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11

前言:..为什么我有想掀桌子的冲动..


乏力地睁开眼睛,视野里白雾茫茫.
有声音响起,忽远忽近的飘摇不定,魅禄努力想去捕捉声的波动,却怎样都辨不分明.

恍惚间人体的温度覆到额上,轻柔又带着细不可察的颤抖,浅浅的暖意让昏昏欲睡的神经有了转醒的迹象.
平静了一会,视野中的雾气渐渐散开,眼前的一切开始一点点地变得清晰.
魅禄软软地开口,有些艰难地吐出一个名字.

"...清四郎?"

听见了魅禄有气无力的声音,黑发医生直起身子,理性得一丝不苟的凝重表情总算出现一丝松动.

"魅禄醒了."

给话语尾音伴奏的是撞跌椅子的声音,砰一声震耳欲聋,接着呼啦啦一群人围了上来.

魅禄有些茫然地看着一向注重形象的美童很没形象地捂着眼嘴角抽搐,也不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平素没心没肺的悠理倒是哭得稀里哗啦的死命抹泪.随时都把颜面看得比生命更甚的可怜完全置她漂亮的大眼睛下的黑眼圈不顾,只一脸想骂人又骂不出来的纠结表情.天然娴静的野梨子也不见了茶道世家大小姐从容的风范,在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局促不已.

这些家伙,没事干围在这里疯个啥劲!
想起身,头却晕得厉害,但是要这样躺着也俨然是种折磨,虽说身下的床是挺软,但不知怎么回事全身骨头就是被这绵软咯得晃,四肢也酸酸软软的难受得要命.
皱眉,魅禄很自然地就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微低着头的菊正宗清四郎.

"野梨子,麻烦你倒一杯热水,美童,扶一下魅禄让他坐起来,总躺着对他不好."

富有经验的菊正宗医生很快就对魅禄的求助做出完美回应,被扶起身靠着床头,又灌了半杯热水,游离于状况外和状况内之间的魅禄总算是回了大半的魂.

"你们..."

后半句"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跟上同伴,就被剑菱悠理一句还带抽噎的"混蛋魅禄!",黄樱可怜咬牙切齿的"病危通知书都下来了"以及美童控诉般的"居然昏迷不醒一个多星期你实在太过份"给吓得缩了回去.大概明白了事情原由的有闲俱乐部副会长罕见地陷入理屈词穷的窘迫状,只得默默地缩成蘑菇再摆出一副无辜狗狗的表情任由有闲俱乐部部员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声讨.期间抽个空挡瞥一眼始终没有参与进来的清四郎,会长大人抱着肩倚着墙满脸"敢让我这么劳心费力你就给他们骂死也不为过"的看热闹款,丝毫没有阻止众人的意思.

似乎,很久都没有过这种大家全部来讨伐自己的状况出现过了.
虽然这些家伙叽叽喳喳有够吵,但确实这个场景挺令人怀念.从高中到现在,大家长大是长大了可依然还是有些东西留给了过去,聚在一起时该闹还是闹该玩还是玩,众人间的感情和默契好像都和那时一样没怎么变.或许说出去会让听到的人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时间和成长能带走的东西太多太多,怎么可能真的有一成不变的友情存在?

不过,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才是有闲俱乐部啊.

想到这里魅禄突然有点小得意,毕竟能有这么一群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会一如既往的包容你对你好的朋友,着实会让人觉得很有优越感.
最终,这场乱七八糟的声讨以魅禄再三保证绝对不会再弄出类似的状况以及出院以后请众人吃饭一周为结局告一个段落,算算看大家的口水也浪费得差不多,悠哉游哉养了半天神的清四郎正好借故把这些因为担心魅禄一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的家伙统统赶回家睡觉.

原本还热闹得快要翻天的房间,在大家纷纷告辞后,总算恢复了病房应有的安静.

"嘛..清四郎..."
"千秋伯母还不知道,你受伤的事情.伯父那边是瞒不住的,所以我只把病情给说轻了."一看魅禄吞吞吐吐的样子就清楚他在担忧啥,所以清四郎也就直截了当地把魅禄未问出口的问题的答案告诉了他.

