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禄x黑崎]大切な物 chapter 05

前言:所以我都说这CP太BH了...



结果,黑崎到底有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魅禄完全不得而知.
他只晓得次日早上他拧开房间门时屋子里空无一人,昨天晚上还别扭着睡在这里的黑崎已经不知去向.

消失得很干净,像他从来没出现过在这里一样.
然而,魅禄清楚,有什么事情也许是已经改变了的.
那天的短暂休息时间之后就和以往一样,回到警署各种刑事案件就接踵而至,这些轰隆隆压在肩上的任务让魅禄根本无暇顾及其它,只能最大限度地把精力投入案件中.

偶尔有闲暇下来的夜晚,也不过是带着男山出门散散步,或者浏览一些刑事案件,不经意间也可能看到有关诈欺的卷宗.
只有在这个时候,魅禄才会好好地想起黑崎,想起那天晚上倔强而苍白的脸庞,想起那天他窝在自己床上熟睡的样子,长长的睫毛煽动的幅度就如同叶尖的摇摇欲坠的水滴,美好的唇不自觉地抿起,孩子气的睡颜总让人有种他是落入凡间的天使的错觉.

不过也仅仅是错觉而已.
就像魅禄并不觉得自己喜欢上了黑崎一样.
他有充分的理由说明这一点,比如他对黑崎的不辞而别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比如他的生活还是一如往常,没因为黑崎曾经介入过这个小插曲而变得不一样.比如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去找黑崎去关注黑崎,即使以他的情报网这点是轻而易举,还比如说他甚至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忘记掉这个倔强的诈欺师,虽然其实每次在看到诈欺两个字时脑海里浮现出的都会是黑崎精致冷淡的面容.不过那也没什么,一生里总会有存在于潜意识里能让你不经意想起来的人.

所以,错觉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倘若那天有闲俱乐部众没有选择聚会,魅禄也没有因为聚会而绕道从那条路经过的话,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到这一点.

"啊..糟糕了,居然会堵车."帅气的骑手摘下摩托车帽,轻轻捶一下机车,看着面前聚集的人潮,有点小郁闷地叹气.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约定时刻,现在再换一条路跑去聚会地点会更迟.
稍微思考一下,魅禄还是决定打个电话过去说明自己会晚到的情况,然后等这些人散了再从这里赶过去.
接电话的是清四郎,解释缘由后随便互损几句魅禄便打算收线了.

"等等,你说你在哪里来着?"
"就某某高级公寓附近那里嘛."
"哦,你遇上大事件了."电话那头清四郎的声音带点打趣:"就在你现在在的位置,好像出动了大批警力到那里就为了逮捕一个犯人."
"唔."

挂了电话年轻的警视正好奇心一下子又被勾了起来,即使这事情和他无关,还是忍不住要去看一下热闹.
出动这么大批的警察只为了逮捕一个人,是个人都想见识一下谁这么大能耐不是.
结果魅禄后悔了,很后悔很后悔.

他被熟悉的警戒线拦在外围,和所有围观的群众一样,目睹那个黑色的身影在一群警察的包围中跌跌撞撞地寻找出路.
那样奋力而绝望的.
没有了冰冷的表情,没有了淡定从容的风采,没有了剔透的孤独气质,只有痛苦得要迸裂开来的仇恨.

"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结束啊!"

即使是在雨声和人声双重喧嚣中,魅禄还是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声音重重地撞在了他心底.
心里狠狠一热,接着又迅速冰冷下来.
被人流簇拥着,魅禄甚至没有办法挤到最前面去,他只能隔着无数个人远远地看他,看他犹如受伤的小兽恶狠狠地冲开包围圈,看他被一拥而上的警察们按住肩膀扭住修长的手臂,看他用尽所有力气举起手用力抓向天空.

"御木本!"

像是要泣血一样的嘶喊,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融合在这三个字里,凄凉得连天空都快要不堪重负,阴沉沉地像是随时都到坠落.
最后,纤细的手腕被毫不留情地铐上冰凉的金属,狠狠拽下.

魅禄的目光挪不开了.
他死死盯着在警察们的控制下被从现场带离的人,双瞳里跳动着化不开的痛楚.
也许是因为太专注于"看."魅禄并没有发觉,自己正在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冰冷而孤独的名字从炙热而性感的唇瓣中吐出来,甜蜜而哀伤.

