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Chapter 12

前言:我就是狗血了怎么着吧[摔笔]


俗话说,有的事情是惹上了就摆脱不了的,有的人是缠上来了踹都踹不走的.
而此刻,加诸在某个黑色诈欺师身上的状况,便非常有力地证明了这两个观点的正确性.

黑色风衣下摆荡出一个仓促不已的弧度,黑崎沿着街边的窄巷一路疾奔,黑色硬底皮靴靴在巷子里踏出紊乱而慌张的节律--如同主人此刻毫无规律的心跳.
黑崎真的觉得非常之郁闷,他不过是出门买个情报,竟然好死不死的就跟神志名撞个正着,撞个正着也就算了最过份的是自己明明还什么也没干,就被那个记旧账比记圆周率小数点后有几位数记得还精确的家伙带人追得满街跑.

啧他到底打算阴魂不散地死缠烂打多久啊!
身后的呐喊和纷乱逼近稍微脚步声犹如无数根细小的刺,扎得黑崎脊背一阵阵发凉,他不断催促自己快点再快点,脚下的步子却非常不合作地变得愈发沉重.
不管怎么说,黑崎也只是一个年轻的诈欺师,玩诈欺他可以把很多人包括警察在内都耍得团团转,但要论体力的话,很明显他根本就比不过这些经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官们.

勉强跑出巷子,双腿已经开始发颤.
踉跄着扶上巷口粗糙的墙壁,黑崎弯腰低低的喘息,额角沁的汗水顺着脸侧优美的线条滑窒小巧的下巴处,然后"哧溜"一下钻进微敞开的白色衬衣领口.
一街之隔便是热闹的商业区,只要过了马路将自己藏匿在茫茫人海中就可以轻松摆脱掉警察们的追捕.但是对于现在的黑崎来讲,要越过这一段看起来不怎么长的距离显然是个高难度工程.

没有预兆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后方投射到眼前的地面上.
事发突然,黑崎甚至还没来得及紧张,便感觉到有一只手勒住了自己的腰.

"放开...唔"
"好啦,没事..乖."颤动的唇瓣被轻轻捂住,温热的吐息和甜腻性感的嗓音一起滑过耳畔的刹那,漂亮的黑色瞳孔瞬间收紧.

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坐在风驰电掣般狂飙的机车上,双手还紧紧地搂着驾驶员的腰身.
说实话,这样的接触从某些方面来说总是令黑崎感觉异常不自在,如果是平常他肯定会松手然后走人.不过此刻位于速度如此夸张的陆地交通工具上,诈欺师就算心里一百个不舒服也没那个胆子这么干,于是只得咬紧唇低下头去死死闭上眼睛,让自己只能听见掠过耳边的尖锐风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畔呼啸的鸣响渐渐柔和下来,充盈在呼吸间的也不再是城市中喧嚣燥热的空气,而是染上一丝咸咸的,略带涩意的腥味.

"到了喔,可以下车了亲爱的~"

车前座的骑手有些轻浮地调笑着,话语尾音故意上扬了小半个八度.
默默地放手,摘掉安全帽后黑崎从机车后座上跨下.

举目望去,倒映在纯净的墨黑色双瞳里的是无限蔓溯开的迷人海蓝,那样的宽广而辽远,仿佛可以将所有的不快都消解在平稳起伏着的蓝色波涛中.连阳光都被这几乎可以淹没世界的湛蓝所吸引,情不自禁地探身亲吻着微凉的海水表层,由清浅天蓝自然过渡到静谧深蓝的海平面也因为阳光的眷顾而泛起点点晃眼的金色微光,飘摇不定犹如钻石切面折射出的璀璨迷离.白得纯洁的浪花悠然地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谣从深海中浮出,顽皮地扑到长长的海堤上.

一切的一切,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

回过头,机车的骑手献宝似地对着自己抛飞吻,柔软蓬松的褐色卷发让海风吹得有点凌乱,左一络右一缕地翘得极其不规律.妩媚的桃花眼半眯着更显惑人,双瞳中的咖啡色好像是融化在了暖金色的光晕中,隐隐散发出巧克力一样甜香的柔软气息,俊美的脸还是和记忆里一样欠揍但和之前相比分明消瘦了不少,可是嘴角边挂着的灿笑却比以前更加耀眼.

