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7

前言:我糟糕了我真的很糟糕....




"魅禄,你知不知道,真正去爱一个人是很辛苦的."

曾经有妖艳的女人勾着自己的脖颈坐在自己大腿上表情迷离地这么说,而且还不止一个.
回想起大学时代那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糜烂生活,唯一能称得上留下深刻印象的也就这一句话.看着车窗外一晃而过的繁华街景魅禄松了松领带特纠结地想为什么现实要到现在才教会自己这句话的含义,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么?

一个月前他对着孤傲的诈欺师说爱他,一个月后的现在他正在去往相亲的路上,对方是财阀大小姐,剑桥大学刚毕业.
也不是说去了一趟就非得定终生不可,只是这种场合能更加清楚地让人认识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即使是魅禄这种相当执着于要把现实掰成理想的笨蛋,就算已经打定主意耍赖到底,那些奢华的场景,半真半假的客套以及那些听起来就觉得厌恶又不得不接受的道理还是会让他感觉到背后凉凉的瘆得慌.

也许自己还是没有想的那么坚定,毕竟已不再是那个可以肆意綳XX?quot;化不可能为可能,才是有闲俱乐部"的豪言壮语的高中生了.
地位高人一等,能力高人一等又怎么样,不照样是要在这个繁乱复杂的社会里循规蹈矩的生存下去么.既然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就不可能做到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任由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很有道理是吧?
没错,其实松竹梅魅禄也是可以思考这些很严肃很深刻的问题的,不过他也就是在大脑里严肃的过一遍.
说到底,松竹梅魅禄是标准的行动派人物,至于他的行动到底受不受这些条框理论的约束,天晓得.

"吱----!"

突如其来的刹车声尖锐刺耳,原本行驶在魅禄前面的车没有预兆地停下.好在魅禄反应快也跟着煞住了车,否则非撞上去不可.

"臭小子你喝醉酒还敢不看信号灯就过马路,找死是吧!现在是红灯诶!还站在那里干嘛!快点让开啦!"

前头车主大声的咒骂分贝高得刺耳,魅禄有些好笑地想居然要求喝醉酒的人还要注意信号灯,这车主八成是国土交通省的吧.
目光不经意地扫到蹒跚着从车前往人行道上退回去的身影,褐色的瞳孔突然一紧.
横打方向盘让车靠路边停下,魅禄几乎是踹开车门跳下车,紧跑几步接近方才那个鲁莽的家伙.

"喂,黑崎!"

对方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迈着不稳的步子向前走.
受不了被这个人忽视,魅禄伸手去扳他的肩,想把他的身体转过来面对自己.本来也只是一时的冲动,没想到竟然很轻松地就如愿了.事情过于顺利让魅禄吓了一跳,而看清黑崎的脸时他心脏差一点骤停.

失焦的黑色眼瞳里木然地望着自己的方向,失却血色的双唇嗫嚅着,似乎是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黑崎,你..!?"

急急地捧起那张脸想要看个究竟,掌心却接触到一片冰凉的湿润.细细看去,才发现一道咸涩的晶莹正从空洞的墨黑中缓缓涌出.
一股令人不舒服的味道突兀地钻进鼻腔,职业本能使然,魅禄立刻判断出那是血的味道.
皱皱眉,用力把人往怀里一揣.

"上车."

诈欺师意外地没有半点反抗,任凭魅禄把自己丢进车里.
银白色的跑车利落地甩尾,在街道上划出一道流畅的弧度,魅禄把车掉了方向后就头也不回地往家里直飙,还不忘打个电话给编故事给在相亲宴上等自己的千秋听.
收线后,魅禄从反光镜里瞄窝在车后座的人.

黑色的诈欺师异常安静地半躺,柔软的黑色发尾蜿蜒着搭在西服领子上,他一只手遮着眼睛,样子显得温顺又无助.
十足像个受尽了委屈又不知道怎么倾诉的孩子.

好几次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话到嘴边又还是不忍心问出口.
一路沉默,在转过一个转角时,后座突然传来虚弱的嗓音.

"停车....."

咂咂嘴,魅禄没什么异议地听从,直觉告诉他如果把这句话当成耳边风的话黑崎一定会直接从还在行驶的车上跳下去,他可不愿意看见黑崎身上多添几道伤痕.
车甫停稳,黑崎便摸索着拉开了车门,下车时因为重心不稳脚步踉跄了一下,没等他伸出手去找一个支撑点来维持平衡,便有人抢先一步从身后拥住了他.

有些灼人的暖意从两人身体接触的位置急剧地扩散,让习惯了置身于冰冷黑暗里的躯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挣扎着想要从那令人依恋但不属于自己的温暖中逃离,却发现身体仿佛要融化一般软软地使不出力气,唯一还没有妥协的仅仅剩下语言.

"放开我.."
"不要!"嘟起嘴巴魅禄手环得更紧:"你先告诉我你要干嘛~"
"回家."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跟这个精力充沛得莫名其妙的家伙打嘴仗,黑崎难得直截了当地回话.
"那让我送你~~"完全自说自话不讲任何道理的口吻.
"我才没有笨到要把住所告诉警察...你放开..该死的我说放开!"
"你这种样子叫人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嘛...."真的把他抱在怀里才发现,冷傲的黑鹭,原来连身体的温度都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是不是因为在寒冷中行走太久,所以才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光与热的存在.

又或许,是他知道,但依旧固执地拒绝让光与热存在于他的身边.
不管哪一样,都让人觉得心好疼好疼.

被禁锢在双臂间的修长身躯仍然不安份地想要甩开自己,魅禄低下头去,性感的唇带着炽热的吻,从黑崎高傲的脖颈处一路流连至精致的耳廓后,柔滑的肌肤在亲吻下呈现出纯洁又撩人的浅浅的樱色.

好热...
喉间的呼吸逐渐趋于沉重,黑崎死死咬着唇硬是不肯泄露一丝呻吟.

"黑崎....."低低的呢喃泛着白色绒羽般细腻的温柔,魅禄鼻尖轻轻蹭着诈欺师黑亮的发丝:"虽然你的背影也很好看,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你离开的样子了...."

有时候,让人彻底沦陷也许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最后黑崎几乎是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抵抗,任由魅禄把自己按在冰凉的车身上索吻,每一次进犯都是霸道而不容置疑的热烈,相触时却又是那么小心翼翼像对待真正的恋人那般.

直到魅禄的手扯开黑崎上衣的扣子,黑崎才拼命推开了他.

"不要过份了..你.."微微有些喘,说出来的语言已然没有半点威慑力.
"你简直就是在诱惑我..."意犹未尽地捧起诈欺师巴掌大的小脸,伸出舌头柔柔地舔过饱满而柔软的甜美唇瓣,魅禄笑得和街头调戏女子高中生的小混混无异:"呐就一次好不好就一次嘛~"
"....."瞪圆了还熏染着水雾的眸子,黑崎恶狠很地盯着眼前英俊下流的笑颜.

看够了对方生气时可爱到极点的神情,魅禄很天真地眨眨眼.

"我是说..让我送你回家啦,你看你这表情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你很希望我抱你?啊那好我不客气..."
"去死吧你这变态条子!"羞愤难当,诈欺师直接一脚踹开无良的警视正.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关键词作文?][魅黑][寒假活动]太陽のナミダ | HOME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06>>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