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everlasting Song(血族设定)

名词解释:
Childe/Sire:还未被介绍给长老认可的吸血鬼,他们也未被自己的尊长(Sire)所释放。通常Childe是被当作儿童般被尊长照顾带养着

Neonate:刚被引介给亲王的新进血族成员,是最年轻的血族。

Elder:长老。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他们拥有强大的能力,多半已在血族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了相当的权力(PS.达到Elder等级,也就具备抵抗光的能力,一般来说,只有正午的阳光能让他们彻底灰飞烟灭,其余时候,阳光只能将他们表面融化,却不能杀死他们)

Camarilla (密党):为应付人类对血族的捕杀而成立的盟派,由七个氏族所组成,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 Traditions ),(避世,领权,后裔,责任,客尊,杀亲--其中避世最为重要)要求盟派中的后世吸血鬼永远遵行




一轮冷月,寂寞的挂在天幕中,今日的夜如同粘稠的墨,黑得沉甸甸的,光是站在它下面都觉得压抑.风声轻轻呢喃迷离奢华.
蔓滕蜿蜒柔软的身躯,慵懒的顺着高大的古堡外壁往上攀爬,一直爬到顶端,枝叶伸展开,覆盖了冰冷的城墙.蝙蝠哗啦啦的飞开,月下,雄伟的古堡更显森寒,
她拉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自塔楼上望出去,可以看见塞纳河娟秀的身姿.
Sire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便来自那条河的彼岸.
因此,那里也成了人类处决血族的最好地点,他们将血族用锁链锁在河畔广场上下了结界的十字架上,第二天太阳升起,直到正午时,他们便会融化.
他这么告诉她的时候,她很害怕,她扯着他袍子的边缘,可怜兮兮的看他,而他会笑着,揉揉她的银发,说没关系,Sharu,我会保护你.
她相信他,如她相信自己一样,她的Sire,是Elder等级的长老,以他的能力,的确可以很好的保护她.
但她不仅仅因为等级而相信,还因为,他的容貌.
她的Sire有着如阳光般漂亮的金发和天空一样明净的蓝色眼睛,血族中,能同时拥有天空与阳光的颜色是很少见的,族内的人都说大概他是受到祝福了吧.
在她的理解中,受到祝福的血族,总是非常优秀的,所以,她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他.
但是现在,连她如此信任着的Sire,却也不能再保护她.
眺望远方,有水珠从她清秀的脸上滑落,打在窗台上,溅起水花,微乎其微.

