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竹马]十二月

1

节目录制结束已近凌晨.

从摄影棚到电梯的路只有很短一段,沿途那些反射着白色灯光的瓷砖地板,即使在这个暖气过份充足的空间里看起依旧呈现冰凉的质感.
走到电梯前的时候,楼层数字显示还在上面几楼.

他撇了撇嘴,伸手按了"向下"的按钮.

每次一到年末就忙得连喘气的时间都要硬挤才能腾出少得可怜的一点,前几天樱井还在乐屋笑着说"onno他啊,等电梯的时候都差点睡着."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团员纷纷表示"利达,这样是不行的",然而此时此刻,他确实也体会到了那种累到哪怕能利用等电梯的时间睡一下,也会觉得很幸福的心情.

话说回来这次的电梯真的好慢,这个时间差,确实也能睡那么一下吧?
如果在这里的是利达,那人一定可以睡着的.
盯着一秒前才开始慢吞吞地变动的数字,他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幸亏明天上午是十点以后才有工作,但是台本还没看完,出外景的服装也没搭配,这样的话也就不能睡到很晚.
现在是三点,回去大概要三十分钟,那明天八点起来能赶得及么,不然再早些七点半?
男人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倒腾着这些念头的时候,电梯终于很大牌地降到了他所在的楼层.

金属门滑开的瞬间,他看着电梯内的状况,惊讶地"诶"了一声.

"诶什么诶,快点进来."

电梯里的另一个人皱着眉不耐烦地催促,甩过来的眼神却和他那头没怎么打理的黑发一样,柔软得像是小动物的绒毛.

"nino你怎么会在?"狭小的电梯里温度似乎比外头要高一些,他搓着双手,语气且惊且喜.

背部轻贴着电梯金属内壁的人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相叶桑,日程表是给你折纸飞机玩了吗."
"才没有."
"那请问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个人工作在这个时段."
"我知道啊."相叶微微歪了头,表情看起来很像无辜的小兔:"我还知道Nino应该是在半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呢."
"....延时了不行啊!"

相叶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前迈了一步贴到二宫身侧,在那人"你要干嘛"的眼神中,借着风衣下摆的遮挡,轻轻握住了二宫在暖房里也显得略微失温的手.

“这里有摄像头."
"那再靠近一点?这样就绝对不会被拍到了."说话间,相叶表情正直地向二宫身边挤了挤.

二宫眯起眼,在电梯降至二层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这回相叶倒没有执拗地再握上来,不过二宫还是注意到那人扁了扁嘴,明显就是觉得委屈了.

笨蛋.

安抚性质地拽了一下那人的衣袖,二宫微微别过脸,正好让自己的视线落在角落.
他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有点危险.
不肯让相叶在这样的地方牵自己,其实并不是怕真的被拍到,反正ARASHI的成员关系亲密早就不是新闻.
只是有点受不了他牵起自己时,脸上那种过分温柔的表情.

明明现在是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凭什么这样的温柔还要被第三方窥视.
只要一想到这点,二宫和也就本能地觉得不舒服.

....不想让人看见.
镜头之外,也有着柔软而生动的表情的相叶雅纪.
那样的他,那样的表情,真的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见.

电梯降至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后,先走出去的人是相叶雅纪.
跟在他身后的二宫才迈出电梯,就被迫不及待迎上来的冷空气给凉得顿了顿脚步.
其实也没有冷到那种程度,只是二宫和也那个体温偏低的体质还是不能很好地配合"冬日室内外温差过大"这一条件,特别是刚才电视台大楼里的暖气还充足得很,和外头凌晨的冰凉一比根本天差地别.

"Nino?"

因为没有听到另外一人的脚步声而回头的相叶,往二宫的方向投来了疑惑的眼神.
二宫看着那人在昏暗的安全灯下也能够闪闪发亮的眼睛,不自觉地咂了咂嘴,刚刚要迈步,对方就已经踢踢踏踏地走了回来.

"nino你是不是冷,这种天出门要戴围巾的嘛你老忘记."相叶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的围巾摘下圈到二宫几乎完全暴露在寒风里的脖颈,随便绕了几绕看围巾盘出层次后又抓过二宫的左手,连同自己的右手一道揣进了风衣口袋里,这才对那个被围巾挡住了小半张脸的人笑开:"这样好了吧."

