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10

前言:..我从来就没指望我写东西能十话完结...




警察是危险的职业,因为每一次任务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次任务.

这一点魅禄早就明白,但是他从来没有抱定必死的觉悟.对他来说一个好警察的标准并不是奋不顾身,而是怎样才能在完美完成任务的同时还能留着一条命回来.或许正是基于有这层考虑并切实将考虑落实到了实际这点,魅禄才能成为上级眼中的好下属与下级眼里的好上司.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圣人也有失算的时候,何况松竹梅魅禄从来都没法与"圣人"两个字沾边,只不过这一回他的失算着实吓坏了许多人.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某天警视总监收到情报说一黑社会集团和一贩毒集团的重要人物打算在某时间进行交易,而交易的地点被选在一家位于繁华地段的旅馆的总统套房.考虑到该酒楼位置特殊贸然出动大批警力可能打草惊蛇兼造成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必要的恐慌,警视总监开会研究后便吩咐他最器重的下属,也就是我们的松竹梅魅禄君带人暗中封锁该旅馆的关键楼层和出口并看准机会一举拿下,前提是他们必须便衣行动--也就意味着不能穿防弹衣.不过本来也没啥问题,毕竟是在半个公共场合没人蠢到会随时把家伙亮出来晃,此等状况下只要你没在抓人的那一刻之外的时间暴露自己的身份,吃子弹的可能性基本不大.

然而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交易双方中还有一个既是黑道组织成员也是经济诈欺师的小喽罗,更没料到的是这个喽罗好死不死就是两个月前因为肇事其实是谋杀未遂被抓进警局又被魅禄狠揍一顿的家伙.被保释之后一直怀恨在心,当假扮成服务生的魅禄出现在现场那一刻他便认出了人.然而经济诈欺师很狡猾地没有声张,只是借故离开了房间,然后进入洗手间利用变装骗过了前来盯他梢的警员后又不引人注目地回到了现场藏身,在警员们认为时机成熟冲上去抓罪犯时他就在暗处趁乱对魅禄开了一枪.

实际上如果判断再有预见性一点的话,魅禄是不用吃子弹的.因为诈欺师那枪并没打中他反而是误伤了一名小警员的手臂.混乱中魅禄当机立断抬手就瞄准诈欺师的枪扣了扳机-都讲松竹梅魅禄枪法奇准,这个说法从来不是说着玩玩而已.打掉对方的枪以后看看交易主要人物也已经被制服.回头一想这么个家伙留着也是后患干脆就吩咐下属们上前把他以袭警的罪名一起逮了.谁料到这小子身上还不止一把枪,看他很神速地摸出另一把枪并以很专业的架势摆好射击姿态时魅禄一边暗骂你丫是不是正牌诈欺师啊你背那么多家伙,一边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用力拽开了一名很可能成为靶子的警员.

并非是出于什么责任感,不过是一向都不喜欢看见有人在眼前受伤罢了.

接着,那颗出膛的子弹便在魅禄刚做完这件事的下一秒,没有任何阻碍地从他的腹部穿了过去.
如同电影胶片滚动那样的极速,事情突然得让人来不及反应,甚至包括魅禄自己.

缓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腹部伤口处滚烫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往外涌,顷刻就被血色浸湿的衣衫粘黏地贴着肌肤,异常不舒服.
他听见很多很多的声音在叫自己,松竹梅长官松竹梅长官,惊慌得犹如世界末日来临.于是他努力想张开眼睛看清楚状况,可眼前却是一片令人晕眩的黑幕,那种厚重又透出浓浓死亡味道的色彩,怎么看怎么令人厌烦.

完全不是印象中孤独冰冷又惹人心疼的感觉.
逐渐模糊的意识里没有预兆地就闯入了一个影子.柔软的黑发沿着绝美冷傲的脸蛋弯出优雅圆润的微弧,最后若即若离地贴在纤长的脖颈上.水润的双瞳总是一汪干净纯粹的深黑,溢着寒冰一样森冷的仇恨与破碎的柔软流光,小巧的淡色唇瓣大多时候都抿得很紧,顽固地传递出不认输的执着与倔强.

即使是在抱他的时候,明明意识已经很迷离身体已经顺从地做出了反应,可他还是坚持着想要维持这个倔强的表情.
从里到外都不肯妥协半分的高傲.

伤口痛得撕心裂肺,魅禄却突然想笑了.

呐,都说人濒临死亡的时候,首先会想到的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不知道这话准不准确啦,听起来就很像是煽情煽到狗血的台词.
可是不管怎样都好,现在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黑崎.

迷糊中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扶着自己的人似乎是对着自己耳边在喊话,可是声音还是好小.
魅禄,魅禄!
明明都是自己姓名的组成部分,但是这两个字要比松竹梅亲切得多.
等下..为什么这个声音那么像清四郎的...啊真是够了这里很危险的诶你跑来干嘛!

才想把话说出口,一股腥甜就从喉间被咳了出去.
继视觉之后连语言功能也很没义气地打算跑路,耳边越发焦急的呼声此刻已然微弱得快要听不见,意识也比之前混沌得更加厉害.
渐渐地感觉不到什么痛了,全身被无尽的虚空感侵袭,身体的热度和力气都随着流失的血液一起慢慢消失.

魅禄觉得这回自己可能真的要死掉,而且可能会死得很快.
快得连让他多回忆一些关于那人的东西的时间都不会有,就这样在铺满死亡气息的深黑色里缓缓下沉,直到沉入一个离有那人的世界无限遥远的地方.

在那里,魅禄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长得人几乎要醒不过来的梦.

梦里有淅沥落下的雨和光线幽暗的古朴房间,靠近庭院那侧的长方形玻璃窗下摆着木制的桌,点燃的白色蜡烛和翻倒的杯子让光滑的桌面看起来显得凌乱,且还隐隐透出说不出的抑郁感.

隔着玻璃望出去,一个精致冷俏的人静静地站在积满雨水的古旧庭院里,黑色的发被雨水浇得湿透,晶莹的水珠顺着微翘的发尾断线珠子似地落,好像止不住的眼泪那般.黑色的瞳黑色的衣黑色的靴在雨幕里融成一片模糊的墨迹,只有缠在颈间的血色围巾在视觉中清晰得触目惊心,长方形窗框框住他修长的身形,阴阴冷冷如同一幅巨大的遗像.

幽境般诡谧,深海样悲伤.

魅禄依稀看见那人的唇微微动了动,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但是密闭的窗户无情地阻隔了声音.于是魅禄起身打算到庭院里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才发现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有,独没有门.正暗自心焦,回头却已找不到那人的影子,庭院里空空荡荡,只有还未停息的雨淅淅沥沥充斥了整个世界.

茫然若失,将脸轻贴在玻璃上,让目光顺着这个角度滑向那片遥远的天空,却讶异的发现,灰色雨云的缝隙中,悄然透出一道淡淡的微光...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11 | HOME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chapter 09>>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