1
这个王权统治的世纪,盛行吸血鬼的传说.
人们害怕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灵,说他们是神之弃儿,永远背负黑暗的诅咒.
但讽刺的是,这些黑暗中的生灵,恰恰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以他们人类为食.
面对强大的力量,若是自己无法拥有,那么便毁灭--这是人类一贯的心理,也就在这样的心理驱使下,人类又开始捕杀吸血鬼.
圣水,咒语,十字架,银...遍布了所有人类可到达的地域.
每日都听闻有同族被弑她甚至亲眼见过同族在圣水中痛苦的消失.
她不解的问他,为何,为何不去救他们?
她的Sire只是无奈的苦笑,说,没办法,Sharu,我们是密党,而非魔党.
血族中两大盟派---密党,魔党,其中密党有六条戒律,戒律之一避世,便是指不可对非氏族的人显露自己的真实面目,否则其他吸血鬼会和你断绝一切关系,而魔党恰好相反,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
她疑惑的看他,显然听不懂,他微微摇摇头,领着她离开,说以后我会教你,关于血族的一切规矩.
于是,人类继续捕杀,血族继续退避.
矛盾累计到一定程度,是会引起质变的,密党的长老们最终决定,不再忍让,对人类进行反击.
争斗的序幕就此拉开,在人类用来自天堂的圣器抵抗他们时,他们也开启地狱的力量与他们对抗.
白昼,是人类的天下,但到了夜晚,血族便开始绝地反击.
僵持的结果,便是人类和血族皆伤亡惨重,到了再也负不起死亡的代价的时候.
人类教会提出,要血族给予他们一名成员示众,以消除群众的舆论与恐慌,但被血族拒绝.
因此才有了今日白昼的最后一战--这并不是血族想要的,只是人类攻到了他们加了咒语而隐蔽的聚集地,所以不得不抵抗.
虽然她呆在黑暗城堡的最深处,但Sire和Childe的血系是相连的,她可以感知到他的一切,她知道那场战斗的惨烈.
黄昏时,她感受到血族特有的波动,那是最危险的讯号,于是她知道,她的Sire被人类捕获了.
她知道结果会如何,她的Sire会如那些人类所说,被拉到塞纳河畔示众,从清晨一直晒到正午,在猛烈的阳光下,消失在那些人类眼前.
没有Sire保护的低等级Childe,生存将会非常艰难.
她想去救他,可是她清楚自己没有这能力,她不过才刚刚成为Neonate等级的血族,连闪电的光芒都可以融化她的肌肤,怎么可能有力量去毁掉那些代表光明的圣物
但是,她不甘心,那是她的Sire,唯一的Sire,若真的失去他,她以后怎么办?在血族中,她还只是孩子---但血族一般独来独往,除了亲密的恋人居住在一起,换言之是不会有血族成员去照顾与自己无关的血族的.
她就这样安静的望着远处,一动不动.
古老的挂钟,单调而有节奏的敲响了十二下,钟声回荡在房间里,像水波的涟漪,一圈圈的波动.
月愈发的冷.银光映在她的发上,好像有看不见的光环环绕.
清亮的银色瞳仁中,满满是阳光与天空的色彩,连记忆也与这两种色彩纠缠在一起,一丝都分离不开.
最终她还是决定去塞纳河边,说不定,说不定会有办法.
因为,就这样放弃,真的太不甘心.