左手被攥得太紧,二宫只能用右手胡乱地扒了一下被卷成一团的毛织物,心想相叶雅纪你这手法真拙劣,老子脖子再粗点就能直接被你勒死.

不过现在的确没那么冷了.

抬眼看见那人突然凑近的脸,笑的春暖花开明显就是打算邀功顺带讨福利.二宫暗中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就把刚才扒拉围巾的那只手按到相叶脸上,接着在对方一连串"好冷好冷"的叫唤中,露出一个相当可爱的笑容.

"相叶桑我没开车,麻烦你送我回家."

2

有些人,看起来各种精明,但总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自己挖坑自己跳.
二宫和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也是,谁让他二宫和也以为半夜的顺风车不但免费还安全,因此他一上车就掏出DS相约马里奥.宅男属性加身的特质,注定了二宫一进入游戏世界就无法自拔,等他从二次元回归三次元,才发现顺风车已经稳稳地停在了相叶雅纪租住的单人公寓楼下.想要据理力争"让你送我回家没叫你带我回你家",却被相叶一句理所当然的"有什么差别,反正我家还不就是NINO的家"直接杀到红血.

于是,结果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样,二宫家的和也君此刻坐在相叶雅纪的床上抱着相叶雅纪的被子,眼神暗搓搓地盯着不远处紧闭着的浴室门,表情各种耐人寻味.

当然,对于这个情况我们可以理解成,一向精明的二宫君,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相叶君那几乎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手段拐回家这件事,表示非常地不爽.
也许是因为这份不爽表现得过于明显,所以当相叶雅纪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时,一对上二宫和也的眼神就被吓了一跳.正当他开启masaki.com迅速搜索自己今天到底干了什么惹着二宫了的时候,始作俑者却哼都没哼一声,自顾自地把被子一圈,自己缩成一团面向墙壁,只留下散在枕头上的黑色头发供相叶雅纪继续瞻仰.

嘛,果然还是不应该不打招呼就把他带回家吗.
虽然觉得有点头疼,但是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格外认真的Nino,还真是超乎想像地可爱.

这么想着的相叶,用力地又擦了几下头发,估摸着擦得也差不多了就把毛巾丢到一旁后,动作迅速地蹭到床边,才刚刚捏起被子的一个角,那边就幽幽地飘来一句"吹了头发再睡"

"可是都干的差不多啦,而且现在吹头发,会很吵."

话音还没落,那人就"呼啦"一下掀了被子坐起身.

柔和的橘黄色灯光下那人半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灯光在他过于白皙的皮肤上划出光和影的分界,黑色的头发因为刚才的倒腾而变得有些蓬乱.这副毫无防备的姿态让相叶很想一把抱上去,而后他也的确就这么做了.
手臂环过身体,下巴搁在肩膀,呼吸人轻柔地打在对方耳垂的同时,也闻到了那人身上沐浴露的香味.
自己用惯的牌子,自己熟悉的味道,落在二宫的身上,通通都成了危险的诱惑.

只是....
工作,时间,疲倦,有太多的理由能够阻止进一步的放肆.
所以这个夜晚,只能止于拥抱.

"呐,NINO,谢谢."

松开手的时候,相叶垂着眼睛轻声地说.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拥抱过于紧致,使得二宫的呼吸比平常紊乱了些,调整好后他也只是默默地看了相叶一眼,又从床的内侧挪出来.探过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那里面摸出吹风筒利落地往相叶怀里一扔,在相叶雅纪抿起嘴试图撒娇时很淡定地钻回被子里,维持之前缩成一团的姿势继续面壁.

相叶收回目光,按下吹风机的开关,热风一下子从风筒里涌出,掠过还染着潮湿水汽的头发.
很暖.

大概是因为又稍微剪短了的关系,头发吹干得很快,吹完后相叶也没有梳,把吹风筒随手一搁就关灯躺平,等他钻进了被子里才发现床垫冰冰凉凉,而且明明就是两个人盖的一床被子,中间却漏出了好大一个空.
没有多做思考,相叶几乎是本能地向着二宫的方向靠了过去,直到前胸贴上那人微微弓起的后背,他才满足地闭上眼睛.

"所以我才最讨厌来你这边睡了."

沉寂良久,被相叶困在手臂里的人不满地挪了挪身子.

"...嗯...."

黑暗中相叶睁开了眼睛.
他看不到二宫的脸,但是他能够知道那人现在是怎样的表情.

