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情人节贺文][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 chapter 00

于是这是情人节限定文,红泪姑娘你终于得逞了=3=
于是虽然说是魅黑,但是一点都没有粉红气氛啊[远]->好吧大家都知道作者是废柴所以..



chapter 00

"是说,明天是情人节."

刚刚结束一个脑部手术从手术室走出来的菊正宗清四郎,口吻非常平和地向身边和自己并排走着的高挑人儿传达了一个很平淡的讯息.
但是接收到讯息的人只是敷衍式地点点头,轮廓冷淡的侧脸被午后浅金色的阳光覆上一圈半透明的剔透光晕,有那么一瞬间显得这个人高贵漂亮得遥不可及,不过也仅仅是那一刹那,片刻后这种遥不可及的印象就被本人身上干净利落的冷静气质所冲淡,换成另一种意义的高不可攀.

非要说清楚的话,这样的高不可攀大概就是所谓菁英所独有的那种特质,只是远远地看着都会令人感到有些怯场--类似那样的感觉

"连续在翔北和菊正宗医院两边跑了这么多天,你一定也累了."习惯了身边人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少言寡语的个性,清四郎也没有等待回答,只是温温一笑自然而然地将话接了下去.
"还好."半低着头,那个人似乎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于清四郎的发言只是做了最简单的回应.

察觉到谈话对象的心不在焉,清四郎耸耸肩,知趣地没有继续再去跟人家搭话,但是在路过一个人少的拐角时,清四郎冷不防地从背后拽了对方一把.
然后事情就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对方因为自己猝不及防的一拽而失去平衡,修长的身体很自然地向后倾倒,紧接着正好就给他菊正宗清四郎接个满怀.

一秒时间差清四郎便被怀里的人用力推开,对方带着重重鼻音的软糯嗓子很冷静地强调:"菊正宗医生,这里是医院."
"所以我才挑了角落."温柔的笑容里渐渐弥漫开不易觉察的狡黠色彩,清四郎半点没有负罪感地道:"我问过翔北那边,明晚不是你值班,所以至少一起吃个饭吧,蓝泽医生?"

字面上是没有任何异常的邀请,但是细细听就会听得出来,那种潜藏着宠溺的口吻,分明就是情人之间才会有的缠绵.
早就料到菊正宗少爷撂不出什么有新意的话语,才华横溢的直升机实习医生浅浅地吁一口气,顺势让自己倚上拐角处洁白的墙壁.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态后,蓝泽抬起清澈得可以倒映出最纯净空色的双瞳静静地望着比自己稍高一点的人:"你吃得下?"

"啊.."明白蓝泽意有所指,清四郎撇撇嘴两手一伸,轻易就把蓝泽困在自己和墙壁两者的狭小空间里:"那两个笨蛋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嘛."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术后恢复还需要进一步观察,而且病人的意识现在也还没恢复.在意识未恢复前,病情突变的可能性为百分之四十."维持原状一动不动,蓝泽对清四郎的话语置若罔闻,自顾自地阐述着:"根据这样的情况,我认为主治医生应该加强监护,而不是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

"蓝泽,你能不能偶尔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我是说..工作以外."
"我是急救医生,时间很紧."一句话两个潜台词,一是作为医生毫无疑问应该以把握能增加自己医疗经验的机会为优先,就算是监护病人也可以在监护过程中发现新的东西从而让自己得到提高,这样也对患者有利.其二就是身为直升机急救的医生虽然还在实习期但是我也忙得要死,没空把宝贵的争夺机会的时间浪费在私事上.
"对急救来说体力和精力都很重要."噗哧一笑,清四郎驾轻就熟地开始反驳:"你看你一脸疲倦,病人看到的话怎么可能放心地把自己的命交给你?所以就算再忙也需要短暂休息以调整状态,是不是啊,蓝泽医生?"

所谓对症下药说的大概就是这种状况,一向对任何事情都很讲究以实际说话的蓝泽很快便被清四郎说服.要不怎么说蓝泽耕作单纯得让人心疼呢.要论察言观色踩人要害的能力,在蓝泽面前菊正宗清四郎随便都能取得压倒性胜利--毕竟,要求一个习惯了独来独往眼睛里只能看见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不擅长交际的冷美人医生了解这些蛛网一样诡秘的人际,实在是太为难人家了.

"明天你回翔北是吗?下班我去接你."
"嗯."礼节性地回一个单音表示知道,蓝泽看着一脸大功告成的表情打算走人的清四郎,抿抿唇还是出声叫住了他:"菊正宗医生,你还是去看看松竹梅先生的好."
"啊,魅禄他有来吗我怎么没看见?在哪里?"
"被警卫拉出去了,应该是."蓝泽波澜不惊地据实以告.
"蓝泽,待会麻烦帮我转告桥本医生,由她担当的渡边信应该已经没什么大碍,建议采取转院..我去找魅禄."
"我知道了."不带任何情感的平淡回答的同时娴熟而潇洒地转起手里的原子笔,蓝泽擦过清四郎身边从相反的方向离开.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这是小剧场]魅黑情侣向(啊你要说夫妻我也没意见喔)一百问(完结)) | HOME | [这是小剧场]魅黑情侣向(啊你要说夫妻我也没意见喔)一百问(1~50)>>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