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06

前言:所以我说我会狗血的嘛,言情剧什么的,不会写啊[哭跑]呜呜小黑鸟对不起我把你写崩了你抽我吧.
chapter 06

淡金色的阳光静静拨开厚重的云层,穿透城市上空轻纱一样的薄雾,在高耸的楼宇间投下缕缕金色丝线.
皮鞋敲击水泥路面的声音,在还未完全苏醒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清脆.

原本昏昏欲睡的神经,因为这清晰的声音瞬息变得清醒.
魅禄从机车后探出头,如他期待的那般,眼帘中的确映出了熟悉的人儿.晨光里那张脸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漂亮冷漠.不过水亮双眸下略肿的眼袋多少给那精雕细琢的面容添了一些憔悴,黑得如墨的发丝有些凌乱地垂在光洁的颈子上,使得男人原本锐利的气质不经意间被渗入几丝疲软的气息.

揉揉因为坐了太久而发麻的腿,魅禄站起身,在男人从机车另一侧越过时叫住了他.
这是魅禄第一次喊出那个名字,却自然而然得像是演练过无数遍.

"黑崎~"

冷硬的脚步顿了一下,对方没什么表情地站定在原地.
两个人视线相接的一刻,魅禄在黑崎的双眸中看到了沉沉的暗色,像是蛛网一样蔓延开,将幽深而明亮的瞳仁切割得支离破碎.

"NE~有段时间没见了吧,你还好?"
"....."眉心蹙起一个几乎令人无法察觉的微小弧度,黑崎双手插进衣袋里,从柔软唇瓣间呼出的淡淡白雾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勾出浅浅倦意.

实际上,一个夜晚的牢狱生活对黑崎来讲根本就是不足挂齿的小事,转身就会忘记了.
真正折磨他的,是神志名的那句话,他说要让你结束其实也不难,你自己也清楚得很吧,黑鹭?
换做平日,神志名说什么黑崎理都懒得理,可是昨夜听到那句话时,黑崎的确有一瞬间的动摇.虽然千百个不愿意去接受,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该死的死缠烂打的家伙说对了!

自打推开那扇沉重的玻璃门走进黑幕的那一天,他的生命他的信仰他的全部就只剩下四个字.

复仇,诈欺.

那是黑崎活在世界上唯一仅有的筹码.
只不过这是个并不对等的筹码,他交出的是他的全部人生,而掌控着黑幕的老人,仅仅只是把他作为玩具.
既然是玩具,随时都有玩腻的可能.当一个玩具被玩腻,等待它的就只有被丢弃这一个命运.

黑崎没有办法忘记,当听到到桂木那句半真半假的"或者你别再来这里了."的时候自己的感受,虽然表面上是若无其事,可是全身的血液都在那一刻"唰"地冷了下来,整个人好像直接从悬崖边缘直接坠落到冰冷刺骨的黑色海底.

比死亡还令人害怕的,刻骨铭心的恐惧..
如果哪天桂木真的像放弃那些他吩咐自己去吞掉的白鹭那样也放弃自己,到那个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黑崎不愿意去多想,也不敢去多想.
诈欺界之所以能有黑鹭的存在,真正仰仗的并非是法律的漏洞,而是诈欺界黑幕的默许.是诈欺界的黑幕给予了黑鹭狭小的生存空间,倘若诈欺界的黑幕不再需要黑鹭,那么一切就真的结束了--这一点,神志名那个变态一定是知道这点的.

啧,所以说最讨厌纠缠不休的死条子.
不过,被条子一句话搞成这幅德行,你也真够狼狈的,黑崎.
冷静地在心里把自己骂一顿,嘴角才要勾起自嘲的弧度,有什么很烫的东西已经在那个弧度浮现的前一秒覆上了自己的唇瓣.

Kiss
温柔得似乎要让人溺死在里面的吻.
呼吸停滞五秒,在灵巧的舌企图撬开紧咬的牙关时黑崎狠狠推开了魅禄,紧接着一拳就招呼了过去.

"死变态你想怎样!'
"哇啊啊,黑崎你不要下手那么重嘛,打到会痛的啦!"

顾不上再回味那一刹那温润甜美的触感,魅禄匆匆一矮身躲过诈欺师几乎用尽全力的一拳.
他承认自己看到黑崎失神的脸时是心疼得要命,当然换谁看到美人怅然若失的表情都会心疼的这很正常,不正常的只是吻上去了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吻上去....咳,好吧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狗血,这个事实必须承认.