黑崎....

"魅禄~~魅禄!"
"啊?"头被"啪"地打了一下,魅禄回神,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剑菱悠理放大版的脸.

有点困惑地揉揉被敲疼的地方,魅禄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似乎还停留在一小时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抓捕里没及时回来.

"很不对劲哦~魅,禄,君."甜甜的娇笑来自黄樱可怜.一心想要嫁入豪门的大小姐纤纤玉手轻托香腮,幽幽地对英俊潇洒的警视正抛个暧昧的眼神:"心不在焉的想什么?"
"唉,一看就知道是被甩了的表情."美童颇为自得地撩撩自己那头耀眼的金发:"老实交代吧,魅禄君,又是哪个美丽的小姐把你迷住了?"
"才没有啦,这些家伙.."从桌上抓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扔进嘴里,魅禄鼓着腮帮含混不清地反驳,同时把视线转向一直在屋子一角没出声的两人:"清四郎,野梨子..你们看他们.."

茶道世家出身的白鹿野梨子微微抬起眼,回以一个娴静的浅浅微笑后又继续低头去研究面前棋盘上错落有致的黑白棋子,知性又严谨得一丝不苟的医院院长大人事不关己状地耸肩,一副"你就认栽拉倒"的放任状.

求助不成,警视正只得很哀怨地打起精神去应付这几个以看自己的笑话为乐的损友.
不过不管怎么说,魅禄还是很感谢这些有闲俱乐部的同伴的,至少跟他们在一起时他可以不用去思考令他烦心的事情.
这就是"友情"的羁绊,并不见得有多伟大,却是除家之外唯一可以让人毫无顾忌做回自己的避风港.

聚会结束的时候也差不多十二点,把喝得半醉的剑菱悠理送回家后魅禄谢绝了悠理父母的盛情挽留打道回府.
深夜的街头被如水的墨色笼罩,沉淀着冰凉的寂静.魅禄几乎把机车的油门拧到最大,引擎的轰响在夜色中听起来震耳欲聋.街道两旁的建筑在他眼里都被拉成了模糊的影子.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能忽略掉第一分局的标志.

鬼使神差地熄了火把机车停到路边,魅禄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拨了一个号码后便将手机举到耳边,等待接通的提示音一声一声,缓慢又切实地敲击着他的耳膜.

"啊怎么会是魅禄君!大半夜的有事吗!?"

电话一接通,毫不意外地听到那头激动得有些发抖的声音,魅禄撇撇嘴,理所当然地承受下这种从高中开始就没间断过的偶像级别待遇.

"我想打听一件事."
"只要是魅禄君想知道的我一定打听出来!"
"啊,也没什么啦..是说你们分局今天逮捕了黑鹭.."

不过五分钟,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一清二楚.
黑崎的被捕,只不过是一场由诈欺界龙头桂木敏夫为了能让御木本逃脱警方追捕而策划的闹剧.当得知神志名说服一个曾经被黑崎诈欺过的白鹭起诉黑崎时桂木并没有任何动作,就由着神志名打着这个旗号逮捕了黑崎,从而为御木本换来脱身的机会.而在御木本安全逃离后,桂木又略施手段,让那个白鹭放弃了起诉.

"总之,本来就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人抓进来的,现在起诉一撤,完全没有了拘留理由,明天早上就得把他放出去..啊啊,真是白忙了."
"..ぇぇ.."眨眨眼魅禄突然想起曾听道上朋友说过的关于桂木敏夫的传闻,深不可测的诈欺界黑幕核心,像是能让所有事情都顺着他安排的方向前进的一个老人.没有诈欺师可以违逆他也没有诈欺师敢违逆他,因为所有诈欺师都是他手里微不足道的棋子.

而黑鹭,想必也只是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的玩物而已.

"魅禄君?"
"...没什么,今天谢谢了."
"能帮到魅禄君是我的荣幸."
"那就这样,再联络."

收线,魅禄扭头看着街对面那熟悉的警署标志,莫名地觉得它在黑暗中亮得有些刺眼.
好像容忍不下一丝一毫的阴影那般.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06 | HOME | [H C属性]嗷嗷Tego你那笑颜啊>>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