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主魅黑]君を想うとき(chapter 03)

前言:很好,再拖一拖我就直接当0409贺文了......



chapter 03


"黑崎~黑崎,闭上眼睛喔."性感且清朗的嗓音掠过耳边,然后一个温暖的怀抱就这样贴了上来.
"干嘛?"

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不定时骚扰,黑崎只是懒洋洋地吭了一声,便像平日一样雷打不动地就势窝在魅禄怀里,继续咬着笔杆翻阅白鹭的资料,视线自始自终都没从那几张纸上离开,更妄论说按照他松竹梅魅禄的说法闭上眼睛.不过这也没妨碍警视正自顾自的行动,收紧搁在对方腰间的手臂的同时不安份的吻就隔着凉薄的黑发顺势落在情人修长的脖颈上,诱惑性十足的动作纠结着丝丝缕缕的宠溺与珍惜,像是细细品尝着甜腻而柔滑的慕丝般轻柔缓慢.

这样亲昵还带一点挑逗的吻,到最后总是能够让黑崎放下手上的工作好好去面对魅禄,不过你要说是黑崎被魅禄打动的话就不准确了,黑崎会分出耐心打发魅禄单纯只是因为魅禄这么蹭来蹭去弄得他后颈痒得要命,这样的状态下他压根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你到底要干嘛!"拍下手中的资料,粘黏的鼻音透着隐约的愠怒,黑崎往后一仰将头枕在魅禄的左肩上,瞪大了润泽的水瞳狠狠地瞪他.

当然,这样的动作在警视正脑子里会被自动解读成邀请,毕竟是一低头就可以触到那柔如花瓣的双唇的距离了,何况做出这个动作的人还是黑崎.
魅禄没有办法拒绝黑崎,无论哪个方面.
于是他也只是狡黠地笑笑,接着就垂下头去,唇瓣厮磨,间或还夹杂着诈欺师拼命想压抑却依然抑制不住的美好呻吟.

"松!竹!梅!再不停止你就给我滚去睡阳台!"好不容易逮着空档,诈欺师炸毛的猫一样从警视正怀里跳起,抹了抹微肿的唇,近乎咬牙切齿.
"都是黑崎你来诱惑我."爬到沙发上把一个软绵绵的抱枕搂进怀里,魅禄扬起头望着黑崎,澄澈而明亮的咖啡色瞳仁里盛满金色的笑意.

不耐地啧一声后捏了捏拳头,黑崎抿唇揪眉半歪着脑袋瞪眼前笑得甚是无赖的家伙,很认真地开始思考应该往哪里捶才能把这张可恶的笑脸揍个支离破碎.但是还没等黑崎思考出个所以然,沙发上的大型宠物犬便不甘寂寞地丢下软软的抱枕靠了上来,趁诈欺师还没来得及挥出那深思熟虑的一拳前二度将人抱个满怀.

"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我嘛.."微屈的右手食指切实且温存地压上黑崎略略开合着的唇,魅禄嘴角挑起的顽皮弧度映着半掩在褐发下的小小泪痔,一刹那间就令这个慵懒又略沾着孩子气的神态风情万种.黑崎皱着眉头近距离观赏一下这个足以将万千少女萌到泪流满面的景致,再用感觉确认一下自己现在的确是处于被搂得死紧两只手都抽不出来的状态后,没什么犹豫地就张嘴咬了咬那根还不知死活在自己唇上揩油的手指,力道不重,却已经足够在干净修长的指间留下浅浅的红痕.

"唔啊啊黑崎你又不是男山,不要动不动就咬我啦."低低痛呼一声魅禄连忙收手,再望向黑崎时,清澈而通透的咖啡色瞳孔里已经溢满了可怜兮兮的委屈神色.
淡淡地抛一白眼,顺便再补上一脚把那个将自己当成桉树并COS考拉的家伙踢开,黑崎一脸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拿起资料坐回沙发上继续看.
十分钟后,黑崎用手里的黑色签字笔在资料的某段上做了个小小的记号.接着把资料的纸张稍稍往下挪一点露出两只眼睛,视线在屋里转半圈,停留在很委屈地跑去搂着男山一脸被抛弃的可怜相的警视正身上后,无意识地撇了撇嘴.

"给你五分钟,有什么要说的赶紧."
"那黑崎你先闭上眼睛嘛."摸了男山的头一把迅速站起身,魅禄对黑崎露出一个很无辜的甜笑.

咂嘴,黑崎这回只是顺嘴警告一句敢乱来我踹死你以后,也没什么异议地就闭上了双眼.
视觉被剥夺的时侯,听觉总是会格外敏锐,才闭上眼睛一小会黑崎便听见金属细碎的摩擦声,混杂在魅禄靠近的脚步声里.
片刻后,黑崎感觉到自己的脖颈被绕上一圈冰凉,下意识地睁开眼用手摸上去,金属链凹凸有致的触感在指尖擦过,一点点酥痒.

"诶诶~果然不愧是黑崎,戴什么都很好看呐!"
"这什么."向来不习惯脖子上围着多余的东西,黑崎本能地就想把它扯掉.
"啊啊别扯呀."魅禄见状连忙制止黑崎的动作,顺便把另一只手里攥着的东西亮给黑崎看:"就是这个嘛,一对的喔."

