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情人节贺文][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 chapter 02

前言:..不想被雷到的还是不要进来了喔囧


"总有一天你得在今后和现在之间做选择."

独自一个人走在住院部安静得有点压抑的通道上,魅禄低头盯着洁净白瓷砖地面上自己模糊的影子,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黑崎曾说过的这句话.
印象中此话出现在一个阳光媚好的晴天里,日期是,二月十四日.

其实,那天魅禄本来打定主意是一定要跟黑崎一起过的,甚至连准备工作都做得滴水不漏,谁晓得临到头了家里一个电话追过来便把事情搅合得一干二净.自家老爹在电话那头气壮山河地要求自己去出席一个警界高层的生日宴会,还说什么儿子你如果再推脱我甲鱼时宗就亲自上门捉你了.魅禄转念一想老爹上门倒不要紧但是给老爹看到黑崎怎么得了,于是认命地做一次乖儿子,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一定出席而且只会提前到达.挂了电话后迎上的就是黑崎淡漠无表情的精致面容,对此魅禄只尴尬地抓着头发笑笑,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没有漏看黑崎那对停驻着最深沉黑夜的清澈双眸中,一闪即逝的黯淡光芒.
直到看见黑崎抓了桌上的法律原文书打算回卧室的时侯,魅禄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一言不发是多令人火大的状况,于是匆匆忙忙地开始补救.
大步流星地跨上前一把将诈欺师搂到怀中,魅禄贴着黑崎的耳朵呢喃低语,内容多是愧疚的道歉,虽然知道黑崎会不耐烦,但在看过那样的眼神后,魅禄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
然后他好像听到黑崎轻轻叹息了一声.

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那叹息太轻了,就如同一缕清风在你注意力不集中的时侯就掠过你的身边,突兀得像是幻觉.
脑子还没转过弯,这句话就从黑崎嘴里蹦出来了.
魅禄甚至还能很精确地记得黑崎说话的语气,那是只有黑鹭才会有的口吻.

冰凉而淡漠,带着看似轻松实则沉甸甸的嘲讽.
如同夜莺胸口的玫瑰让夜莺流干了血一样,黑鹭的嘲讽和冰冷从来都是伤他自己伤得最深.
那一刻魅禄真的想说算了我不去了,什么该死的宴会让它见鬼去,老爹要上门就上大不了先让他揍死我,不过先说好了,就算老爹揍死了我,我他妈的也还是爱你!

但一切终究只是想想而已,黑崎说得没错.
即使牺牲再多,松竹梅魅禄最多只能咬紧了牙关去抵抗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暴风雨,却还没有决绝到可以直接跟现实决裂.
他不可能为了爱黑崎就放弃生活,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要生活就放弃去爱黑崎.
所以说,爱情和现实从来都是写矛盾类型文最好的话题,你不可能二者完美兼得,但你也不可能把二者完全割开.因此很多人只好在这两者的夹缝中小心翼翼地行走,直到寻找到一个不怎么可靠的平衡点,然而可悲的是明知道这个平衡点不可靠,却还得像是落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一样死死抱住.

而在这群人中,魅禄和黑崎的处境尤其危险.

因为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们牵起彼此的手本来就是个错误.
社会很势利也很现实,它不会因为两个人真心需要对方就改变一直以来的观点.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

魅禄烦躁地抓了抓自己那头本来就已经挺乱了的毛,无意识地狠踹了一下地板.
这烦躁感的来源是,他很悲哀地发现自己挣扎了半天,居然拿想不出要在那个"还是"后面接什么.如果是两年前,他大概可以毫不犹豫地接上"绝对不会离开你"之类之类的,但是现在松竹梅魅禄有点丧失自信.

他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资格去说这句话.

站定在编号为409的单人病房门前,魅禄细长干净的手指犹豫地搭上门把,转动那冰凉的金属时他的动作带上些微难以察觉的颤抖.
白色的门安静地向后滑开的同时,比走廊上更甚的消毒药水味迎面扑来,冰冰凉凉地刺激着人的嗅觉神经,病房冷硬的肃静中寂寞感在这不近人情的味道中油然而生,落入心底即刻便激起一阵酥麻的疼痛.

这样的氛围,太孤独.
愣愣地在门口站了两秒钟,魅禄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一样慌乱地倒退了一步,可是他倒退的时侯似乎忘记了把自己的手从门把上收回来.于是乎被这么一拽,门撞回门框中时发出了不小的响声,这声震响叩击在走道洁白的墙壁上被利索地反弹回来,恍惚间似乎造成了震耳欲聋的效果,刺得人鼓膜隐隐发痛.

"这位先生,您是来探视病人的吗?"

正好从另一间病房退出来的护士注意到了这个失神地站在病房前的帅气男子,出于职业习惯例行公事地询问了一句.

"啊,是的,我只是..嗯.."对上护士探询的眼神,魅禄的嘴角很勉强地牵起一个尴尬的弧度:"有点头晕."
"喔,如果您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到前面的候诊室来哦."抱着查房的病历本甜甜一笑,小护士冲魅禄点头致意后迈着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步子迅速离开.

定下神后的魅禄重新尝试着去扭开病房门,这一回他从开门进入再反手把门扣上只用了五秒钟.
明明整个过程没需要用到多少体力,但是背靠在关起的门上魅禄还是有些急促地喘气,仿佛他不是来探望病人而是来做贼似的.
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心虚.

当他意识到自己是因为害怕看到黑崎而想要逃避,所以才产生这样心虚的紧张感后,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一万遍"松竹梅魅禄你这个人渣!"

明明知道黑崎躺在这里是为了谁.
明明知道黑崎是为了什么躺在这.
明明知道是谁害得黑崎躺在这里.
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逃避.

很好,松竹梅魅禄世界上没有比你更人渣的家伙.
一拳击到墙上,手部传来的清晰痛感终于让因为思维混乱而过快的心跳平复了些.
深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魅禄让自己的视线尽量冷静地聚焦到病房里唯一的一张床上.

也许是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关系,屋子里的光线有点偏暗,再加上距离的关系,魅禄并不能完全地看到陷在洁白被褥里的人.
但是,他知道.
那是他想要倾尽一切去保护的,重要存在.

咬咬唇,魅禄尽量放轻脚步走到床边,虽然他知道此刻那个人根本不可能被吵醒,却还是下意识地这么做了.
他可从来没忘记过自家情人的起床气有多严重.

在床边的椅子上落座的瞬间,咖啡色的澄澈双瞳里满满地挤入了一个纯黑色的影子.
魅禄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坐着看了那个人,最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让自己的手握起流泻在白色羽枕上的冰凉发丝,柔韧而顺滑的触感温存地摩挲着有些颤抖的干净手指.
他低下头去,让自己唇贴在对方的唇上,一边细细地捕捉着熟悉又温软的热度,一边低低地吐出那句他一直都想要告诉他的话语.

"黑崎,醒醒,好吗?"

TBC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from 被子]拆開你的MP3/iPod | HOME | [原创][情人节贺文][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 chapter 01>>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