你也在."靠着床头,黑崎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原来你注意到我了?"怔忡过后莫名觉得有些雀跃,某人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暗中翻白眼,黑崎心想你不废话么,那时所有警察都在闹哄哄地抓人就你骑着那么拉风的重型机车在旁边闲闲没事做看戏,想不注意你都难.

"那,你都注意到我了,有没有想知道我的名字啊?"典型的得寸进尺.
"我干嘛要知道警察的名字!"狠狠啐一句,黑崎不耐烦地别过脸.
"为了方便以后不被抓到嘛~~"一脸春暖花开的表情,有闲俱乐部前副会长厚着脸皮伸手扳过黑崎的肩膀:"魅禄,松竹梅魅禄.要好好记住哦.クロサキi.."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H C属性]嗷嗷Tego你那笑颜啊 | HOME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3>>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