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情人节贺文][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 chapter 01

前言:作者文笔够渣请慎入..


chapter 01


进进出出花了差不多十分钟,清四郎好容易才在病院主建筑后门的石阶上找到了"据说是被警卫拉出来了"的松竹梅警视正.本来想狠狠呛他一顿,但是目光接触到他脚边散落无数的香烟残骸后,原本带着些许戏谑的心情顿时凝结了堵在心口的苦涩气息.

清四郎本来以为自己是没什么机会能看到魅禄消沉的样子的,毕竟从很久以前松竹梅魅禄就是个很不可一世的家伙,不懂得逃避困难也不擅长耍什么心机,总是用他独有的方式果断地解决棘手的难题,人际宽广人脉广泛,走到哪里都能招来一群被他热心而真诚的气质以及阳光一样的笑容吸引的家伙.连让人避之不及的黑道老爷子看见他松竹梅魅禄也会笑得和蔼可亲地把他当成亲儿子.哪怕现在他也已经不是个小孩子,却总能露出灿烂的笑容去面对一切,就算是有闲俱乐部众聚会,问及魅禄是不是很辛苦啊之类的话题,这个人也总是三言两语地带过,言语之间不难透出"压根就没什么能难住我"的嚣张气焰.

当然,清四郎对此是不以为然的,因为他实在太了解魅禄.除了至关重要的家人与朋友之外,任何事情都不会在这个人心上扎根.
换句话说,魅禄就是太潇洒,潇洒得几乎什么都不会在意,生活里他不是个演员,只是个比较抢眼的过客.
既然是个心里盛不住东西的过客,自然不会被什么东西拴住.

也不知道是哪位哲人说过一句话,当人心里有了牵挂后,这个人就会由内而外的彻底改变.
嘛,虽然不怎么想承认哲人的话是道理的,但是眼前的事实却让清四郎默默地认同了自己最不屑的哲学家的观点.
自打认识了黑崎以后,魅禄就慢慢地开始改变.
虽然平常看起来依旧没心没肺的像个笨蛋,笑容也和以前一样耀眼而张扬,可是他的的确确是跟以前不同了.

比如现在他所展露的憔悴,就是清四郎以前从来没有在魅禄身上发现的东西.
搓搓手,无声地吐一口气,清四郎脚步稳健地走上前,抬手搭上魅禄的肩膀.
掌心接触到服装布料的一刹那,背对他的人突然猛地转身右手五指一张就打算扭清四郎的手腕.好在菊正宗院长也是个练家子,掐住力道和角度用胳膊一架,轻易就化解对方的攻势.

"反应还不错,看来状态没我想的那么糟糕."
"什么啊原来是清四郎喔?"对上好友轻松得有点过份的表情,魅禄愣了一下,用力撅起嘴:"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
"是我走路没声音还是你神游到天外去了?"俯下身拣起一支分明才烧了一半就被掐掉的烟,清四郎毫不客气地丢个白眼给魅禄:"浪费资源也就算了,别来污染我家医院的环境."
"打扫的又不是你."揉揉鼻子,魅禄笑着给了清四郎一拳.
"嘛..."耸耸肩,清四郎的视线越过魅禄投向对面的一幢搂,在四楼中央挂着米色窗帘的那个窗口顿了一下,接着才转过身:"听蓝泽说你被警卫拉出来了,又跑去揍人呐?"

对于清四郎的问话不置可否,魅禄踢踢地上的烟蒂很随意地往台阶下跨了几步,用动作说明他现在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看着好友的背影,清四郎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寒.

实际上答案早就不言而喻,毕竟,魅禄那天的反常足以让熟悉他本性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甩开给他包扎伤口的蓝泽,红着眼睛冲到走廊里说"妈的清四郎你别拦我,不宰了那混帐我会疯掉"的魅禄,和一只发狂的野兽无异,比起平日风流倜傥亲切潇洒的魅禄简直是判若两人.因为魅禄那时还带着伤自己也不忍心对这样的好友下重手,只得把人给拖回病房让蓝泽给他注射了镇静剂.药效发作后魅禄很快就睡过去了,但是自己还是担心魅禄醒来后有出格的举动,所以就干脆在床边守着,毕竟整个菊正宗病院要说打架上能和松竹梅魅禄势均力敌的还真只有菊正宗院长一个人.