话语毕,果不其然看见那人傻傻地笑开.
也只有这个时候,清四郎才会觉得这才像他高中时候认识的魅禄.太阳光芒一样明亮无瑕的少年,因为感动因为失恋都可以摆出一副随时要哭的可怜状,纯情得跟喜欢的女生说句话都会不好意思个半天,每日醉心于鼓捣那一大堆稀奇古怪又在特殊时刻意外有用的机械,大家遇到危险时想保护大家就一个人跑去逞英雄,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回来还强忍着眼泪咬着牙说,我不放弃,我绝对不放弃.

干净耀眼且随性得欠揍,但总之不会是像今天这样.依旧可以毫不设防地跟有闲俱乐部的部员们闹成一团,却把心交给了一个堕落到黑暗最底层的..
罪犯.

清四郎没有跟黑崎正式打过照面,但是他是熟悉黑崎的.在魅禄抱来档案死缠烂打地要求自己帮忙调查这个人的全部的时候,还有跟魅禄出去吃饭然后不巧撞上黑色诈欺师正在诈欺白鹭的时候.

他记得魅禄提到黑崎的眼神,好奇的,甜蜜的,还有一种幼稚但不容置疑的坚定.
……是看上了什么东西,又非要把那种东西弄到手不可的坚持……

"清四郎你看,那就是黑崎.真人比照片更可爱吧?"

那天在餐厅里魅禄突然笑得很暧昧地如是说,然后清四郎顺着他视线示意的方向望过去,闯入眼帘的是一个打扮成花花公子的纨绔子弟.
和档案照片上沉默的黑色人影完全不同的装束,但怎样都掩盖不了他身上冰冷的黑色气质,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与仇恨同生的压抑感,
清四郎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淡淡地催了一句:"你快点吃,我待会还有个手术,没空跟你在这里耗."

没有告诉魅禄,其实自己对于他嘴里那个"可爱"的人相当反感.
也许是因为他是罪犯,又也许是担心那个人会毁了魅禄.
不过清四郎到底没有去干涉他这个十几年的死党,他知道就算自己干涉,魅禄肯定也不会买账.
..因为,菊正宗清四郎所认识的松竹梅魅禄,从很久以前就是个没什么心机,只一昧对想要的东西执着的笨蛋.而他们谁都没有权利从魅禄手上夺走这些.

毕竟,是朋友啊.
哪怕看着觉得不可能,但只要他开心,随他去也可以.

何况,有闲俱乐部就是要把可能变为不可能的.

轻轻吐一口气,清四郎回过神来就看见魅禄盯着病房角落那一大堆礼物直发愣.
挑眉:"你同僚送的."

"..我知道啦,除了你们和那些家伙..也不会有别的人来看我嘛.."

实话,身为一个优秀的警视正,魅禄不知道抓了多少犯人,得罪的人当然也不是以个为单位就数得清楚的.

"其实.."顿了一下,接到魅禄很委屈的目光,清四郎才思忖着慢慢接了下去:"..别人..也不是没有."
"诶诶黑崎吗是不是黑崎!"脑子一激灵,魅禄脱口而出.

清四郎翻个白眼:"我不知道,有人来看你的时候我都在动手术."

"......"
"值班医生告诉我的,那个人半夜来说是探望你,被告知你还处在危险期不得探视,然后那个人就在重症监护室外呆到天亮,好像还哭了."看一眼某人张大嘴巴一脸惊愕的呆相,清四郎扬起下巴:"结果,第二天小护士们一个个都在讨论那个人有多帅有多漂亮穿黑色风衣多有型,能让那种人为自己哭一定幸福死了云云...听得我都烦死了."

"清..清四郎!让我出院!"好半天才回神,魅禄差点没跳起来去揪好友的领子.

很不屑地轻哼一声,菊正宗院长把手探到魅禄的伤处,只用一个手指轻轻一压...

"啊,痛痛痛..!好痛!清四郎你这家伙在干嘛!"
"过渡期,伤口有出现感染并且引发并发症的可能,留院观察休养两个月,敢偷跑你就等着被解决."

"清-四-郎-!"

华丽海豚音为背景的音效中,睿智的黑瞳里写满"你爱怎么飙高音怎么飙高音,反正我家医院隔音不差."的菊正宗院长一脸平静地带上病房门,潇洒地拂袖而去.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HC属性x2]靠啊啊大半夜的不要给我这么销魂! | HOME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10>>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