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泷山]明日の君


『 追いつけないけれど 追いかけたくなる』

山下懵懵懂懂地睁开眼时,率先撞入他还未完全清明的视野中的是那个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桌前的身影.不算太明亮的灯光从小桌上方静静地洒下,铺陈成一个酷似椭圆形的光区,正好将那个人的身形完完全全地包裹在一片暖黄之中,整个场景看起来就像是画家用最轻柔的笔触勾勒出的水彩画一样,温和得让人心情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无限柔软.

真好看.
明明只是背影而已为什么还能那么好看.

明显是睡迷糊了的山下君一边在脑子里过着类似于小FANS的天真想法,一边习惯性地伸手想去够手机.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躺着的地方不是自家的床而是乐屋里那种动作幅度稍大就会掉下去的沙发,是以他伸出去的手还没能摸着任何东西,身体却已经有了奇怪的悬空感.

“所以我就说不要你过来这边了…”

男人沉淀着磁性却未褪清朗质感的声音在空气中荡开,既是忧心的责备也是宠溺的疼惜.泷泽秀明垂下眼看着差点就摔到地上的NEWS团队长,最终还是没能制止早就在舌尖打转的叹息从唇角溢出:“累成这样还跑来这里,不是自找麻烦么.”

“还不是因为Takki在这里嘛.”

被轻声呵斥的孩子有些不满地抿起了丰润的唇,染着浓浓鼻音的低声抱怨听起来那个理直气壮,理直气壮得让泷泽差点以为山下根本是打算对自己撒娇来着,不过这样的认知也仅仅停留了一瞬间而已.毕竟现在的山下早就不再是当初总是生涩地叫着自己“前辈”的乖巧男孩,虽然颜看起来是愈发的年轻秀美,但他确实已经好好地成长为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

虽然被需要的感觉很不错,但是类似这种下意识就把YAMAP当成小孩子的举动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觉得被小看就闷着闹脾气啊.

这么想着的泷泽,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扶着山下的双手.
---可能让山下不高兴的事情,泷泽意识到以后都会尽最大努力绕开.
---这是他的温柔,也是他们的默契.

“我明天要排剧,可不就得在这里吗.”

……反正你就是不打算在舞台剧结束前理我就是了……

习惯性地撅起嘴,双手交叠放平垫在下巴处,山下就着趴在沙发上的姿势将目光投向泷泽.
以这个角度看过去,男人脸部的线条被不甚明亮的光线映得格外柔软.

这让山下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个夏天男人对着兀自逞强的自己微笑的样子,明明是在炽热的阳光下,他的笑容却清爽得像是染着樱花香味的春日和风,淡淡地抹平了夏日燥热的同时也化去了自己埋藏在心底的不安.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年少的山下便不自觉地恋上了.
恋上那个温暖而治愈的笑容,以及有着这样的笑容的前辈.
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小心翼翼地追寻.

本以为永远只能默默注视着的存在,却突然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专属物,这样的发展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让山下把自己弄得像个患失患得的孩子,表面上还是矜持地装着不在意,心里却始终悬着一个怎样都解不开的结,就怕哪天发现其实一切都只是过于美好的梦境.所以即使再忙再累,只要有机会,还是会抽出时间关注那个人的消息,好像这样便能够确认他会一直在自己身边.

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依据,也会觉得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安心很多.
但是好像从那人开始转攻舞台剧这一块开始,那种“知道一点消息就会放下心”的感觉就不再存在,每次关于那个人的讯息,不管知道得多么详细,心里依然堵得慌.

怎么说,大概是因为每次看到的都是关于他的成功或者关于他的受欢迎这样的话题,看完后之后就会有一种对方走得太快,自己却根本跟不上他的乏力感.

就像他卒业的时候一样.
那次山下在泷与翼的出道演唱会上哭得话都说不完整,最后还是被泷泽抱在怀里安慰:“没关系,YAMAP还是孩子嘛,等YAMAP长大了就会发现其实你离我很近呐.”

“可是在我长大之前Takki就已经走远了..”
“那我等你好不好?”