印象中魅禄苏醒过来已经临近晚上六点半点,夕阳被磨平了锐气的光芒从病房窗外落进来,映得整个房间都镀上一层昏暗的红.
之所以能把这个一星期前的场景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魅禄看见推开病房门走进来说现在是例行检查时间的蓝泽后,不知怎么就突然就掉了眼泪,泪水很沉默地滑过那张英俊漂亮的脸,于是空气里有什么东西便随着这安静的哭泣"啪"地破碎了.

"呐,清四郎,你以后绝对不可以让小蓝医生在你面前受伤哦."

沉闷的空气在病房里环绕了许久,直到蓝泽替他做完检查往病历上写数据时魅禄才打破了这沉默.
然而,沉默被破除后,弥漫开的却是揪心的凄凉感.
直到今天,清四郎还是能清晰地体会到那样无力又悲伤的感觉,像是海潮一样铺天盖地地涌上,让人无所遁形.

所以,其实一开始就不用问的不是吗?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渡边信在跌下楼梯前那一扯,黑崎才不会像现在这样失去意识地在他菊正宗清四郎的医院里躺着.而且这个渡边信在黑崎还没恢复意识的时候居然已恢复得生龙活虎,也难怪他松竹梅魅禄火气上涌想揍人了.


"我今天打算让渡边信转院."沉吟一下,清四郎以事不关己的调调道:"你要揍人等他出了这间医院你再揍,不然的话会害我被吊销执照的."
"清四郎,你什么时侯也学会开玩笑了?"魅禄猛地转回身瞪大眼睛,那姿态让不知情的人撞见八成都会以为他看见了UFO.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迎着魅禄半是玩味半是促狭的清四郎微微摇摇头,心说你何必勉强呢还真当我看不出来现在你很不爽吗.
"其实我想干掉那个人.眉毛一挑,魅禄笑得相当天真.
"好啊,我不拦你,但是在你下手前我建议你去见黑崎最后一面,省得被关进监狱了再后悔."耸耸肩,清四郎相当冷静地跟着魅禄掰.

每当清四郎用很冷静的口吻说出一些看似很可行但实际上却很荒唐的建议时,就表明他离发飙已经不远了.熟知好友这一特点的魅禄吐吐舌头,很知趣地闭嘴.

菊正宗清四郎发誓,他从来没有觉得魅禄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么碍眼过.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我还不知道么,优秀有为什么的根本就是诈欺你就整一二百五.当年椎名早希走的时侯你失望得要哭,听到同性恋为了伯父随口的戏言痴痴等一年的故事你感动得哭,还有你家男山生个病你都要难受的哭,眼泪这么不值钱的家伙,现在正是最有理由哭的时侯你竟然还在这里笑,笑什么笑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多难看.真有本事你就给我率性点,反正你被取笑也不是一次两次..

眼看好友背后黑云缭绕,魅禄小心翼翼地上前戳戳,换来对方一个极度鄙视的眼神.

"你在心里呛我喔?"小警视正很黑线地微笑.
"需要我说出口么?"医院院长很冷静地叙述.

谁会笨到要去听能够和黑色诈欺师互呛还呛成平手的家伙的吐槽,那不是自己找罪受么,堪堪地打个冷战,英姿飒爽的警视正忙不迭地丢下一句"好不容易才请到的假我懒得跟你废话"后逃命似地往主建筑对面的楼跑去.清四郎见状抬手按按眉心,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喊了一句"你跑那么急住院区地板很滑你小心别从楼梯上摔下来",话的尾音还没蹦出口腔再看那个家伙已经没了影子.

苦笑着摇摇头,清四郎回身往建筑里走,在登上最后一级阶梯后,有点意外地看见逆着光的颀长身影.

"都看到了?"上前故作轻松地揽住对方的肩,不由自主地便用了最温柔的语气.
"佐藤医生在你办公室,需要谈关于镭射手术的报告."没有拂开清四郎的手,蓝泽微微挺直了腰,公事公办地告知自己来的目的.
"原来是这样啊."并没有介意蓝泽态度的冷淡,清四郎笑笑:"那么,蓝泽医生是不是也有兴趣来听听这个高难度的手术报告?"

微微挑眉,蓝泽目不斜视面无表情,任凭清四郎揽着自己往院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长廊上被两侧玻璃切割得错落有致的光影似乎是无意地描摹出两个人长长的影子,自然而然地相互扶持着,并没有情愫的暧昧,仅仅是因为需要对方,所以才找到的依靠.


TBC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情人节贺文][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 chapter 02 | HOME | [这是小剧场]魅黑情侣向(啊你要说夫妻我也没意见喔)一百问(完结))>>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