如同正午的太阳散发出的光芒,耀眼得让人晕眩.

"笨蛋,你怎么还能活蹦乱跳的!"用力撇撇嘴,黑崎的声音被海风扯得有些发抖.
"因为我知道这两个月你一定好想我了,所以才逼着自己赶快康复的嘛~"
"..谁想你?有病!"皱起好看的眉头转身要走,才迈出一步就被人霸道地揣个满怀.

那个人紧紧地贴上自己的后背,胸口处温度高得难以言喻.

"不想我吗?"曾经亲吻过自己无数次的双唇凑到耳根后轻轻一啄,压低的嗓音传递着撩人的炽热:"不想我,为什么要到医院来?不想我,为什么刚才要跟着我走?不想我,为什么叫我笨蛋没有像以前那样骂我笨蛋警察变态条子?不想我...为什么可以这样安静地让我抱着?"

每说一次为什么,都像是要用上全部的温柔.字里行间盛不住的情感缓缓溢出,慢慢汇聚成可以溺死人的汪洋,一点点将冰冷孤独的黑色柔化,吞噬,直至完全没顶.因为经受过无数次伤害而千疮百孔的心脏,此刻也仿佛被一束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的光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极尽柔情的安慰着呵护着.
咬了咬牙,黑崎嘴硬地还想反驳,但是一向引以为傲的思维能力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卡了壳,半个字都捞不出来.

周围忽然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得甚至能听见风呢喃的声音和彼此的心跳.
魅禄没说话,只是让自己的唇很不安分地滑过怀里人黑色发尾下露出的纤细脖颈,细腻的触感碰过一次就不想离开.

手背不知不觉间沾上几滴带着温润热度的液体,魅禄愣了一下,即随反应过来那是眼泪.
就知道他肯定会哭,总是这样超爱撒娇的.
在心里宠溺地抱怨一句,魅禄抱着黑崎的手收得更紧了一点,却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扳过对方的脸吻掉那些晶莹.因为他害怕在看到那张爬满泪痕的漂亮脸庞时自己会心疼得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归根结底,这次惹哭黑崎的不是什么过路被殃及的无辜的父子,而是他松竹梅魅禄本人.
虽然当初听清四郎说黑崎有为自己哭的时候感觉很高兴,可是真的亲眼见黑崎为自己哭时心里无端端就觉得非常不忍.
早知道应该祈祷让他对自己笑一个.

"对不起嘛,我的错,不该在医院躺两个月."沉默片刻警视正还是壮着胆子开始解释,但是这番解释语无伦次得跟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但是我真的拗不过清四郎啦,那个家伙简直就把我犯人看,在我车上装追踪器不说,连出去晒个太阳都要叫美童他们把我盯得死紧..昨天我好说歹说半天他才答应今天给我提前一个小时出院..刚才我去你家你又没在..看见神志名的时候我就猜他是不是在追捕你..果然..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你是不是在生气,是的话我要怎么办好..呐..黑崎...."

"...你被诈欺了知不知道...笨蛋."就在魅禄快要掰不下去的当口,黑崎终于说话.
"嗳?"
"不管是去医院还是跟你来这里,我的目的都只有一个."猛然挣开魅禄,黑崎转身就死死揪住了对方的衣领,闷闷的鼻音吭出一个冷哼:"揍你一顿,狠的."

眨巴眨巴眼睛,魅禄无辜地看着诈欺师泛着水光的黑色瞳仁猛瞪自己,大大的双眼很漂亮要摆出威胁人的眼神效果可能也不会差,问题是现在这个状态,给人的感觉根本就是想发狠但怎样都没法到位的感觉.

"那,揍我之前我能不能听听理由.."
"混帐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在附近吞白鹭,就因为你这笨蛋的关系,本来当天就可以吃掉的白鹭害我多花了三天,我时间很宝贵的有那三天我不知道可以多吃几只白鹭..你...嗯.."

修长的五指插入丝质样柔顺的黑发间托住对方的后脑勺,魅禄直接就贴上了黑崎貌似很愤怒往外飙着指控的甜美双唇,很干脆地来了个激烈的舌吻.

