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过去的记忆都已被我们忘却...

[原创][樱兰相关]不说再见

入秋了入秋了,天气开始凉下来了呢.
宽阔的校园里,没了春日的繁花似锦,没有了夏日的生机勃勃,漫天飞舞的樱花那赏心悦目的粉红早就定格在记忆里,大片大片的碧绿也被染成金黄.
是谁说过的,秋是离别的季节啊.
又是谁在问,秋真的注定离别吗?
是谁在微笑,说分离离我们太远?
又是谁发誓,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不管是谁,无论是谁.
我们都不要说再见,因为我们绝对不会分开.

[掠影一]

一片黄叶,悠悠的飘落,打着旋儿如同蝶般掠过他的肩,他伸出手,接住了它.
真是,秋天了啊.低声喃喃自语,秋日晴空般澄澈的蓝色眸子荡出了涟漪.
金色的发垂落,柔软而富有光泽.

逢秋必有分离绝对是个定律,虽然这个定律总是被人刻意的忽略.但是就算忽略也不代表不存在,--呐,即将到来的毕业祭便是个最好的例子
总有一天,我们是不是也会..分开?像当初自己和母亲那样,分开...

王子立刻忧郁起来,仰头呈四十五度角望天营造点气氛,不料大自然很不给他他面子,一阵风吹过--其实不是非常凉的风,不过对于某个只穿件白衬衫的人来说已经很够威力了.
修长的身躯颤抖一下,"冷"字刚刚从脑海里冒出,一件衣服就披到他身上,一秒的衔接,恰到好处.

"Kyouya!'
扯扯身上的衣服,Tamaki睁大眼睛看走到身边的人.
"天气凉,没事就别在这里发呆."黑发少年推推鼻梁上黑框眼镜,语气是一贯的沉稳,Tamaki听出,沉稳之下蕴涵的关切.
"Kyouya....."
"去社团活动室吧."僚袖子,看表."要到时间了."淡淡的说着,自顾自的走掉.
"喂喂!Kyouya等等我!"见状金发的少年赶紧跟上去,快追上时他伸手拉住了他的,片刻之后感觉到自己手上传来的热量.
"Kyouya你的手真暖^^."他的笑容阳光明媚,还带了一点天真的孩子气.
"是你太凉."
"下次要发呆的话,穿够衣服再发."
"诶?!什么嘛,谁..谁在发呆!"Tamaki不服的回嘴:"我是在思考."
"你会思考什么?"潜台词就是"你个单细胞生物头脑那么简单.."
"我说,秋天了,是秋天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紧,Tamaki犹豫一下,还是把后面那半句话硬咽回去,看向Kyouya时,他发现他抿起的唇.
怔了片刻,垂头看看两人交握的手,似乎明白了什么.
于是,他也还他一个笑容.
那个让人伤感的词,现在还离得很远呢.

[掠影二]

推开社团活动室的门,里面很安静.
"哎?"有点惊讶的出声,身材小小的金发少年抱紧了怀里粉红色的兔子,转脸看自己身边高大的同伴.
"Takashi,小环他们,不在这里呢."声音很脆很脆,小孩子的稚嫩.
被唤作Takashi的英俊男子表情没有变化,只是略略点了一下头.
光邦趴到窗前往外看,片刻后发现什么似的叫出来.

"哇啊,Takashi,叶子,你看,叶子落了呢!"
真的,金灿灿的黄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得到处都是,长长一条校道几乎都被黄叶所覆盖.
"啊."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崇的目光也转移到那片金黄中去.
有那么一段时间,活动室里都没有任何声响.
"Takashi,Haruchan说,叶子变黄落下来的时候,大家都会走呢.."

崇沉默的听着.
"小环会走,小镜会走,小光和小馨也会...."声音逐渐低下去,最后的尾音散开在空气里,虚空得任谁也握不住.
崇拍了拍光邦的肩,温暖而有力的手落到他缎子一样的金发上.
他仰起脸看着他,湛蓝的湖水中倒映出深邃的黑.
他的眼神浅浅的执着着,很明显的传达着"不会."的讯息.

光邦歪歪脑袋,半晌,朝气漫漫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我说了很奇怪的话哦~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活动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看清楚来人,光邦开心的跑了过去
"小~镜,小~环"拉长了声调叫着两人,一步三蹦的跳到他们面前
"你们迟到了哟."

[掠影三]

"Kaoru,干什么啊!招呼不打一声居然就自己走掉?!"Hikaru小跑着赶上前,地上的落叶被他急促的脚步踩得咯吱咯吱作响.
"抱歉,Hikaru."面前和他几乎一摸一样的少年浅浅笑.
"怎么了?"搂过同胞弟弟的肩,Hikaru担忧的看他,注意到他眼中有深深的落寞,不由自主的便心疼起来.
"Hikaru,我累了."将头靠到兄长肩上,Kaoru的语气透了些许疲倦,只轻轻叫着那一个名字,别的什么也不说.
感觉,两个人中间,好像被什么侵入了一样,不着痕迹的开始远离.
Kaoru想,是不是到了Hikaru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走出去的时候了.
"Kaoru...."Hikaru抱紧了他,因为太过用力,有点颤抖.