2

夜深了,广场上也是空荡荡的一片,只有在中央刑台上,有两个神父在来回走动.
银色的锁链扣着他,将他锁于巨大十字架之上, 大十字架周围插着许多银制的小十字架,上面都撒过圣水,就这样构成一个结界.
而他在这样的结界中明显的虚弱下去,不但灵力无法动用,连逃跑都成了奢望.
他听到广场上钟楼的巨钟敲响了十二下,已经午夜了么?
时间还过得挺快,抬起天空颜色的眸,他自嘲的想着.
最后的时刻,不过是一时的疏忽,就被九个神父下了结界,其实结界本不能捕获他,但在那之前,他被浸染了圣水的弓箭射中,力量减弱.
明日一切就全部结束,在自己消逝后,人类对血族的捕杀也就告一段落.
自己还真挺伟大的就充当了那个停战借口,真不知道该不该欣慰一下,Elder等级的血族可是很难逮的,能弄一个如此高等级的血族来"示众",人类占大便宜了吧.
历经千年.他看过繁华衰败,看透人类短暂的生命中为身外之物无尽纠纷..他看过一切,因此他不畏惧毁灭.
他只是担心他的Childe.她还小,还不懂得如何好好的保护自己.
四周很静,静得什么也听不见,风滑过,带来丝丝凉意.
一切,似乎都显得平和,只是在平和之下,掩盖了汹涌的暗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让他一震,是血族针对人类的催眠术...这样的层次,他还能感应出来.
Sharu...吗?
目光所到之处,是如水银般倾泻而下的银色长发和晶莹清澈的银色瞳仁,他的Childe一身黑色的羽纱衣站在刑台下,脸上的表情,是只属于她的平静,但绝对没有一丝卑微和胆怯.
她一步一步踏上台阶,走过几个昏睡的神父身边,步子很轻盈,裙摆略微拖曳到地面上,沾染些许尘埃.
最终,站定在圣水与十字架构成的结界边缘,安静的对上他的目光.
"Sire"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他努力牵扯起嘴角,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
他的微笑映在她清澈的瞳中,让她觉得有些难受
是他一贯的温柔,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他已经很虚弱,比平日她见到他时虚弱了很多很多,不但整齐的金色发丝散乱开,连她最爱的天空色瞳仁,也显得黯淡,这个样子,看起来,好象真的随时会离开
想到这里,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细小的疼痛从心底深处肆意的蔓延,直到充斥全身,身体里本来就不是滚烫的血液,此刻更是像从玄冰底下蜿蜒出来的流水.
血族是不会感觉到冷的,但此刻她真真切切的觉得有寒意侵袭了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深夜,风太大了的缘故?
微微拧起姣好的眉,她垂下眼.看着脚边那一圈淡得几乎像不存在金色光晕--那是结界的边缘.
"Sharu,别进来."看出她的心思,他轻声制止:"进来可就出不去了哟."
"您,不能毁掉它么?"她问得小心翼翼.
血族中有一种高位的术,名为"化",顾名思义,是可以毁掉任何东西的术,只是使用它,需要施行者本身强大的力量支撑,因此一般只有长老们会掌握.
"现在力量不够."回答她的是苦笑,他失去的血液太多,导致无法支持自身的灵力.
"只要补充足够的血就可以了吧?"她的表情没有太大波澜
"嗯."他应了一声.
她沉默着垂下头,长长的刘海掩映了瞳孔,看不见那片晶亮之中,闪烁的是怎样复杂的情感.
他疼惜的看她,苍空色的眸为那流动的银色溢满温柔,是对孩子的宠溺,也是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恋.
"您需要多少个人类?"很长时间后,她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摇摇头;"算了,Sharu,不可能的."
"告诉我."她坚持着,不肯松口.
"除去那两个,还要三个..你的灵力,能做到一个晚上捕获三个人类吗?"
她摇头,然后开始痛恨自己的弱小,为什么自己只是Neonate!
"快点回去吧."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劝她.
她只是咬咬唇,没有要走的意思,抬起眸子,有些不甘心的看他
"Sharu,记住,一百年内,你还不能接触阳光,自己以后小心一点."他细细的叮嘱,但很快发觉她的心不在焉.
"做不到啊."她又拧起眉,表情像极了一个受到委屈的孩子.
"什么?"
"让您去接受阳光的烧灼后消失,Sharu做不到."她迎上他询问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回避,在她清澈的瞳中,他看到自己双眉紧锁.
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情,但她的能力,还远远不到可以与这些圣器抗衡的程度,与其让她在这里等待危险逼近,倒不如让她早点脱离这个是非之地,她这个样子,算什么?不是用自己的命开玩笑吗?
"那么你想怎么做,和我一起晒吗?"微微延长的话语,透出他骨子里的威严,清浅的蓝色中燃起小小的火苗,连柔和的唇线都紧绷起来.
她不说话,只是安静的承受他突如其来的愠怒.月色下,她的样子像极了精致的瓷娃娃,似乎半点也碰不得,她就这样一语不发的注视自己的Sire,脸上是近乎执拗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他太熟悉,每次她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东西却又得不到时,她总是这个样子,而自己,最终也会因为拗不过她而妥协.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还是心软了.
"Sharu,你留在这里,能做什么?"叹息似的问着,他移开了目光不去看她的脸,那样的表情,再多看一下都会心疼得紧.
又是寂静,彻底的寂静.
血族的视力是极好的,哪怕在黑暗中也一样,因此他注意到了她眸中闪过的决然.
所以,当她毫不犹豫的踏进结界,他没有惊讶,只是沉沉的叹气,他知道,她一旦下定了决心,除非消亡,不然她不会改变.
她总是学不会放弃,却学会了要命的执着.
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再劝说也无用,于是他也不再赶她,只是摇着头问
"是要使用'血盟'?"
这是一个任何等级的血族都可以使用的,破坏那些来自天堂的约束的方法,不需要太强的灵力,只需要自己的血液---因为圣洁的事物是绝对受不了那些被诅咒的血液的玷污的,只要血量足够多,就可以彻底破坏.但一般不到不得已不会有血族采用这样的方式,毕竟,失去体内五分之一的血液对血族来说也是挺危险的事情.
她没说话,只是干脆的咬开自己的右手腕,血肆无忌惮的涌出,她让它们溅落到银色的锁链上,殷红的液体,在锁链上蔓延开,原本微微闪烁银光的链子,光芒顿时黯淡下去.
她知道,血盟开始起作用了,所以她耐心的,让自己的血,染满整条锁链.
当冰冷妖娆的艳红液体涂满整条锁链,来自天堂的契约终于被破坏,银色锁链就那样悄声无息的消失,突然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挣脱了束缚的他皱起眉,血的腥甜味道刺激了本来已经饥饿的他.
现在可以感觉到体内欲望在嚣张的翻腾,强行压抑下,他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进食的时候.
"现在你又打算怎么办?血液不够下一个血盟的建立了吧?"
"是不够了."她平静的微笑,然后转向他.
"但是,剩的血液,补充您的力量却是足够的,您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的血吸干."