像是玩笑般许下誓言,从那以后泷泽就陪在了山下身边,一过就是好几年.
这些年山下成长很快,从不被大家认同的队长变成团员们真心喜欢的Leader,从尝试着出第一张单曲到领着NEWS重新回到舞台,从和大家一起开巡回到自己开个人演唱会…取得的成绩让所有看着他的人既惊讶又欣慰.甚至连山下本人也以为自己已足够努力,做得也很不错,这样潜藏在身体里的小小自信却在赤西仁脱团前往美利坚发展时被敲成一地碎屑.

你看,仁走了.
而且还是走了好长的距离.

连一直最靠近自己的仁都可以离得那么远,那么从一开始就有距离的前辈,不是会离得更远吗?
只是这样想想,然后就怕了起来.
怕真的有一天那个人就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走得很远,远得自己再怎么拼命追赶都追不上.

山下知道,现在的泷泽绝对不会对自己说“我可以等YAMAP喔.”之类的话,更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等自己赶上前与他并驾齐驱.

既然他不会等,只好由自己去追.

积极地参与各种节目也好,挑战新的事物也罢,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离梦想更近一点.
能向梦想靠近并最终触碰到梦想的人都是强者,有人曾经这么说过.
倘若自己成为了强者,就一定可以追上他的脚步,不用再担心会被拉下,更不用担心会被一个人丢下.

明明就是为了这样的目标才用尽全力想要做到最好,但实际情况却是无论再怎么拼命,在向着终点前进的过程中,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纰漏,与自己希望的“从一而终的圆满”根本是南辕北辙.

--这种状态持续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彻底与梦想背道而驰吧.
--到了那个时候,这样的我,还能够继续站在你身边看你的笑容吗?

『自然に侧にいた 君が何故か気にかかる』

"呐,YAMAP又在乱想什么啊?"

敏感地捕捉到那人清澈的眼睛里波动不定的情绪,泷泽还是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山下的头发,已经变换过很多造型的发摸上去并不算顺滑,但依旧柔软服帖.
就像山下智久这个人一样,即使少年的天真和不谛世事早已被业界的风浪磨平,但他身上那种一开始就有的纯净气质却始终如一,不曾改变过一分一毫。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纯净.才让人怎样都放不下.

“我哪里有乱想了…”
“你有喔.”毫无棱角的温润声音轻巧地截断黏着绵软鼻音的反驳,泷泽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山下脸颊处轻轻一戳:"脸都皱起来了."

下意识地抓住泷泽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手,山下对那人又毫无自觉地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对待的举动早已无力吐槽,只是稍微提高了声音认真地强调:"我才不会什么东西都往脸上写."

不置可否,泷泽微抬了手臂,让自己的手从山下的掌心离开.

"其实你往脸上写什么情绪都没关系啊,反正现在也只有我能看见."

……就是不想让你看见好不好……
对着那个已经走回桌边重新拿起了台本的白色背影撇了撇嘴,山下抓着深栗色的头发懒懒地坐起身,然而这个动作在即将完成时却因为泷泽追加来的一句话而停顿了一下.

"如果在我面前Yamap都不能表现出真实情绪的话,我会觉得佷不安呢."

手上的台本在指腹与纸张边缘得摩擦中被翻得哗哗作响,泷泽漫不经心地看着那些已经在快速滚动中晕成一片模糊黑色的文字,心想其实说出心里话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尽管在话出口前他也很认真地纠结了一下“这么讲会不会太没男子气概了.”

…不过,用言语传达出真实的心意,和有没有男子气概根本就是两码事情..
何况,这样的话总不能要对方先说…

毕竟对方是那个YAMAP啊.

总是想着要成为强大得可以让所有人都依赖的人,总是将真正的心情埋在谁也触碰不到的地方,总是弄不清楚坚强和逞强的界线,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将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对别人说"没关系请让我试试"的YAMAP.

泷泽看得到他的成长他的蜕变,却同样也看得到他的低落他的疲倦.
所以泷泽就想着,你在别人面前怎么掩饰都没有关系,回到我这里的时候随便你任性,就像以前那样,哪怕被说是长不大的小孩也好.