毕竟是双胞胎,对方的心思,还是能有感应的.
从小他们就在一起,不论做任何事情都出双入对.
他们一直牵着彼此的手,从来就没有松开过.
最近是自己太粗心了.
一不小心走得有点远,结果是让跟不上自己的Kaoru停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是自己伤到了Kaoru.
是自己让他害怕了呢.
"我们去社团活动室好不好?"虽然在"我们"上面咬了重音,但Hikaru的声音依然很柔,很轻,生怕再大声一点就会吓到怀里的孩子.
他感觉到怀中人的手臂环到自己腰上.
之后,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安静的互相拥抱,风掠过树冠,哗啦哗啦的响成一片.

"好啦,迟到了,BAGA殿要抓狂了."
"嗯...."
Kaoru抬起了脸,Hikaru看见熟悉的笑容又回到他的脸上
"我们,我们快点去吧."

[掠影四]

"Hikaru,Kaoru,你们来晚了."
Kyouya将目光从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转到双胞胎身上.

"快点去换衣服,客人要到了!"
Tamaki走到两人面前摆出一部之长的架势.

"殿下,你挡到我们路了."
兄弟两个对视一笑,异口同声.

于是墙角里,蘑菇又开始无限制的增长..

[掠影五]

当女孩们在这个有点凉的秋日中推开第三音乐教室的大门时.迎面而来的是浓郁的暖意
少年们清脆的声音,明媚如夏,活力似春.
"欢迎光临樱兰高校HOST部!"


END


夢と切なさの万華鏡-- 动漫同人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算是小小吐嘈-一季感想]Common(沙慈&露易丝相关) | HOME | [转自百度]传说中准确度极高的二季剧透>>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我想既然是相遇,就总会有一天上演离别的桥段,就像是记忆里依旧盛开着繁芜的夏天,而身体已经陷入冬日的苦寒。

多想把时光留住。
多想回到从前。

>>镜夜和环,碰触不到的对面。

我想他们那两个人,性格截然相反,一个温柔体贴有点脱线,一个深沉稳重总板着脸。
到底是怎样的相遇,才能留下这样不离不弃的牵绊,到底是经历过多少个阳光灿烂或者暴风骤雨的日子之后,才拥有了这样的默契与平和。

在这样疏凉的深秋里,在这个离别即将到来的时刻中。
還能在对方的眼眸里,读出不离不弃的讯息。

可是我总是想到无望的以后。
就像是小奥和穆拉,都知道皇子有着灿烂的明天,而還能二人一同的时光已经如此之少。
这便是付出与得到的等价交换。
等到更久的以后,他的身前缀着无数闪耀的名号,他的身后,穆拉·范德尔的名字只占得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说回镜夜和须王环,并非主从,而是更加纠葛缠绕,不可分割的形式。
可是,并非所有事都能依观者所愿。
谁又能守候谁一生一世。

所以漫画的前景我无法想象。
将具有这种羁绊的人生生拆开的未来,只能在脑海里构筑过去时光的日子。
我不愿看见。

>>光和馨,镜之虚像。

这一对简直是我的死穴。即便是这么久的以后,我也无法忘记馨在动画里那个落寞的表情。

双生子是怎样一种奇妙的存在,只要对着镜子就可以思念彼此,吵架的时候可以猜到对方的心思所以互揭伤疤,最后鲜血淋漓的拥抱在一起。
泪水混杂。

可是,因为是两个人,所以在成长这条狭窄的路上,必然会一前一后。
而前面的那个人,总是走的太快。
所以后面的那个人,总是觉得即将失去。

从前有人和我讲,他们是两个人,他们有着重重羁绊,可是他们依旧会分开。
但这是现实,而我不想相信。

所以我非常非常高兴的看见光能停下脚步,转过身,抱住馨。怀中的那个人小小的闹着别扭,暗暗的破涕为笑。
至少。
至少在这里,還能看见不是那么残忍的事实。

>>崇和HONEY,此生不离不弃。

恩,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一对。
如此就好。

>>我亲爱的HOST部。

青春总会逝去,离别总会到来。可是我们也都知道,至少能把握现在。
能度过還在一起的吵吵闹闹的每一天,并把这些珍贵的记忆刻在灵魂里。

即便是将来,他们各奔东西,灵魂也能因此系在一起。
只要能在许久的以后,在一场梦里,还能鲜活的重现今日的场景。

此生,因以无憾。
2008-12-20 Sat 19:56 | URL | sile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悠久

曾经留下的痕迹

红枫

清泉

流光


星屑

夕月

凝露

Add this blog to links

搜索

RSS Feed