3

血族,是依靠鲜血与黑暗而生存的种族,亦是永生的种族.
失去所有鲜血,不会导致他们死亡,毕竟他们在成为血族的时候,便已经死过一次.
但他们会因此进入长期的休眠,休眠时间可能是一个世纪,也可能是上千年,因为这样的休眠是非正常休眠,所以,他们不能被唤醒.
唯一的方法,是等待他们自己醒来,当然,那将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Sharu,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他现在只觉得好恨.
恨那个居然要用百年的休眠作为代价来救自己的她,更恨居然让她做如此牺牲的自己.
她是他的Childe,通常,Childe是被他们的尊长当孩子般照顾着的,而现在,居然是她在为自己操心
她点点头,说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Sire.然后将自己还涌着血的右腕递到他的嘴边.
他挥开她的手,沉重的喘息着退到十字架下.
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但饥饿在他体内蠢蠢欲动,仿佛一头狂暴的野兽,怒吼着撕扯着他的身体与神经,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快要撑不下去.
"Sire."她往前走一步,离他很近很近,定定的看着他,她让血花在他面前一朵朵的绽开,血浓重的味道刺激着他本已要崩溃的理智.
"现在您必须出去,至于以后,您不想等也没有关系."
最终,饥饿的猛兽挣脱了枷锁,理智被湮没,他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一样的渴望得到鲜血.
他对着那个地方噬下去.
那一刻,是罪恶的救赎,也是无情的绝望.
血顺着食道流入胃中,是不同于其它血族的甘醇甜美,的确是绝好的食物,何况现在这个Elder已经饥不择食.
他吸血的速度让身为同族的她也有些惊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因为大量的失血,已经无法维持身体正常的行动.
思维逐渐模糊,一种莫名的缥缈感侵袭而上,好像灵魂被从体内硬生生驱逐出去,在半空中轻飘飘的游动,找不到任何着力点.
越来越暗的视野中,她只能看到微微闪烁的金色,是他的发,而现在唯一能感觉到的,是他手臂环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很用力.
于是她忍不住微微笑,即使百年之后的漫长休眠,也不能让她后悔自己的行为.
他是她唯一的Sire,而她,愿意为这个给予自己一切的血族做出任何牺牲.
黑暗铺天盖地如同浪潮般涌上,将她仅剩的意识卷入更深一层的暗,于是她就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沉沦下去,不知道何时可以脱离.
他松了口.
怀中,女孩的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脆生生的虚幻,好像一碰就会消失不见,银色的发散落开,美丽,但残忍,好像花一边滴血一边开放.
最终他还是没有吸干她所有的血,虽然,这依旧不能改变即将到来的事实.
他只是本能的留给自己一个微弱的希望,至少,她可以早一点醒来吧?

东方已经隐隐有白色呈现,天是不是快亮了?
他沉默着走到结界边缘,伸手去触摸结界.
磷蓝的鬼火悄声无息的顺着结界边缘燃起,形成一圈淡蓝色的火墙,毫不留情的吞噬着神圣的光晕,两种力量在这没有温度的蓝色中纠缠,不分伯仲.
他皱了眉,这个结界,似乎不如他想象的脆弱.
那么想要的话,那就全部给你.森森的道,他扬起手,持续灌注力量.
他倒想看看,这个人类如此信任的神圣事物,到底能承受多少血族的"化"之术.
在来自地狱最深的诅咒下,神圣最终言败.
轻微的噼啪一声,结界破了口.
他冷冷一笑,熄灭了磷蓝的火焰,自结界中走出--这样等级的圣物,毕竟比不过已经存活千年的他.
抱紧怀中的女孩,他张开翼,径直向西方那片无尽的黑夜中飞去.
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为救赎付出代价.
他不可能将自己的Child放置不管,正如她说看着自己消亡她做不到一样.
血族的时间,可以比拟永恒,是幸运,也是不幸.
当血族拥有可以陪伴自己走过永恒的伴侣时,永恒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恩赐,他们因为拥有彼此,所以不寂寞.
同样的,当血族形影单只,永恒则成了枷锁,漫长的时光,只会令他们消沉厌世,直至自我毁灭.
他清楚他要面对的,是长达世纪的孤寂.
但他不打算放弃,他不希望她醒来的时候,找不到自己.
即使是说着"以后不想等也没有关系"的她,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会一直在她身边,直到她醒过来为止.
在走到时间尽头以前,他不会离开.