"下次我说要回家,不准再把我带回你家."

二宫尖细的嗓音在黑暗的寂静里过于清晰,却并不显得突兀
相叶安静地听着每一句话,然后微微往前探头,在话语尾音还未来得及完全消散在的时候,他亲吻了那人泛红的柔软耳垂.
其实,如果不是你在心里默许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做得到一次又一次地把你带回来.
这种一点技巧也没有的小手段,你早就识破了不是吗.

所以谢谢你.
一直像现在这样,没有说过温柔的话,却还是同意我一切任性的做法.
这样的kazu,我真的最喜欢了.

"喂,相叶桑."
"唔,我在听哦."听起来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黏糊的语气,相叶把脸整个埋进二宫的肩窝:"那下次,换Kazu把我带回家吧."

软趴趴的头毛蹭在后颈带来些微的战栗,紧贴着自己后背的胸口里传来的心跳,总觉得,有些过快.
二宫心想再这样下去不妙,明明两个人贴在一起就不舒服了背后这个人还不知死活地卖萌,这样下去老子还要不要睡啊,于是当机立断地扭头,找准那人的唇吧唧一口又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迅速转回:"行了没事了,放手睡觉!"

大概是对方的举动过于突然,相叶楞了会才"诶"一声,随后红着脸默默地把自己的手从二宫身上拿下来,接着默默地转身呈背对二宫的姿势,最后再默默地把自己半张脸团进被子里,用手揪紧了被角.

yabai,脸好烫.
这样我根本就睡不着了嘛kazu.

相对于后知后觉少女了的相叶,二宫倒是因为扳回了一成心情无比畅快,在心里对那个还在害羞的相方说了句oyasumi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虽然已经很晚,但是应该还有时间做个好梦喔.

第二天早上二宫是被手机的闹钟震醒的,他的工作时间比相叶要早一个多小时.
虽然他注意没有把手机放到枕头底下,但爬起来的时候还是惊动了睡在身边的人,微光中那人从拱成一团的被子里露出半张脸,水润的黑色眼睛迷迷糊糊地冲二宫的方向看过来,纯真样子很像好奇地窥视着人类的小鹿.

"要走了?"沙哑的嗓音几乎粘成一片,相叶有些不情愿地挪着身子给二宫腾出空间,好方便他从被子里钻出去.
"嗯,你再睡会吧,还没到时间."随手揉了揉相叶乱得不成样子的头发,二宫瞳孔里的神色比窗外的晨光更加温柔.
"唔...."那人懵懂地点了头,翻个身把脸迈进枕头里继续做梦.

从相叶家走出来,一如既往被冬日清早的冷空气问候了一下,打个冷颤后二宫压低了帽子,快速地走出了住宅区.
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经纪人的车已经等在那里.
上车后经纪人立刻就丢了一叠日程表给二宫,翻看日程表时二宫突然想起了什么,手指在下巴的黑痣上轻点了几下,最后还是掏出了手机.

『昨晚谢谢招待~(心)
既然已经陪过你了,那24号我就要去排队买东西了唷~(笑脸)(笑脸)
今天的工作可不要迟到喔(心)(心)』

按下发送键,看着屏幕上显示邮件发送成功的字样,二宫撇撇嘴,"啪"地合上了手机盖
有点期待呢,那个笨蛋的反应.

"二宫桑怎么了,大清早就这么开心."

从后视镜里看见二宫上扬的嘴角,经纪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嘛..有值得开心的事情吧."

模棱两可地回答一句,二宫笑着取过日程表继续看.
收到相叶的返件时,二宫正好拍完一组平面照,小小的手机屏幕上,那人的回信字里行间都是控诉.

『Nino怎么可以这样啦!好过份!!!!明明说过圣诞节要优先我的!!!不管!!!!不管是去排游戏还是排别的反正Nino必须优先我!!!』

短短的一段文字感叹号占了三分之一,充分表明那人各种起伏不定的心情.
左手食指习惯性地抚过下唇,二宫抿起嘴笑得格外满足
其实,就是偶尔想让你像这样紧张一下.

不然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像我在意你那样,在意着我.

3

对于IDOL来说,一周的时间在过密的日程中几乎是眨眼就过,以至于到了12月24日当天,相叶雅纪都还没有任何实感.
实际上,谁都没忘记这天是相叶雅纪的生日,路上碰到的工作人员,在说完"辛苦了"之后也会加上一句"爱拔桑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祝福的邮件和礼物也没有少收.