碎花银色细链绞合成精致的挂坠链,银链一端是一个略带弧度的钩锁,只要轻轻一触便可以紧密地扣上,而银链另一端连着的做工简单的饰物--银色的半圆弧中衔着一颗扁平半透明的金黄色人造石,人造石中央似乎还有什么絮状物沉淀,白日的光线映照下,这半透明的人造石竟然也隐隐泛出了晶莹圆润的色泽,视觉感上霎是抢眼.不过在黑崎看来就只是个很廉价的装饰物罢了.
将目光从魅禄手里的东西上挪开,诈欺师略挑起眉沉默地看着对面的家伙,黑得柔软而深邃的剔透眸子里明明白白写着"你最好解释清楚"

"就是在前几天在路上看到觉得还不错,而且据说还有护身符的功效,所以顺便就定做了一对嘛."讨好地笑笑,魅禄用指尖挑起刚刚自己亲手为黑崎戴上的链子,银链下纯黑色的人造石仿佛融化了所有和"光"有关的事物:"嘛反正有这个效果而且长得也比护身符好看,不就这样拿来了."

好吧虽然黑崎是从来没有对魅禄的智商抱有什么期待,不过听到这个纯粹挂着"忽悠"牌照的解释黑崎还是觉得很无力:"你是十五六岁的小鬼吗."
"因为以前送黑崎礼物一直都在送甜食,被吃掉就没有了喔."松手,魅禄扁扁嘴,手攀上黑崎的肩膀让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再缩小些:"但是,有个亲手送的什么东西能一直陪着黑崎的话,我也会觉得安心一点."

话语的尾音,有些微颤抖的歉疚.

黑崎看着魅禄低下头鼓起腮帮做出有些不甘的委屈表情,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某次吵架后自己不带任何联络工具便摔门而走的情景.
他还记得那天的太阳火辣辣的毒,亮金色的光就像一把无形却锐利的光刃,割在皮肤上有轻微的烧灼感,自己在阳光下走了一小会就已经难受的不行.

可是,有个笨蛋却不管不顾地顶着这样的太阳找了自己大半天.

透过冷饮店干净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饶是再帅气的脸蛋也掩饰不了男人的狼狈,蓬松的深褐色头发彻底乱成了毫无章法的鸟窝,有汗水从额际蜿蜒而下滑过被高温蒸得微微泛红的脸颊.亚麻质的白色衣服上濡湿的痕迹沿着布料的纹理蔓延渗入,好好的衣服被东一块西一块的汗渍点缀得格外惨烈.
他看见男人有些干裂的唇张开,虽然没有听到声音但黑崎还是很确定男人就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那个颀长的身影就直直向灰色水泥地面摔了下去.
黑崎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表情,焦虑得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打了电话把人拖去医院,戴着副黑框眼镜的黑发医生斜眼瞄瞄半死不活的警视正,鼻子里吭一声便淡定地道中暑罢了不是什么大问题,谁害的谁陪护我这里还赶着去接翔北的直升机医生来做报告呢.于是黑崎揪紧了眉看着据说和松竹梅魅禄有十几年交情,感情好得都快二位一体了的死党摆出一副草菅人命的态度潇洒走人.心想菊正宗病院和其院长超高的口碑其实都是医疗诈欺吧,改天找老狐狸要资料吞了这白鹭算了--诚然,这只是个不切实际的迁怒罢了.

后来事情的发展一如既往的狗血,笨蛋警视正睁眼后看到自己便愣了三秒,紧跟着"哇"地一声扑上来搂紧了就开始碎碎念,从千百次不变的道歉到后面带着哭腔的"黑崎你要打我要骂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要一声不吭地消失",言语间满满都是和他一贯风流姿态不符的担惊受怕.

一种毫无安全感的手足无措.

魅禄经常说黑崎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每次这句话一出诈欺师铁定抛白眼抛得个千回百转,就怕魅禄不知道自己有多不屑这些甜言蜜语.但是现在看着平日天塌下来也能笑得没心没肺的男人却因为自己大半天的踪影全无而彻底方寸大乱,黑崎微微低下眼呼出一口混杂众多复杂情绪的气息,心想那句也许描述的是现实状况也说不定.
回忆终止,诈欺师冲还在扮可怜的警视正伸出手:"拿来."

"喔?"被黑崎没头没脑的话语弄得有些莫名,魅禄还在状况外晃悠的时侯黑崎已经颇不耐烦地拎走了他手上的挂饰:"转过去."
"喔."依然没从状况外回神的人眨巴眨巴漂亮而无辜的清澈双眼,很听话地转身.下一刻黑崎触感柔韧的温热指尖和金属的冷硬便一起攀上了脖颈,金属碰撞的脆响在耳边转瞬即逝.魅禄在短暂的惊愕后如大梦初醒般回头,只看见诈欺师埋低的头和柔软黑发下稍稍泛红的耳根.
嘴角扯出一个温暖的弧度,原本安份的手轻柔地托起情人的下巴,待完美的下颚线条在微微挑出一道暧昧的弧线后,魅禄低头吻了下去.

没有情欲的味道,双唇相触的一刻便不再深入.

"你刚才不还不信的么,怎么又帮我戴上了."将头埋在黑崎颈窝间嗅着那人身上浅浅的麋香味,魅禄吃吃地偷笑.
"只是想以后要勒死你的时侯比较方便."黑崎冷着脸揪住了魅禄的肩膀,却没有把人推开.
"噗,黑崎你又害羞唷."抬起头修长双手环紧了黑崎的腰,褐发男子笑得灿烂且风情:"嘛,总之你放心啦,不会再让你卷进任何麻烦的,就算卷进去了我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结果,最危险的那一刻,自己还是没有能陪在他身边.

TBC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原创乐评]You and I, Unfulfilled Feelings | HOME | [from 被子]拆開你的MP3/iPod>>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