这也就是为什么山下总是要抱怨私底下泷泽老是将自己当成小孩子的根本原因,尽管泷泽也有意识地在收敛,不过那样的情绪还是一不小心就会流露出来.

山下大概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多希望他一直都是那个会怯生生地叫着"Papa"青涩的少年.
这样自己就可以真的像一个父亲一样,肆无忌惮地护着他宠着他,有闲的时候替他分担烦恼,或者抱着他像聊天一样有一句没一句地告诉他关于番组和SOLO的种种技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静静放着他去面对各种没法想象的挫折坎坷,再看着他绽开甜美的笑容对每一个向他投去关切目光的人说"我没有问题" ,自己却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不过不放开他去面对风雨也是不行的,山下毕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骄傲.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骄傲已经发展到了“面对自己都不愿意展现真实情绪.”的程度虽然明白是那孩子的本性所致,但多多少少都会觉得有点心慌.

为什么?
问什么问啊都被最重要的人当群众对待了都从特别的Only one泯然众人了,谁还能淡定来着.
既然他不肯松口,那就只好由自己来说.
在山下面前泷泽永远不会在乎自己是否足够强势,只要不涉及什么原则性或者是工作问题,泷泽都会尽可能地向山下妥协.

他很清楚山下绝对不会主动低头,但是只要有人先一步退让,那个孩子肯定也抗不下去.
所以他就先开口了.

“嘛,老实说,YamaP突然跑来又什么都不肯透露,会让我觉得很困扰呐.”
“……”

回过身,让那个人揪眉咬唇的纠结表情落入自己眼中,泷泽浅浅地叹了一口气,温道:"这样我真的会以为你是打算跟我分手才特意来的喔."

『言叶にはできないこと 胸の中にまだたくさんある ひとつずつ大切にしていきたい』

"……噗."

染着鼻音的闷笑佷不给面子地在乐屋暖黄的灯光中流淌开,声音轻轻软软如同浸泡在牛奶中的泡芙.

"Takki不是很久没演纯爱剧了嘛."好容易才控制住了情绪,山下揉着鼻子看向泷泽,眯成月牙状的眼睛里盛满了亮晶晶的笑意:"为什么还是一下就想到那里去了.."
"大半夜从巨蛋跑到帝国剧场你还嫌这出不够纯爱啊."认命地丢开彻底沦为道具的台本,泷泽迎着山下那过于灿烂的神情苦笑:"进门还没说几句话就睡过去,醒了又是这样一脸让人难以琢磨的表情,Yamap你是存心要吓我吗."
"诶,泷泽君的胆子什么时侯变那么小了."

浅灰色的阴影投射到身上,山下半眯着眼睛看着向自己靠近的男人,歪歪头不说话.
嘴唇柔软的触感,带着比常温略高的灼热感落在覆着薄薄刘海的额上,不带情欲,无关恋爱,纯粹只是抚慰一样,柔和到极致的亲吻.

"我胆子变小的话一定是被你折腾出来的,最近那么多事一个字也不肯跟我提,还真怕是被你嫌弃了."
"因为真的是没什么大不了,所以没必要告诉Takki嘛."
"喔,我明明记得今晚有个人来的时候还一脸没人陪我佷寂寞的表情,这真的算没什么大不了?"
"……"
"所以说你啊…还真是个孩子."

放开搂着山下的双手后泷泽习惯性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发,不过这样的言语搭配这样的举动居然意外地没收到任何抗议.
原因,自然是正主此刻正忙着怨念.
其实山下的确是不清楚为什么跨年结束后,自己想到的不是回家而是奔帝国剧场,明明最不希望让那人看到自己软弱的地方,到头来却还是送上门让人家看了个十成十.

"不过,我佷高兴."看了看身边微垂着头的人,泷泽深深吐了一口气,靠上沙发后背的姿态很是慵懒.
"Yamap觉得寂寞的时侯想找的是我,我佷高兴."