一把抓住黑崎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魅禄睁大眼睛用他家男山的眼神无辜地看着那张因为愤怒几乎要拧成一团的小脸,表情特真诚地道:黑崎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完全的反应不能,黑崎瞪着面前警视正那张无赖到极点的俊脸心想,我靠精神病院执勤的医生怠工吗怎么放了个疯子出来.

"不要这么冷淡啊~你好歹给个回答嘛."
"......"
"呐,呐..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话语尾音几乎是带心的上扬,近似撒娇又满足得不行的口吻,像是孩子终于寻到自己的渴望已久的宝藏那样的欣喜.
这一刻,黑崎终于对方在快要甜死人的语气里回神.
也幸亏黑鹭的生活锻炼出了他炉火纯青的临场思考能力,回神以后诈欺师迅速让自己发热的思绪沉淀下来,整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便得出了一个确定无误的结论.

被告白了.
还是被一个警视正告白了

黑崎突然很想笑,是啊,他当然有理由笑,一个警视正对着一个罪犯说爱,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么.
可是他笑不出来.

眼前男人张扬的笑容,好像太阳的光芒般璀璨而温暖,那对褐色的瞳仁就这样,带着纯粹的温柔望着自己.
有些战栗的,黑崎缓缓让自己的视线对上魅禄的眼睛.

然后他开始发抖.

倒映在干净得近乎透明的褐色里的,分明就是一个影子.
一个被深黑浸透,半点光芒都无法穿透的,影子.
太阳和黑影即使相互依存,它们之间也存在着明确的界限,和平行线一样,成双但永远不会有相交的一日.

呐,所以说不要想太多了啊,这个世界上连切实存在的人都不值得你去相信,更何况是爱这个虚无的东西.
甜言蜜语谁不会说,你自己不也可以说出一大堆漂亮话,然后去欺骗别人吗.
不需要相信任何人,不需要期待任何事情,黑崎你只要带着仇恨一个人活下去就好.
是,能够带着仇恨活下去就好了,其它的,没必要去拥有.
真的..没必要.

被男人握紧的手很热很热,黑崎却突然觉得冷了起来,身体里流淌的似乎已经不是血液,而是没有温度的冰水.
后退一步,他挥开了魅禄的手,那一下似乎能耗尽他所有的力气

"你玩够了没有?"
"诶?我没有..我是说真的."
"松竹梅魅禄先生,上次的事情是我欠你的人情,我会还给你的,但是请你不要这样,耍我不会比较好玩的."
"黑崎我都说我是真心的啦."

难得黑崎没有叫自己死条子死变态而是好好地喊了一次松竹梅魅禄,出口的话语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冻得魅禄有点不知所措.
迎着魅禄单纯而疑惑的神情,黑崎苦苦笑了.

人最不能欺骗的就是自己,即使是以诈欺为职业的诈欺师也一样.
理智上,黑崎可以很冷静地告诉自己一千遍一万遍自己只要一个人生活在黑暗中就好,但情感上黑崎还是没有办法否认,有的时候,他也会想要一点点温暖.

不过也仅仅就只是想而已.
和太过耀眼的光芒在一起,黑暗会被燃烧殆尽的.

"你会一直做警察是吧"
"哎..也许吧,不过..那又怎样了这和我喜欢你没有关系的嘛"
"笨蛋.."

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黑崎深深吸一口气,那么使劲,使劲得他胸口都有些发痛.

"我,到死都会是一个诈欺师."

决绝的话语,不留余地的转身,曾经无限接近的距离迅速地被拉远.
魅禄愣愣地看着黑崎的背影在自己视野里渐渐缩小,被气流掀起的黑色风衣下摆飘飘荡荡,像是哀伤的黑色羽翼.
记忆再次和那个盈满金色阳光的午后重叠.

那个时候,黑崎也是这样,带着一身的悲伤,却又倔强地高昂起头骄傲地离开.
胸口处一点刺痛感升腾起来,酥酥麻麻.

啧该死的,又搞砸了.

沮丧地揉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魅禄乏力地靠在爱车上,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把天空容纳进视线中.
为什么今天的天空看起来还是那种令人不舒服的颜色.

好像随时都要哭泣一样.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7 | HOME | [原创][魅禄x黑崎]大切な物 chapter 05>>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