"不能怪我喔."放开差一点窒息的诈欺师,魅禄毫无负罪感地用毛茸茸的褐发蹭着他的脸:"我在医院都快被念死了你还要来落井下石,而且你也太低估自己诱人的程度了啦.."
"你..你这..该死的.."原本揪着对方衣领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反而被对方抓在了手里,黑崎不情不愿地靠在魅禄胸前大喘气.
"我补偿你呗."将黑崎的手凑到唇边轻轻一吻,男人摆出万分真诚的表情:"作为惩罚,我就一直在你身边好啦~你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带你去兜风,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可以让你揍到心情好为止,你去诈欺我有空顺便还可以帮你挡挡不明真相的小警员,还有某些时候也可以很温柔地照顾你..不要瞪我啦,你自己想想也知道很划算,是不是?"
"白痴才会信你."
"别急着下结论,再考虑一下嘛."偷笑,警视正摇身一变转职成诱拐犯,坚持不懈继续勾引诈欺师:"呐,还可以买新房子跟你一起住.."
"才不要!"
"还嫌不够的话这条命也给你."得寸进尺地捧起黑崎的脸,让自己的样子挤进他幽深而清澈的黑色眼睛里,魅禄的声音柔和而慵懒:"以后就算要死掉,也只能是为了你死."
"....你说够了没...谁稀罕你的命...可恶,不要抓着我!"

空着的手环上匀称的腰肢,制止不怎么用力的挣扎,魅禄让黑崎的脸靠到自己的颈窝,然后用很小的音量轻轻地说了一句话,那么轻,轻得连他自己都差不多没法听见.
他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落进黑崎的耳朵里,反正在自己说了以后,怀里抱着的那个人便没有再做任何挣扎,但是不怎么强壮的身躯分明还有些微微发颤.
环着腰肢的手不动声色地往上方挪,一路温柔地拍着笔挺又略显单薄的脊背,魅禄无声却耐心地哄着像是受尽了所有委屈的黑崎.

"..魅禄.."

心脏有一瞬间的停跳.
他等了那么长的时间,长得连阳光最灿烂的季节都快要落下帷幕,终于听见这两个字从那个黑色而冰冷的人儿嘴里吐出来.
即使放弃了一切,即使被全世界抛弃,只要能听见你呼唤我的名字就觉得很满足.
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就叫做幸福呢.

"对不起."软软的,染着熟悉的鼻音,话语易碎得禁不起一握.
"为什么道歉?"
"不知道."

其实不是不知道,只是原因太多太多.
明明就是不同世界的人,明明就应该隔着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明明...就是那么耀眼的光芒.
为什么可以那么轻易地就降临到黑暗之中.
为什么可以那样决然又坚定的放弃可以看到天空和阳光的楼顶选择这个布满尘埃的最底层.

忐忑间,掌心的温度抚上脸颊.
被魅禄强硬又温柔地从颈窝里扳起来的时候黑崎合上了眼.
流连在唇间的呢喃细语,落在眉心的虔诚亲吻,最后统统化作炽热得可以把人融化的拥抱.

"不知道就不要说对不起,现在不准说,以后也不准说,永远永远都不准说."
"....我..."
"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其他的什么也不用想."
"....."
"呐呐黑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一直,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绝对绝对不会."

有些困难地微启双唇,这一回更窝囊,连单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更别说句子.
就算明白有可能被燃烧殆尽,黑色的影子还是会在明亮的光芒中沦陷的么.
沦陷就沦陷吧,被燃烧殆尽也总比日复一日的在黑暗中重复着机械的伤痛要好.
是这样..没错吧?

"黑崎,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嗯."
"诶诶?!答应了?!"
"..嗯.."
"就一次机会,说了就是不能反悔了哦,就算过后不承认我也不管你喔!"
"知道了啦,笨蛋!"

在有些吵闹的喊声中黑崎生涩的张开眼睛,看到那个人的笑容,一如那天在东京第一警署外那个微凉的清晨里看到的一样.
张扬而璀璨,盛满了甜蜜的温柔.

原来,自己真的可以握住,曾以为离自己无比遥远的那一缕阳光...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原创][魅黑]大切な物 终章&后记 | HOME | [点名 FROM 百]其实,这是啥?>>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