用眼角余光瞟了一副感慨人生状的泷泽一眼,山下心想之前不是还说以为我是来找你分手的吓个半死么,明明今年才是20代的最后怎么说话就开始前后矛盾了?
心里吐槽得倍顺溜,表面上仍然没露半点声色,侧侧身将头枕在泷泽的肩上,美貌的小idol一脸泷泽君有话请接着说我洗耳恭听的温良恭俭样.
然后那个谁也就真的如他所愿,PARAPARA地滔滔不绝.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侯你才能更坦率一点,什么都不说的话,我是不会知道你想要什么的喔."
"说不安不是骗你的,有时候看到你的番组和News,也会觉得我和YAMAP真是差不多两个世界了."
"Yamap真的越来越优秀了喔,身边喜欢你的人也越来越多.倒是我,私底下没什么机会跟你接触,当然就会有'和Yamap没什么交集的我会不会被遗忘了'的奇怪感觉."
"所以Yamap主动来找我的时侯..总觉得佷不可思议..不过你什么都没告诉我,还是让我有点受打击."
"明明偶尔休息一下也没关系的,什么事情都要一个人去扛,会有人心疼你."
"……所以,再依赖我一些也没关系."

温润磁性的声音,淡淡地说着那些或者欣喜或者不安的心事,没有跌宕起伏的语调和描述,却也已经足够在听的人心里掀起难以平息的波澜.

我以为只有我在害怕,却不知道你也和我一样.
我以为你从来就没有留意过在你背后拼命追赶着的我,却不知道你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身上.
我以为付出多少努力都是理所当然,却不知道你会担心这样的我.

一生懸命,是为了梦想,也是为了你.
这样的理由,你大概永远也想不到吧.

"依赖你什么的,不要说了啊,我可是想好好地成为让人依赖的男人呐."

迟来的抬杠让泷泽沉默了片刻后,才有些犹豫似地接上一句:"你已经是了啊."

"还不够喔."

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以微小的幅度晃了晃.发丝蹭到脖颈处有点毛躁的痒.泷泽握起山下放在膝盖上的手,静静等着下文.

"直到我成为和Takki一样优秀的人以前,都不够."
"哈,和我一样?"
"嗯,这样的话,才可以一直在Takki身边喔."

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泷泽惊讶地扭过头的时侯正好山下也直起了身子,那对为人称道的漂亮眼睛里满满地挤着孩子气的执拗..
那样明亮动人又坚定不移的,属于山下智久的倔强.

看着那样的眼神,泷泽想了想还是把"其实你已经超越我很多了"给咽了回去.
嘛,怎样也不能否认当听到恋人说是为了自己在努力时,那种暗爽到内伤的感觉实在很棒.说到底这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时时刻刻都想着对方"啊.
所以那句还是别说了.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一直在山下心里占据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了吧?

所以说,再温柔的前辈,也还是会有腹黑的时侯的,这就是典型= =.

"我感动了,所以决定要给Yamap奖励~"

瞥一眼那张春暖花开到都起褶子了的脸,山下缩了缩脖子不知怎么就想起当年某人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强吻强抱强..嗯咳.

"明天不是大早就有舞台,Takki都不怕没精神吗."
"舞台哪里有Yamap重要了."
"你敢去跟J桑说嘛?"

最后还是只进展到了KISS.
虽然佷简单但是佷美好,被堵上了唇时山下只来得及这么想了想,很快就沉溺在对方温柔到可以让人融化的唇舌追逐中.
分开的时侯两个人都有种要擦枪走火的感觉,不过谁也没说出口,更没有谁要求更进一步,反正日后机会多的是何必非要选在一个累得半死一个大清早就要上工的时侯呢.

告别的时候山下倚在门框上半开玩笑地道:"就算我没在身边Takki也不要跑太快啊,不然我真的会跟不上喔."然后就换来对方一句"那我等你就好了不是本来也没什么差别."

说话的时侯,两个人脸上都有着相同的笑意.
其实事业上拉开了距离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的心始终都在一起,不是吗?


『今日より昨日より触れたい君の笑顔に この手离さずいよう 明日の君に会いたい』


E N D
恋詩--J家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置顶公告]本BLOG正确的 打开方式 | HOME | [极道相关][隼人&龙]那时少年>>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