END

以下是残章,就作为比较幸福的结局好了-V-

百年孤寂,只是为了从此以后,不再寂寞.
*************

她醒来的时候,四周没有一点光线,但黑暗对于血族来说算不了什么.
Sharu?
床沿的他抬眸,对仍迷茫着的她微笑,笑容如同月下盛开的蔷薇,醉人的温柔.
她微微颤抖一下,张张口,最终出口的只是轻轻的一个"Sire".
"真好,你终于醒了."他伸手,指缝间流淌过她水银般柔亮的发,有淡淡的香味,清纯甘洌,语气里有如释重负,更有隐忍的悲伤.
"Sire,很长时间..了?"
"还好,只是百年,不是千年."
她怔住.一个世纪呢,一百多年里,他都是孤独的吗?
血族的时间是永恒的,但极少有血族可以独自忍受百年孤寂,有的血族,就因为无法忍受孤寂而自我毁灭.
晶莹的的银色瞳仁荡起涟漪,她握起他的手,冰凉,柔韧.
抱歉,Sire,今后再不会了.
他笑着将她拥进怀中,轻柔的吻落在她光滑的额上.
因为她的苏醒,他放弃了之前一切打发时间打算,他开始教她有关血族的一切,种系,分支,戒律,以及古老的咒语.
这大大让他头疼了一把,因为他的Childe在学习的时候总是发呆,每次几乎是教完了,她什么也没听进去,对此,她解释为,不感兴趣.
您不是知道这些么?所以我有您在就够了.她合上厚厚的典籍,说得理所当然.
这个说法险些让这个看尽了千年繁华衰败,自以为可做到波澜不惊的Elder吐血.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对她过于宠溺,以至她与自己这个在血族内举足轻重的长老平起平坐,要知道,血族是很注重等级制度的,哪怕在人类叫嚣要打破等级制时,依旧如此.
她不当他是Elder,她只当他是自己的Sire,而他,也不会用等级去压她,更不会强迫她去做什么.
果然还是宠过头了,还是无意识的宠过头,这算不算教育失败?
见他又皱起眉,坐在他膝上的她轻笑,伸出修长的指放在他眉心,说这样下去会不好看.
她又来了她又来了,每次不是别扭着跟自己抬杠就是对自己撒娇--不管是那一样,自己都没有任何抵抗力.
他无可奈何的摇头,说算了教不了你,不学就不学吧.
她会开心的崭露笑容然后从书房里一下子跑得不见影.
几乎每日都发生这样的状况,而时间也就如此流过,不再回来.
不久后,她成为Ancilla,这个等级的血族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已经具有相当的能力,是进阶至长老的中间阶段.
也是那个时候,人类的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迁,蒸汽轮船成为了塞纳河上特有的景观,于是血族不得不退向更黑暗更隐蔽的地方.
她曾经问他,人类到底要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
他回答不上来,只是告诉她,反正我们会一直如此下去就是了.
她笑笑,不再言语,不论多长时间,反正她的Sire总是会在,对于她来说,只要她能陪他看日落看月亮,然后每天看着他为自己伤脑筋便是幸福.
她甚至希望,可以让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
因为这一刻,便是属于她的永恒.


彻底END...



永遠の桜吹雪--个人原创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补完后记]REASON的后记OTL||(你无聊吧你!) | HOME | [原创][组文]曼珠沙华>>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