大体上和以往的28个生日都没什么不同,可相叶心里还是有点小遗憾.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就是一直都没收到来自二宫和也的祝福吧.

晚上最后的录制工作结束后,Arashi的几人就一起去了相熟的餐厅,借着吃晚饭的机会顺便给相叶庆生.开席前樱井翔还特地先叫了酒,不过真正开喝后相叶是没敢多灌,就怕待会喝醉了连扛自己回家的人都没有.
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相叶的目光停在了那个很明显是被空出来的位置上.
之前回乐屋的时候就没看到他,问了一圈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好像是去排队说要买限量",那个时候相叶雅纪的真的觉得很挫败.

明明说过要优先我的.
之前的那么多年你也一直是优先我的.

"情绪不高喔,爱拔酱."吃到一半的时候松本润靠了过来:"因为nino?"
"嗯...他今天真的什么表示都没有啊."相叶笑笑,又伸出筷子夹了个蘑菇送进嘴里:"连个Mail都不给我发,小润你说他是不是很过份."
"嘛,因为一直在一起吧."松本晃了晃手上的杯子,透明的酒液折射出浅浅的光:"太熟悉了,反而觉得有距离感."

放下筷子的动作顿了顿.
相叶转头去看松本,却发现那人看着的是樱井翔.
一时间相叶什么都说不出来,沉默片刻后他抓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和松本的杯子用力碰了一下.

最后樱井翔喝得半醉,松本润连拖带拽地把人扛走,之前就约好了夜钓的大野,和相叶一起走出餐厅后也急急忙忙地说了再见.
在餐厅门口站了会儿,相叶最后还是决定走路回公寓--反正他也不赶时间.

才刚刚过十点,正是夜晚热闹的高潮部分,平安夜的大街上霓虹灯闪烁不停,四处都是艳丽的流光溢彩.大型的广告牌上各种广告不知疲倦地滚动,满溢着圣诞气息的歌曲充斥着大街小巷,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

归途中路过一家书店,相叶本来是听到了店里传出winter song的旋律而停了脚步,却意外地透过落地玻璃看见了摆在最外层书架上,表纸是ARASHI新杂,光滑的铜版纸上,他们五个人穿着符合年末气氛的暖色系服装,笑容温柔明亮.

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女生走到书架前拿下了那本杂,其中一个女生指着封面上的二宫,对另一个女生说了什么.另一个女生立刻露出腼腆的笑,用力地揪了一下同伴的衣袖.
应该是Nino的饭吧,这么喜欢Nino真好.
相叶这么想着,这时刚才笑容腼腆的女生抬起了眼,视线无意间冲相叶的方向扫了过来.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会被认出,不过相叶还是低下了头,步履匆忙地走开.

平安夜是真的很美好.
不过这么美好的夜晚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会觉得寂寞的啊.

回到公寓也不知道是几点,楼道的感应灯似乎是坏掉了,对于相叶的脚步声完全没反应.
一片黑暗里,要从一串钥匙里分辨出哪一根才是大门钥匙似乎有些困难,不得以相叶只能掏出手机,借着屏幕的微光开始细细辨别.
结果还没等他辨别清楚,抓在手里的手机倒是突兀地响了起来,屏幕的来电显示清楚地说明来电人的身份,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没一点儿表示的那位.

手指刚刚贴到接听键上电话就被挂断,随后相叶面前那扇门被人从里面用力地扭开.

暖黄色的灯光倾泻而出.
相叶眨了眨瞬间湿润起来的眼睛,看着面前一只手还握着手机的人,轻轻叫了声"Kazu."

"以为我不会来,所以你就一个人默默遛大街遛到现在?"

坐到沙发上,二宫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那个眼睛依旧湿润的人:"笨蛋."
"谁让你上周发那样的Mail ,今天又什么也不说."
"哎?我发什么了?"琥珀色的眼睛里光芒闪烁,一看就知道二宫绝对又在打小算盘,可惜一心理论的相叶根本没有注意,还很认真地从手机里把Mail翻出来:"ほら,不就是这个,说什么要去买游戏."
"我没说我去排队买游戏喔."笑眯眯地指着屏幕上那个模棱两可的词汇,二宫的笑脸显得很狡黠:"你看,我明明什么也没说."
"..反正能让Kazu排队去买的只有游戏啦."相叶抿起了嘴唇,表情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小委屈.
"是哦,那你待会就不要吃."

