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落樱花雨番外]夕风

1

纯一直都记得,初次见到绫时的情景.

初秋的夕阳下,黄叶伴着微凉的晚风轻轻飘落,年仅五岁的紫发少女端坐在雅致的屋前,一身粉紫相衬的衣装,紫发流水一样滑过纤盈的肩,精致得像最漂亮的人偶

他走上前向她打招呼,告诉她自己的名字,纯.
女孩先是歪了歪头,像在思考什么,片刻后,笑容甜美的唤他一声,皇兄.紫宝石一样的眼眸清澈透明,像可以倒映出这世间任何真实之物.

那一刻纯是彻底落入那片清澈之中,十二岁的少年,还从未见过比这更纯净的人儿.

"你是叫做绫,对吧?"不由自主的用了最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话,他半跪下身,让自己的视线与她的目光持平.
"嗯,是的..."女孩点头,笑容依旧纯澈.
"以后我叫你小绫."轻轻抚摸她刚刚过肩的发,纯不禁微笑:"不过,只有我一个人能这样叫你哟..."

女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笑容依旧纯澈.

2

此后的几年,纯常常会去探望绫,前往行宫的次数甚至比他的父皇还要勤快.
也就是在这些年里,纯接触到了岚妃,宫中侍女们经常议论的,有着绝好容貌却出身低微的妃子.

岚妃总是对纯温柔的微笑,说话的时候也极其轻柔.
除了本性使然,也许还因为体质虚弱的关系吧,想到这一层的时候,纯莫名感觉惋惜,明明她是精通药理之人,为何偏偏不能医治自己.

有一次他曾试探性的向她提出,回宫里去居住,那样也许还更方便治疗.
然而,虽然她依旧温柔的笑,纯却看见她幽静深邃的眼眸黯淡了下去,像被云雾遮掩的星辰.

"有劳纯殿下费心了,但我的病,怕是无法治了.."
"........"
"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绫."
"好的,我知道."


3

岚妃的去世是在一个初秋的黄昏,夕阳灼了天边的流云,孤鸟的鸣声似啼血一样凄厉
纯表情哀切的搂着哭泣不止的绫,无言的眺望远方,然而什么也没看见.

岚妃去世前曾对自己说,让自己保护小绫,至少别让她卷入权力的倾轧.
那一刻纯才明白岚妃不肯回到宫里的真正原因,只是为了小绫而已.
但是岚妃是为何要把小绫交给自己照顾?她难道不知道让小绫跟着刚入主东宫的自己,也就是让她卷入了纷争吗?
又或许是岚妃知道,但她只有相信自己这个唯一选择.

不论哪一样理由,都让人感觉很沉重.
纯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用双手要拼命的捧着什么似的,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沉重感铺天盖地.
也许今后,再也没有这几年平静的时候了.

4

岚妃离世后的第三日,当今圣上派人将绫接往宫中,并转告,她从此以后就在宫中居住.
坐在几乎封闭的狭小空间里,车轮滚滚的声音碾碎了她的思绪

心底隐隐的不安,在逐渐的扩大,仿佛平静的湖面被谁有心搅乱
即便身份上她贵为公主,但是对于那戒备森严的宫墙内是什么样子的概念,却很模糊.
连三岁时随母亲入宫时的印象也早已模糊.
只要想到自己将要一个在不熟悉的地方度过,绫就觉得胸口沉甸甸.

母亲大人,我要怎么办才好?

5

然,事情的发展有时候就是出乎意料.
入宫后,她首先被带去的地方,竟然是东宫的别苑.
沿着花丛中的小路行去,不远处的空地上,站着黑发的少年
她仿佛见到救星一般,唤了一声皇兄便急急的跑向他.

"小绫,我跟父皇说了,你暂时就住在我这儿,等你习惯了,再到你的寝宫去,怎么样?"轻执起她的手,纯浅浅的微笑
"嗯!"很用力的点点头,方才忐忑不安的心情,此时奇异的平静了很多.

她怎么忘记了,这宫里,其实还是有熟悉的人呢?
即使有无限的未知,无尽的徘徊,但只要身边始终有人可以依靠,可以信赖,那么所有的困难,也都会迎刃而解吧

这么想着,绫扬起头去看纯,初秋夕阳的光辉正斜斜的落在少年的发捎,流金一般点缀.
她注意到纯似乎在看远处的什么地方,于是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辽远的天际,橙色的云正微微舒展了身体,随着风缓缓飘动.
夕风悠悠,不问归路

< 夕风 完>

永遠の桜吹雪--个人原创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没脸说了||]辉亲爱的生日快乐,啊还有阿斯兰也是.. | HOME | [原创][遥か相关]追憶の森に捧ぐ(鵼&赖久)>>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那还是不表达了 = =

然后什么叫HOTL…… - -
2008-10-28 Tue 13:46 | URL | Holt [ 編集]
..手误|||||||||
2008-10-29 Wed 13:34 | URL | 静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