二宫弯下身,从玻璃茶几的下方提起一个外形一点也不起眼的盒子,在相叶瞬间变得惊讶的目光里掀开盒盖,笑道:"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正方形的千层状蛋糕,水润的草莓围了一圈镶在柔软的奶油上,蛋糕面的左下角还有用奶油砌成的熊猫.
相叶知道这是樱井拍的多拉马里那家店里的产品,之前樱井一直在乐屋里大肆推荐说好吃好吃,可惜就是限量还贵.

"不过,那么可爱的蛋糕,有机会很想尝尝呢."

他记得当时自己附和着樱井来了这么一句,实际上也算是随口的无心之语.
那个时候二宫正靠在大野的肩上全神贯注地打游戏,所以相叶雅纪根本不会想到,这句话竟然被二宫和也听了进去.
知道自己的事情其实还是被二宫放在了心上的相叶,情绪刹那间窜到顶点,一边嚷着"看起来好好吃"一边伸出手就想捞草莓,结果自然是被二宫半途拦截.

"你去洗手,出来记得关灯."二宫说着,抓起盒子边缘的蜡烛包"嗤啦"拆开,然后就开始一根根往蛋糕上戳,一边戳还一边小声碎念:"真限量,贵死了."

等到相叶洗好手出来关灯,二宫已经很有效率地在用打火机点蜡烛了.
烛火摇曳,那人熟悉的面容在暖黄色的火光中,竟然变得有些朦胧地陌生,却依旧好看得不得了.
相叶心想,二宫一定不知道,他低垂着眉眼,认真地点着蜡烛的的样子有多温柔.

这么温柔这么好看的二宫和也,现在正喜欢着自己.
只要这样想想,就觉得一百万分的满足.

"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过来."点好蜡烛的二宫直起身子,看了眼戳着不动的相叶,没什么表情地招呼道.

相叶揉了揉沾满水汽的眼睛,吸着鼻子蹭到茶几前,正对二宫站着.

"kazu我可以许愿了吗?"
"你许啊,我也没拦着你."
"我想要Kazu."
"喂!"
"..想要..Kazu的一辈子."

二宫和也猛地抬起头.
烛光里那个人以俯视的角度看着自己,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莫名地就想起不久前听到的广播,那个人在广播中久违地给听众拨去了电话,接到他电话的是个女生,一听是相叶雅纪就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啜泣着一直叫着那人的名字.

不知不觉中他都已经被人那样地喜欢了.
那个女生,可能连相叶雅纪的生人都没见过,却因为一个做节目而来的电话泪流满面.

或许不止那个女生会这样吧.
在他,或者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应该还有很多很多他们不认识的人,像那个女生一样,真诚地地喜欢着名为相叶雅纪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能让喜欢他的人为他哭泣,为他展颜的相叶雅纪,就在自己面前,用湿润而柔软的眼神看着自己,声音颤抖,小心翼翼地说,想要Kazu的一辈子.

都这么大了,说出来的话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真的是个笨蛋.

可是自己还是喜欢这样的笨蛋喜欢到不行.

喜欢到在寒冷的冬夜里等他工作结束等大半天也无所谓.
喜欢到可以为了他腾出魔术营业的钱去买贵到要死的限量蛋糕.
喜欢到可以让他一次又一次地用一拆就穿的小手段来骗自己回家.

---喜欢到,只要是这个人的话,就可以答应他所有的要求.

呐,其实我也没比这笨蛋聪明到哪里去吧
摇着头笑了笑,二宫站起身绕过茶几,在对方的手搂上自己的腰的同时,双手搭住了那人的肩.

贴过来的吻还带着淡淡的酒精的味道.
并没有很矫情的抵死缠绵,只是唇瓣轻轻的触碰,也能让胸口深处溢满温暖的幸福.

"笨蛋,许愿的东西说出来就不灵了."
"没关系,Kazu听到就好了."

反正这么多年,我许过的愿,也都只是想让你一个人听到而已.

---因为,我所有的愿望,全部因你而生.

E N D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极道相关][隼人&龙]那时少年 | HOME | [魅黑]TRUST YOU 全>>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